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仁详列10事项 阿邦佐远不如阿迪南

(本报美里15日讯)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张健仁逐一列出10个事项,证明阿邦佐上任首长之后,远远不如已故阿迪南的表现。阿邦佐在许多课题中,显示其软弱的一面,不敢不遵从巫统国阵的意愿。


张健仁昨日在民主行动党美里支部所主办的“启动希望,美里加油”晚宴上,发表讲话。他说,身为现任砂州首长阿邦佐的表现,大大不如已故阿迪南任首长时的表现。
撤陈长锋违民意
他指出,阿邦佐上任首长职的第一次州议会的第一项政府议程就是践踏民意,滥用国阵在州议会人多优势撤销民意代表陈长锋。这与阿迪南在第一次州议会拨出100万令吉予已故黄和联的医药费,简直是天渊之别。
“阿迪南当年拨出100万令吉,不是因为他是已故黄和联的朋友,而是出于尊重人民代议士的职责,并珍惜民选代议士的基本医药福利。既然当时黄和联在新加坡医治癌症的医药费已超越150万令吉,州政府即支付一部分。”
张健仁指出,已故阿迪南上任之后,降电费、废过桥费,以减轻人民的生活负担。比之下,阿邦佐上任不到半年就实施“河道维修费”,无谓的增加货物运输费,间接加重消费者的生活负担,因这笔额外费用,最终还是将由人民去负责。
他表示,虽然目前这笔“河道维修费”只有古晋海港局征收,但是,因美里的海港一开始就没有好好选地点,结果如今河床太浅,大船都无法进港。相信古晋海港局实现这项“河道维修费”不久,美里海港局将开始征收这项费用。相比之下阿迪南彰显的是体恤人民的痛苦,而阿邦佐彰显的却是,肆意用一个借口向百姓抽税,不顾人民的生活负担。
400教师东渡执教
另外,他说,已故阿迪南上任的第一年就在州议会通过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虽然之后仍无法落实这项州议会的动议,但至少他是国阵历届领袖中唯一一位敢于公开争取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的砂州首长。反观阿邦佐,一上位就“体谅”纳吉和巫统,立刻表明暂时搁置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的议程。
“已故阿迪南在世时,设下90%砂州教师为本地人的目标。阿邦佐一上位,今年二月份砂州教育局就致函给联邦教育部,要求联邦教育部增派400多名西马的伊斯兰教宗教教师到砂拉越执教。须知,西马的穆斯林,风俗习惯和生活方式都与砂州穆斯林有很大的差别。就以进餐为例,西马穆斯林极少会在非穆斯林的餐厅进餐,即使该餐厅有清真食物。但砂州的穆斯林普遍上较为开明,只要自己不吃非清真食物,并不介意与其他吃着非清真食物的人同桌。阿邦佐如此大量的引进西马伊斯兰教宗教教师,这就是他引进巫统的极端宗教思想的例子之一。”
他说,已故阿迪南在争取主权的事项上,设下3个步骤和目标,即行政、法律及财务主权的目标。如今,阿邦佐上任还不到6个月,就推说需要去英国考察历史文件,才知道砂州的权力在哪里,才能够争取砂州失去的主权。这是极度可笑和荒谬的事情,做了54年的政府,还不知道政府的权力到哪里,需要去到英国考察历史文件才知道自己的政府的权力范围。这好比一个人活了54年,突然一天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要去到英国问他公公,他爸爸是谁。”
“难道砂州政府真的如此无知?还是阿邦佐不敢向巫统开口索取主权,因此开始带砂州人民“游花园”/“游英国”,找借口拖延争取主权的议程?”
动用砂资金修建学校
张健仁表示,已故阿迪南一上任即公布,禁止其直属家庭成员申请政府地和政府工程,立刻给予砂州人民一个清新的感觉。这与过去的施政是完全不同的。阿邦佐至今完全没有针对其家族申请政府地和工程的事项,做出任何表态。
“已故阿迪南在位时,巫统极端主义的联邦政府禁止非穆斯林以“阿拉”的字眼称其他宗教的神。一时引发许多土著基督教众的不满。阿迪南斩钉截铁的表态,在砂州,非穆斯林可以继续使用“阿拉”的字眼称他们的神。相比之下,贸消部取缔猪毛漆刷的课题爆发至今,即使当时引起各界的许多不满,阿邦佐还是没有任何表态。似乎阿邦佐默许贸消部的取缔行动。”
已故阿迪南在任时,他是争取联邦的额外拨款,以加速提升砂州基建发展的水平。就如提升泛婆大道工程的拨款,阿迪南坚持必须是“额外”的拨款,不可算在砂州经年所得到的发展基建拨款的比例和款项之内。阿邦佐无法争取到联邦额外拨款之余,还豪言将动用砂州储备金来做原本应该是联邦政府应做的工程,如修建简陋的学校、公共交通基建的建设(LRT)。
“修建学校和公共交通设施的建设是联邦政府的责任,所需的钱应由联邦政府拨出。联邦政府不愿意出这笔钱,阿邦佐应利用砂州国阵的‘造王者’国会议员人数,逼使联邦政府就范,而非自己让步动用砂州的储备金。这充分显示出,阿邦佐根本就不敢向巫统说“不”。”
允许联邦征旅游税
“已故阿迪南所实行的发展工程,许多是比较踏实的。反观阿邦佐好高骛远,如要在3年内建从古晋建轻快铁(LRT)到西连(62公里),还要延长至三马拉汉(另外20多公里)。
他说,以西马建轻快铁的费用为据,几年前的轻快铁工程,36公里的轻快铁耗费90亿令吉,不包括征地给予地主的赔偿。如今阿邦佐要建100多公里的轻快铁,单只根据几年前的建筑费(不包括征地的赔偿),就至少将耗资270亿令吉,刚好将砂州政府的储备金全部用完。如此花钱建超大型工程,砂州很快就会破产了。”
他说,阿迪南争取砂州主权的妻其中一项议程,是向联邦政府索回一些税收权,如土地交易的印花税。阿邦佐不单无法争取回这些税收权,反而允许联邦巫统政府向砂州抽取更多的额外税。旅游税就是一个联邦巫统政府继续侵蚀砂州权益的例子。这课题刚发生的时候,砂国阵表现强硬,更退出大马旅游局。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退出大马旅游局之后,砂州还是被逼屈服在巫统政府的淫威下,还是要付旅游税。
《转载自诗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