没勇气抗议边缘化马拉尊,砂国阵如何争取自主权?

若砂州国阵政府连抗议沙砂大法官里查马拉尊被边缘化的勇气也没有,砂州人民又如何会对砂国阵政府有信心它将有勇气向巫统国阵争取砂州自主权?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指出,里查马拉尊目前是最为资深的联邦法院法官,而他目前只身居马来西亚司法界的第4把交椅。 根据联邦宪法的条文,现今的全国大法官(司法第一把交椅)劳勿斯即将在今年8月3日退休,因为他的年龄已届满66岁又6个月。

“根据以往的惯例,当劳勿斯退休之后,身为最为资深的联邦法院法官将极可能接替他的职位。也即是说,当劳勿斯按照宪法条文退休后,里查马拉尊极可能被升职委任为全国大法官。”

“但是,遗憾的是,在劳勿斯退休时间在即,纳吉却进谏最高元首,延长劳勿斯的任期多3年。 这是马来西亚史上从未发生的事情,而且也涉嫌违反宪法。 更甚的是,劳勿斯的任期被延长3年,也意味着,里查马拉尊就完全没有机会被升职成为全国大法官,永远只能坐‘司法第4把交椅’的位置。”

张健仁指出,这是一种歧视沙砂法官的行为。 自马来西亚1963年建国以来,这54年期间,从来没有一位来自砂州或沙巴州的法官被委任成为全国大法官。 似乎在司法局也有一个隐形的“玻璃天花板”,禁止砂州或沙巴州的法官上任全国大法官的职位。

这现象也违反了当初大马建国是,马来亚、砂拉越和沙巴,3个地区‘平等伙伴’的建国精神和原则。 这显示,在国阵的治国架构中,就连砂拉越和沙巴的司法,也是次等于马来亚半岛的司法。

“在宪法的条文下,砂拉越或沙巴的法官是可以当任全国大法官的职位的。 但是,如今,纳吉宁愿冒险违反宪法条文,选择延长现任的劳务斯为全国大法官,也不愿意根据宪法条文,委任来自沙巴的里查马拉尊为全国大法官。”

“这也违反我们建国契约中,马来亚、砂拉越和沙巴‘平等伙伴’的MA63的原则和精神。”

即使现有宪法所阐明的权力,砂国阵对执行上对砂州不公平之处也不敢发言,那砂国阵有如何敢争取那些在现有宪法之外的权力即争取砂州自主权?

张健仁指出,沙砂大法官里查马拉尊被边缘化的事件彰显以下3点:

1. 即使是沙砂国阵使到巫统能够制造联邦政府,但是,国阵政府何时延续着歧视沙砂两州的政策。
2. 砂国阵和沙国阵无法在国阵的架构内争取“平等伙伴”的地位和待遇。
3. 只要国阵一天执政,砂拉越和沙巴的权利还是会日益被侵蚀

张健仁也说,若连沙砂大法官也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边缘化,那联邦政府部门和机构内的升职机会,肯定的砂拉越和沙巴子女被边缘化的情况是更加严重的。 这也是为何,许多联邦政府部门和机构,都没有砂州或沙巴人任高职。

张健仁强调,连捍卫沙砂法官的权力也不敢,如今在阿邦佐的领导下,砂国阵所谓的“争取自主权”议程,已是名存实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