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执政,RUU355伊刑法课题还会重现

RUU355修正法案的事件,暴露我国联邦宪法的脆弱。 同时,它也再次的显示,一党独大的可怕,巫统可以纯粹的以其政治利益为考量,决定是否改变我国世俗国的宪法体制。

在纳吉前晚正式宣布政府不会接纳哈迪的RUU355修正法案为政府法案之前,他曾在巫统大会宣布政府将接纳该法案,并获得巫统大会的全力支持。副首相阿末扎希也曾数次公开表示,国阵政府将接纳哈迪的RUU355修正法案为政府法案,向国会提呈并寻求通过。

巫统因政治考量拒伊刑法

纳吉之所以会改变初衷,于前晚议决不接纳RUU355法案,最主要的原因是政治考量,而不是为了捍卫宪法世俗国体制的精神。若巫统是真的有捍卫我国宪法世俗体制的考量,纳吉也不会在之前的巫统大会上宣布要接纳该法案为政府法案。


巫统目前有86位国会议员,伊党则只有14位国会议员,两者加起来总共只有100位国会议员,不足以成为国会222国会议员中过半的议席。 若该法案真的被接纳为政府法案,国阵其他成员党的议员未必会全数跟着巫统的指示。 


就算国阵其他成员的的议员们会被逼支持通过这法案,但在即将到来的国选中,国阵极大可能会因为通过这法案而失去砂拉越和沙巴大部份人民的支持,进而失去联邦政权。


RUU355被搁置,只是巫统权宜之计


在这重重的政治因素考量下,纳吉最终改变初衷,放弃接纳RUU355法案为政府法案。 但,这决定并非永久性的决定,而只是暂时性的权宜之计。


以巫统一贯操控选区划分的手段,巫统在国阵内部的国会议席比例只会在每一次的选区划分中增加。 而国阵其他的成员党都不敢针对这不公平的选区划分,拂巫统的意愿。 在这不公平的选区划分政策下,巫统的势力只会每天的膨胀。 


可预见的,再过5年、10年或15年,巫统还是会再次的挑起这个RUU355伊刑法的课题。到时,巫统的势力极可能不需再看国阵其他成员党议员的意愿了。这是全马人民所处的隐忧。


只2政党支持伊刑法:巫统和伊党


纵观马来西亚政坛,只有两个政党支持RUU355修正法案伊刑法,即,伊党和巫统。伊党是以伊斯兰教义治国为理念的政党,巫统则是以种族主义(马来人至上)为治国理念的政党。 一个是供奉神权政治,另一个则是奉行种族政治。 


因此,RUU355伊刑法也正是这两个政党巩固它们政治势力的工具。 这两个政党,只要其中一个壮大,马来西亚的世俗宪制的体系就会面对极大的威胁。


伊党势弱,今后无作为


如今,RUU355伊刑法事件的演变,伊斯兰党一分为二,其原本的20位国会议员有6位因不认同在马来西亚实行神权治国的理念,成立诚信党,削弱伊党的势力。


伊党所遭受更大的打击是,原本和民主行动党及公正党联合组成的反对阵线(民联),也因为伊党这理念的分歧,而使到伊党脱离民联。 其他的在野党则另外成立希盟,包括民主行动党、公正党、诚信党和刚加入的土团党。 


伊党原本是欲以RUU355伊刑法的课题借助巫统的实力狐假虎威,但最后给巫统“放飞机”射下马。 


如今的伊党已是“里外不是人”,成为一个被孤立的政党。 来届的国选,将面对巫统和诚信党或土团党的夹攻。 失去超过一半其原有的14个国会议席是必然的,也极可能更会失去吉兰丹的政权。 基本上,伊党在今后10 到20年的马来西亚政坛,已成不了什么气候了。


巫统势大成隐忧


同时,另一个公开支持RUU355伊刑法的政党,即,巫统,却因为得到其他国阵成员党(马华、民政、人联、土保党、人民党、等)的护航,稳控联邦政权,并无时无刻的透过联邦政策,向广大穆斯林同胞进行潜移默化的洗脑工程,企图造就更多的种族和宗教极端份子。 


教育局大量的向砂州输入西马回教宗教教师,就是巫统其中一项洗脑工程的政策。 10年、20年后,这些学生成长之后,也将持有类似较为极端的宗教思想,对于伊刑法的执着,就和今天伊党及巫统一样。 届时,砂州的土保党当中也会拥有更多类似巫统领袖的想法。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只要巫统执政中央,RUU355伊刑法的议程就会有死灰复燃的一天,而且,到时的来势将更甚于今日,因为:


1. 穆斯林人口的增长速度,远远超越其他族群;
2. 巫统的洗脑工程,将造就更多认同伊刑法在马来西亚实行的穆斯林教徒;
3. 不公的选区划分,使巫统国会议员的比例与日俱增。


巫统向砂穆斯林灌输极端宗教思想


今天,砂州能够抗拒伊刑法的落实,是因为巫统的洗脑工程还未在砂州成形。 如果我们继续允许巫统执政并暗中进行向砂州穆斯林子女洗脑的政策,10年、20年后的砂州政府是否还会坚持反对伊刑法的落实,是一个大疑问。


有鉴于此,如果我们真的要长远捍卫马来西亚世俗国的宪法体制,就不能允许巫统继续成为联邦政府,而应该在来届国选,让巫统下野成为马来西亚的反对党。 


RUU355课题暴露伊党巫统真面目


经过了长达2年纷纷嚷嚷的RUU355伊刑法的议题的操作,它所带给马来西亚人民一个正面的政治发展就是,它使伊党党内的极端派原形毕露,其党内极端派和开明派的分歧,导致诚信党的成立,而极端派领导的伊党如今更是一个被孤立成只能局限于一两个州政治活动空间的政党。


同时,这RUU355伊刑法的议题也暴露出巫统也是倾向支持伊刑法的真面目。 


要长远拒伊刑法,巫统必须下野


如今,威胁我国世俗宪法体制的两个祸害,一个已暂时被除掉(伊党),但另一个祸害(巫统),还是兵强马壮,虎视眈眈的在等待着下一个机会发难。而且,相较伊党,巫统的潜在威胁,远较于伊党,因为巫统是执政党,而,巫统更有许多其他政党如人联党、马华、民政为其粉饰,蒙骗人民。


我们若要长远的捍卫我国世俗宪法体制,巫统必须下野(变成反对党)。 唯有把巫统变成反对党,我们才能确保其种族宗教主义政策不会被实行。 要达致这目标,人民必须团结一致,使国阵在来届国选下台成为在野党。


31-3-2017
张健仁
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
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