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财政预算案 史上最糟财政预算案

     
《2017年财政预算案》是史上最糟财政预算案。这不只是对全国而言,也是对砂州而言。因此,砂州的25位国阵的国会议员若还有良知的话,为国家也为砂州,他们都应该在国会投票拒绝这个《2017年财政预算案》。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指出,砂州国阵不断的发牢骚说砂州的利益在每年的财政预算案中都被忽略,但他们却每年都在国会里投票支持这些财政预算案。这是伪君子的表现,也是在长期欺骗砂州的人民。

张健仁表示,《2017年财政预算案》和同时在国会所提呈的《2016/2017年国家经济报告》中列明,我国政府2016的收入,远差原本的预算。在《2016年财政预算案》中,政府的预算是政府将于2016年得到2257亿令吉的收入。但是,这预算收入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中,被调低至2126亿令吉,即,减少了131亿令吉,比原本预算少了5.8%的收入。

“但是,即使在这经济下滑的趋势,政府还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中预计将有3.4%的收入增长。这是极度不切实际,也是自欺欺人的预算案。”

张健仁也指出,2016年度的131亿令吉的减少收入,也解释了为何今年许多国阵政府所公布或答应的工程和拨款,迟迟没有看到钱,如,答应了华校的拨款没来、政府工程迟迟不出钱、医院设施没有维修费就连医院的电梯也没钱维修、中央医院多层停车场工程迟迟没有开始、泛婆大道工程延迟、等。

“简而言之,国库空虚已导致国阵政府无法如期的兑现其所承诺的工程和拨款。”

另外,张健仁也指出,《2017财政预算案》也是有史以来发展拨款占拨款最低巴仙率的一个预算案。明年财政预算案的总拨款是2628亿令吉,其中81.7%是行政开支拨款,而只有区区的18.3%是发展拨款。这将深深的打击我国的经济发展。

张氏说,除此之外,纳吉于昨日的致词,也完全没有提到肃贪的问题。更甚的是,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的拨款则从2016年的2亿5170万令吉拨款,减至2017年的2亿1620拨款,即14%的削减拨款。

他说,从最近沙巴水务局的丑闻所暴露的,33亿令吉的拨款,居然有约20亿令吉的拨款因贪污而流失,没有用在拨款所指定的发展工程上,这是高达60%的拨款流失。以此类推,其他部门的拨款数据再高,真正惠及人民的,会不会超过50%还是一个大问号。

“由此可见,我们如今所面对财政预算案的最大问题,并非拨款数额是多少,而是如何使用这些拨款的数额。”

“在这样惊人的贪污事件发生之后不到一个月,纳吉在国会提呈《2017年财政预算案》,却完全不提贪污和反贪的问题。难道纳吉是因为自己觉得太惭愧不好意思提到贪污的问题,还是他如今已完全不理贪污的问题了?”

张氏也指出,在过去3年的财政预算案致词中,纳吉都有不断的强调给予砂州的拨款项目。但是,在其今年的财政预算案致词中,砂州的拨款项目只是轻轻带过。似乎,砂州选举已经过去了,对国阵而已,砂州不再重要了,也不需在财政预算案致词中提起了。

张健仁揶揄,阿德南一直不断的发牢骚说砂拉越被歧视,过去53年国阵财政预算案歧视砂拉越,并扬言“西马有的,我们砂拉越也要有!”。如今,阿德南讲了这么多,发了这么多牢骚,国阵政府还是继续的在财政预算案中歧视砂拉越
“最大的问题在于,国阵如此的不断歧视砂州的发展,但砂州国阵的国会议员却还是不断的在国会里支持国阵如此的不公平政策和财政拨款。 阿德南的牢骚,到底是国阵巫统的耳边风,还是阿德南和纳吉其实是在合演一齣戏给砂州人民看爽罢了?”

“无论如何,如果阿德南和砂州国阵成员党是有诚意要捍卫砂州人民的权益和尊严,那砂州的那25位国阵的国会议员应该在国会投反对票,拒绝这《2017年财政预算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