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设施短缺 是政府政策所导致

 医院设施短缺,本来就是政治问题,是政府政策所导致古晋中央医院设施短缺。 同样的,中央医院安宁疗护(Palliative Care Unit)的资源短缺,也是政治使然。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指出
,医院设施即是政府政策所导致的问题,若政治化能逼使政府正视并积极解决这问题,那政治化又何妨?

对于恩林安宁疗护协会及有关负责该安疗护中心的医生今日文告替沈桂贤辩护,张健仁表示了解他们的处境,毕竟沈桂贤是一名部长,政府公务员和非政府组织都必须在表面上展示支持和维护部长。 因此,张氏也不会把他们的言论放在心上,最重要是他们所指的,资源短缺、资金短缺的问题可获得解决。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们今天的文告也证实我所说的是对的。 古晋中央医院的安宁疗护中心在过去5年并没有关闭,其实还是继续操作。 这与之前报导所指该中心关闭5年今由沈桂贤开幕重新启用,有很大的差别。”

张氏也指出,若是如之前沈桂贤开幕的报道所指,该中心在过去5年是关闭的,那如此的报道岂非是在抹杀过去5年中央医院的医生、护士、以及许多志愿人士所提供的安宁疗护服务和他们过去5年的贡献和牺牲。

张氏说,他非常清楚,过去5年甚至之前,有许多中央医院癌症部门的医务人员,都在提供着安宁疗护的服务,他们的贡献也协助了许多癌症病患者以及他们的家人。 对此,张氏向这些无名英雄表示之崇高的敬意和谢意。

“他们过去5年的贡献,也应获得表扬,而不是为了让沈桂贤有机会开幕上报做宣传,就抹杀他们过去5年的贡献,说过去5年该中心关闭了。”

张氏强调,如果政府没有乱花钱、没有贪污和政策上协助朋党运作,政府将有更多的资金提升中央医院的设施,这些无名英雄的工作也将更轻松,而更多病患者也会得到更好的服务。

张氏举例:

1. 若没有政府政策垄断政府医院医药和用具的供应,政府医院可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到同样的药和用具,或以相等的拨款,买更多药给病患者服用。

2. 若没有政府政策垄断政府医院仪器和设施的维修合约,医院的仪器和设施维修费用也不会如此高昂,省下的钱也可用在其他设施提升和对病人的服务。

3. 若政府可只专注先建中央医院多层停车场,而不需顾虑朋党的利益,古晋中央医院早在几年就已经有多层停车场,公众人士和医院的员工也无需多年来面对停车位不足的困境。

4. 若政府可以实行公开招标的程序,不需照顾朋党利益,3亿8000万令吉的拨款可建两间类似古晋新的KPJ医院,拥有300个病床并拥有其他更先进的医疗器材(该医院的建筑费只是1亿7000万令吉)。 这将可解决目前中央医院超拥挤的困境。 如今,这3亿8000万令吉的拨款(就算真的有拨出),却连一间新的医院也没有,而只是增加一些目前古晋中央医院的设施。

5. 若政府没有乱花钱,不需偿还如1MDB这类贪污浪费的糊涂账,那2017年财政预算案对于购买药物拨款款项,也不需削减19% (削减3亿令吉)。

张氏表示,这在在的证明,政府医院的资金不足、设备缺乏、资源有限的问题,都是国阵政策使然,而归根究底,沈桂贤也是这些‘损民’政策的一份子。

同时,张健仁相信,经由他的这番炒作(或人联党常常挂在嘴边的‘政治化’),古晋中央医院的安宁疗护单位将会得到更多政府的关注和拨款。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张健仁:连部长都搞不清 “831是国庆或独立日?”

东西马差距大 练习本售价不一

商场送风机割伤指案 火箭争获警方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