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民争取自主权的觉醒运动

针对昨日(7月16日)首长署首席政治秘书阿都拉赛多所说,在争取主权下放课题上,首长阿德南是首个提及相关课
题的人士,这说词实是一项误导历史的声明,因为在2012年,916马来西亚日,砂州行动党、公正党和伊斯兰党,通过全国性的民联组织,提出历史性的“古晋宣言” 。

该“古晋宣言”承诺,若在野党执政马来西亚,将归还砂民
在马来西亞协议中的权益。 它所提出的八项自主权,得到砂拉越境内民众及非政府组织的声援与赞许,从此掀开了砂拉越人民争取自主权的觉醒运动。

该宣言项目列入2013年民联的国选宣言中。

2013年505国选,砂州行动党席卷城市国会议席,当中,民联的“古晋宣言”所承诺的归还砂民自主权,也扮演一个重要的因素之一。

阿德南2014年3月1日上台继位州首长,他可谓是识时务的俊傑。 于是,他顺应民意提出内容与“古晋宣言”吻合的争取主权议题。 

阿德南是否是从民联的“古晋宣言”和2013年505国阵败选中,取得灵感? 否则,为何过去53年,砂国阵从未提出砂州自主权? 亦或如人联党主席沈桂贤所说,“过去不知有自主权,被骗了52年” !。

争取主权3部曲

凡涉及砂州主权的联邦法案,砂州要索回主权,都必须由州立法议会通过后,授权州政府,提呈国会寻求通过,这才能真正还予砂民自主权。 

所以,砂民争取自主权有三方情况需考量:
1. 州议员在州议会通过,授权州政府向联邦政府索回被侵蚀的权益;
2. 联邦内阁部长议决,向国会提呈修正法案;
3. 国会议员在国会通过有关法案,归还砂州其所应有的权利。

因此,要争取自主权,就有必要争取所有尊重国家宪法的全国政党、认同砂民宪法下的权益,在国会全力支持砂民争取自主权的动议,修改剥夺砂州自主权的联邦法案。 一旦动议在国会通过,中央政府不管是谁做首相,都必须承认许可,砂民索回自主权才能实现。 三缺一,就不能实现。

如今,公正党及民主行动党,已表明认同沙砂1963马来西亚建国契约,支持砂民在国会索回自主权的动议。 然而,国阵的砂拉越本土政党,在西马巫统的指示下,叫人民拒绝他们的声援理由是,这两党总部在西马注册,是外来的政党。与此同时,它们要本土政党拥抱西马的巫统领袖,做巫统的代理人,推行巫统制定的政策,尽管这些政策侵蚀砂州主权、一一照单全收。

首长阿德南也说过,53年来,砂州损失太多了。 是谁造成这么多的损失? 答案是,本土政党组成的国阵州政府,因为联邦政府所通过的剝夺砂民的政策,必须得到州政府的认同才能落实。

本土政党断送砂自主权的最新事列


首长口头上坚决索回主权,行动上却俯顺西马巫统侵蚀砂沙自主权。 以下是本土政党,在高喊捍卫自主权的呼声中,断送砂州主权的事列:

1. 2013年4月,国会是在砂州本土政党的国会议员的全力支持下,通过“2012年马来西亚海域750法案”将砂沙岸外3 哩以外领海权,归中央所有。

2. 2015年12月,巫统主导的国会,仓促漏夜辩论,通过国安会法。 这是一个严重侵蚀人权,更是剝夺砂州自主权的法案。 遗憾是,砂拉越国阵国会议员,在辩论环节全程噤声、不闻不问,犹如阿德南所说的“在睡觉”。 唯在表决时,醒来跟着巫统国会议员一起举手赞成通过。

按照该法令,国安理事会成员一共 8人, 即首相、副首相、内政部长、国防部长、多媒体通讯部长、全国总警长、国家卫队首长、及中央政府首席秘书,没有东马的代表。国安会法授权国安理事会,可随时决定国内任何地方成为保安区。 在保安区内,军警可以随时搜查任何住家,及逮捕扣留任何人士,无须经过法庭审讯,只要该理事会认为有关人士涉嫌危及国家政治经济稳定。

换句话说,若巫统当权者认为砂拉越人民索回经济税务自主权,提高石油开采税会动摇国家经济稳定,便可宣布砂拉越为保安区。 届时,砂拉越争取主权的进程将再度受到国安恶法的箝制,遥遥无期。

我在该法案辩论中提及此事,但,砂国阵所谓的本土政党的国会议员,都不敢出声表态,议题付诸表决时,全部举手赞成通过成立没有东马代表参与的国安理事会,让西马的巫统领袖全权操纵东马人民的生杀大权。

这些本土政党的议员,进到国会,忘记本身是砂拉越人。只跟随巫統党鞭意愿行事。回到砂州,才来高喊捍卫砂州自主权。

3. 有关争取20% 石油开采税的应有权益,我在国会提修改动议,附加一句,“议决调高砂州石油天然气的开采税从原本的5% 提高至20%”。

这项修改动议却被来自东马的议長否决。 更遗憾的是,那些砂州本土政党的国会议员及部长,却允许议长以这样的方式抹杀砂民争取石油开采税的机会。 如果这个动议在国会通过。 联邦政府就必须让砂州分享20%石油开采税。

在砂民争取自主权的道路上,首长阿德南只走対了第一步,即,在州议会通过动议。 第二步和第三步,阿德南却跨不出巫统所设下的路障。

有关争取砂州主权的事项,阿德南和纳吉洽商了兩年多,除了一小部份行政权,主权一点也未涉及。单在行政权方面,到底多少砂拉越人取代西马人的职权,也无实际的资料交代,要实现组成马来西亚协议中的行政职权婆罗州化的目标,还是处于镜花水月阶段。

首长高调谈砂州主权,声称要赶上西马发展水平,需要大量资金,因此要提高天然资源的开采税,州议会也将争取20% 石油开采税列为争取自主权的首要项目,砂州政府得到朝野议议员100%的支持。 阿德南满怀信心去中央谈判,可是这个首要项目却被巫统主导的联邦政府置放在最後,且是无期限的谈判项目。

过後,首相纳吉揭露说,联邦和砂州政府都认同,目前不是对提高开采税作任何考量的合适時期,因为国家现阶段的收入严重减少。

纳吉的谈话,暴露出一宗严重的行政失误,砂州政府是执行州议会议决案的机构,州议会並没有修改先前的议决案,让争取20%石油开采稅无限期押後,州政府怎可擅自开会决定现阶段不争取提高石油开采税至20%。 如果只是首长阿德南私自认同联邦的意愿,那阿德南便有越权之嫌,到底是纳吉讲骗话还是備受爱載的首长滥权? 阿德南有责任向人民交代。

再说,以国家现阶段的收入严重减少,不提高开采稅为由,砂民决不能接受。 因为国阵政府贪腐滥权,闻名国际,黑箱作业,豆腐渣公共工程比比皆是,公务员买公器比市价贵百倍,所浪费的公款数以百亿计,不被追究,国家联營公司亏损政府担保,国债自1998年前财长安毕被革职以来,連年飚升至今超过6000 亿令吉。 

体制没有改变,贪腐没有收敛,国家收入何时会增加? 今年6月22日内陆税收局首席执行员,才公布油钱锐减,比前年少百亿。 

要砂民等国家收入增加才考虑提高开采税,简直是要砂民望梅止渴。 砂民己等了超过半世纪,请问要等多久?10年20年吗?把提高开采税无限期压后,看来只是拒绝的借口。

争回砂民自主权是国家大事,绝不是凭首相和州首长两人,私下交头接耳就可搞点。首相纳吉误導人民说,他只认定阿德南一人洽商砂自主权,首相看扁砂民的智慧,简直是把砂民当小孩是来哄骗。

他的这番话,旨在營造个人独栽的地位,眨低人民的力量,让人民对自己的力量,对民权运動失去信心,乖乖驯服。 它完全否定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社会发展规律。 难道说阿德南不做首长,首相就可以不归还砂民的自主权? 

阿德南一直强调索主权复杂,須一些时间,從法律層次着手。 其实,这程序并不复杂的。从上述国阵在国会可漏液通过国安会法的效率,就可以肯定,如果国阵真的有诚意归还砂州人民自主权,所需修改的法令可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在国会通过。

索回自主权步伐快、慢、多、寡,及有没有到位,砂拉越政府的态度和立场是关键。 如果国州双方在谈判桌上,怀抱“你帮我,我帮你”的首相名言,则权与利捆绑悠关,谈判将熬费时日。

时至今日,主权问题宣嚷了两年多,砂州国阵政府争取的动作很多,新闻满载。 但,真正的效果却乏善可陈。 尤其是关系到年轻学子的最新教育政策,与首长高调鼓吹的提高英文程度的方向背道而驰。

争取主权之路充满未知数,索回自主权还是有赖于人民的觉醒,同心戮力支持政治制衡的实力,严格监督当权者的言行,不让砂民争取主权的热情被利用来巩固野心家的独栽霸权

我不断指出阿德南争取主权不到位的地方,不要太听信西马巫统的借口,是基于砂州人民的利益,也是在履行在野党的责任,希望阿都拉赛多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善意的提醒,当做是个笑话。

17-7-2016
张健仁
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
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