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算电费又一宗 Sesco再向人民开刀


(古晋27日讯)又一古晋市民,在更换电表后接获砂电力公司不合理的追算电费单。

古晋市民张肇坚今向古晋市国会议员张健仁投诉,砂电力公司在2013年10月更换了他店屋3楼的电表,两年后于2016年正月出信指称旧电表有问题,因此,在2013年换电表之前的36个月,该电表少记录了6387令吉的用电,该事主也因此而少还了6387令吉的电费。

事主今日在张健仁的陪同下,出示他从砂电力公司所得到的,其过去几年每个月的用电记录。 该记录非常清楚的显示,更换了新的电表之后,该新电表所记录的用电量,不但没有增加,反而比旧电表所记录的少了70%。

该用电记录显示,换电表之前,该事主的平均每个月的用电量是180令吉,但是,换了新电表之后,他的每月平均用电量则只是50令吉。 以下是更换电表前后8个月的电费:

换电表之前

换电表之后
电单日期
用电量
(RM)

电单日期
用电量
(RM)
12-04-2013
162.25

11-11-2013
33.32
10-05-2013
213.07

12-12-2013
32.30
13-06-2013
171.82

10-01-2014
51.69
12-07-2013
215.71

11-02-2014
40.96
13-08-2013
188.98

13-03-2014
54.30
11-09-2013
196.57

12-04-2014
45.02
16-10-2013
153.34

12-05-2014
48.79

张健仁代表事主致函给砂电力公司,质疑砂电力公司的追算电费的计算法。

“换电表之后,若电费有增加,那还可说是旧电表有问题少记录了所用的电。 但是,今天这项投诉者的情形是,换了新电表之后,新电表所记录的每月电费很明显的下降很多。 这证明旧电表过去都是记录多了,不是记录少! 因此,砂电力公司不只不应该向有关事主追算少还的电费,反而应该退钱给有关事主!”

也是哥打圣淘沙州议员的张健仁指出,这几年来,砂电力公司非常落力的在换电表,然后就出信指称旧电表有问题,要他们的顾客还几千甚至几万令吉所谓的“旧电表因有问题而少记录到的电费”。

张氏说,砂国阵政府在州议会所通过的《电力供应法令》,赋予砂电力公司权力可以在电表有问题的情况下,随意指说其顾客“少还了一笔数目”,在法庭上,电力公司的顾客就必须证明他们没有少还该笔数目。 这种法令的条文,根本就是在给予砂电力公司一柄‘上方宝剑’,任由砂电力公司鱼肉砂州人民。

张氏透露,砂电力公司在2011年举债150亿令吉,用来建水坝和电缆。 如今,这一部分的债卷已经到期需要偿还了。 因此,砂电力公司非常落力的向砂州人民‘狂开刀’来还债。

他说,他在州议会数次提出有关《电力供应法令》条文的不公平。 但是,非常遗憾的是,砂州政府却蓄意包庇砂电力公司,不愿修改有关条文,也不愿约束砂电力公司的计算少还的电费的无限权力。

“今天砂电力公司之所以能够向砂州人民胡乱开刀,归根究底,就是因为砂州政府给予它太大的权力去肆意剥削砂州人民。 砂国阵这些所谓的‘本土政党’,就是剥削砂州人民的罪魁祸首。”

张健仁透露,之前他已针对另一宗类似的案件入禀高庭。 在审讯中,电力公司的职员更透露,砂电力公司对他们这些查电表的部门,每年皆有设立一个该部门所必须替公司收到多少收入的目标,他们的年底花红将取决于他们是否能达到那目标。

张氏说,在电力公司有设下这类目标的情况下,它将使人民更加没有保障。 因为砂电力公司的职员,有者极有可能因为了要达到目标拿花红,而胡乱计算那“旧电表因为有问题而少记录到的电费”的数目,逼使砂电力公司的顾客们啃死猫。

“目前,我所处理的有关高庭案件已审讯完毕,在等法官下判。 若法庭判决砂电力公司必须有一个合理的计算方程式,而非可以肆意胡乱计算这‘少记录到的电费’的数目,那对成千上万的平民百姓都更加有保障,这也可钳制砂电力公司的一些权力,阻止后者的滥权。”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张健仁:连部长都搞不清 “831是国庆或独立日?”

东西马差距大 练习本售价不一

商场送风机割伤指案 火箭争获警方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