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徵收河道维修费 非延迟



砂州政府应取消徵收“河道维修费”的决策,而非只是单单的延迟该收费计划至2017年6月1日。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指出,古晋海港局于今年6月公布将于今年6月1日开始,徵收一项“河道维修费”的新收费,而收费率是:
1. 每20尺货柜RM36.25,40尺货柜则收费RM72.50;
2. 普通货物则收费每一顿RM1.00。
张氏表示,这新收费是相等于古晋海港局过去的收费增加了20%。 而保守估计,这所谓的“河道维修费”,一年将为古晋海港局多收1100万令吉,换言之,砂州人民一年将多还1100万令吉给古晋海港局。
“当古晋海港局之前公布这新收费时,只有行动党大力的反对,并于6月29日在各大报章上大力抨击砂州政府的这项决策。 遗憾的是,人联党对此政策,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张氏表示欣慰看到他的抗议得到一些成果,至少,目前古晋海港局押后一年才落实这项收费。 换句话说,行动党的抗议,为了砂州人民节省了1100万令吉。 这又是一个强有力的佐证,在野党的重要和效应。
“但是,对于海港局的押后一年收费的宣布,我感到的欣慰,只是‘半高兴’而已。 因为政府本来就不应该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河道维修费’的收费。 这根本就是胡乱找个藉口向人民开刀。”
张氏说,古晋海港局不应有这种“河道维修费”的收费,其原因有3,即:
1. 河道是公共基建设施,就如道路和沟渠,政府有责任维修。 这些船务公司已有还海港局费用和政府税务。 因此政府不应该另外再加收多20%的收费,美其名为河道维修费。
2. 古晋海港局的河道加深工程安装政府的预算,最早将于2019年竣工。 新的河道工程还未完成,何来维修工作?
3. 砂州的货物运输费远较西马的货物运输费高。 这较贵的运输费,不只是对砂州人民是一种经济负担,而且,对砂州的企业,也是额外的成本,有损砂州中小型企业的竞争力。 砂州政府应尽量减低运输费的开支,而非反其道的加重运输费的开支。
“因此,我呼吁砂州政府取消这‘河道维修费’的额外收费,而非单只押后收费一年时限。 同时,古晋海港局也应退还之前船务公司所缴付的‘河道维修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