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卖砂州权利 人联应先向砂人民道歉

在探讨还原MA63(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之前,人联党和砂国阵应该先向全砂人民道歉,因为在过去53年,砂拉越的权利是在它们执政下被侵蚀和出卖给联邦。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指出,人联党早在1970年加盟马来亚联盟(国阵前身),之后国阵于1973年正式成立至今,人联党在联邦和砂州内阁皆有部长代表。
也是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的张健仁说,之后,《1974石油开采法令》被通过,将砂州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权,献给联邦政府。 人联党也有份参与这项变卖砂州权利的决定。
“到了80年代,联邦政府废除砂州的英语学校,把原有的英校,转为国语学校。 这也是经过砂州州政府的同意之下所实行的政策。 人联党也有份参与这决策。”

张氏指出,在2000年代,砂州土地交易的印花税,被砂州政府卖给了联邦政府。 当时,人联党还是掌握砂州财政部长之职。
张氏也指出,在2010年代,联邦政府通过《国安会法令》,授权给首相和几位联邦部长和联邦高官集权,可在任何时候宣布任何指定的地区为“保安区”进而实行戒严法。 这对于砂州主权运动,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这法令也是因为人联党和砂州的国会议员同意之下所通过和实行的法令。 对于砂州而言,设是另一严重剥削砂州权益的法令。
“除了这些列子之外,砂州每年得到的发展拨款,也严重的不公平和不符砂州的面积,导致砂州的基建发展,越来越落后西马。 这一切,人联党身为联邦和砂州州政府的一份子,是帮凶之一,也难辞其咎。”
张氏说,因为人联党过去的记录清清楚楚的显示,它有份参与侵蚀砂州权利的政策,因此,若人联党今天有诚意要为砂州争取权益,它必须先向砂拉越人民公开道歉,对它之前半个世纪所亏欠砂州的种种劣行和劣政负责。
“更重要的是,人联党有出卖砂州权利的前科,它过去的领袖为了官职和部长职,可以牺牲砂州人民的权利和地位。 今天人联党的领袖讲要还原MA63,他们又如何能够给砂州人民信心和保证,他们不会像他们的前辈一般,为了部长职而今后再出卖砂州人民的权利?”
张氏指出,人联党和砂国阵之前之所以能在人民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出卖砂州的权利,这是因为在州议会和国会,都没有强大的在野党势力,所以它们的领袖可以为所欲为的变卖砂州。
张氏强调,要长远保障砂州权力和砂拉越普通人民的权利,就必须有一个强大的在野党制衡和监督执政党。 而两线制和政党轮替的政治局面才是人民最佳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