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中央医院停车场工程,3亿5100万令吉变3亿7800万令吉

(古晋22日讯)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揭露,所谓的“古晋中央医院停车场的3亿7800万令吉工程”,是超出合理价格至少2倍以上,即超过200%以上。



张健仁指出,这就是政府工程在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批工程的结果。 最终,人民被逼还更双倍以上的钱,而且,工程也因为太贵而被耽误了。

张氏透露,根据卫生部长于2015年11月在国会下议院给予民主行动党实丹宾国会议员陈国彬的书面回答,这停车场工程包括:
1. 1750停车位的多层停车场。
2. 160房间的廉价旅店。
3. 日间护理大楼,设有7间手术室和4间内窥镜检查室及门诊设备。
4. 病理学大楼,设有化验室及血库设施。
卫生部的预算,整个工程将耗资3亿5100万令吉。

短短6个月,3亿5100万令吉变3亿7800万令吉
张健仁指出,在2015年11月,卫生部对于该工程的预算开支是3亿5100万令吉。 6个月后,沈桂贤所公布的工程数额却已增加到3亿7800万令吉,无端端增加2700万令吉。 如何解释?

他也说,这2700万令吉也不可能是6%的消费税(GST),因为3亿5100万令吉的6% 是2100万令吉。 还有那600万令吉又如何交代?

“另外,就算是3亿7800万令吉,6%的消费税也只是2268万令吉。 沈桂贤说需要2600万令吉的消费税。他是怎样计算出来这2600万令吉的? 难道这工程还有其他隐瞒着的开支现在不讲出来?”

天文数字的超贵建筑费
“无论如何,不论它是3亿7800万令吉,还是3亿5100万令吉,这天文数字根本就是超贵价格。 以上工程的合理价格最多也不过是1亿令吉。”

张氏列出多层停车场和廉价旅馆的普遍建筑成本:

1. 根据古晋南北市的标准,一个停车位的尺寸是2.5公尺乘5公尺,即12.5平方公尺。 1750个停车位总共是21875平方公尺,再加上同等面积供该停车场内的车行道,总面积是大约43750平方公尺。 建多层停车场的平均成本是大约700令吉每平方公尺。
以此方程式计算,该多层停车场的建筑费是大约3060万令吉,再加点预算以外15%的费用,该停车场最多也只是耗资3500万令吉。

2. 至于那160房的廉价旅店,根据马来西亚建筑业的指南,建3星级酒店的成本大约是每平方公尺5000令吉。 一间旅店的房间大约是32平方公尺。 160房的3星级旅店面积是大约5120平方公尺。
5120平方公尺乘于每平方公尺5000令吉,总数是2560万令吉。 这是一间拥有160客房的3星级旅馆的建筑成本。廉价旅馆的建筑成本最少便宜30%以上。

3. 至于那日间护理大楼和病理学大楼的建筑成本,是否包括仪器还是未知数。 但是,若大家以最近KPJ在古晋BDC一带建一间300病床的大医院,包括全部最新的仪器(甚至包括最贵的治疗癌症的化疗和电疗仪器),只需要1亿3000万令吉的成本。

相比中央医院这工程中的日间护理大楼和病理学大楼,只是增设多几间手术房和化验室,又没有包括购买治疗癌症的电疗和化疗仪器。 它又如何能和建整个300病床的大医院相比。

若以这KPJ新医院的建筑费来做指标,这两座日间护理和病理学大楼,顶多也只是这KPJ新医院建筑费的30%,即4000万令吉。

张健仁指出,以这种简单的计算法,建这4项建筑,即,多层停车场、廉价旅店、日间护理大楼和病理学大楼,顶多只需要1亿令吉。 如何会用到3亿7800万令吉,而且还要人民替他多还2600万令吉的消费税,这简直是让人匪夷所思。

张氏也透露,这项工程是在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批给国阵的朋党公司,甚至是国阵领袖家族公司。 因此,价钱超出合理预算的2倍以上。 如今这些朋党还贪不知足,连消费税也要砂州人民去负担。

“这些超贵的开支,最终都将会由砂州人民来负担。 因为那多层停车场将是向民众收费的,廉价旅馆也是向民众收费的。 今天工程的不合理昂贵,将是今后几十年砂州人民必须承担的费用。 就好像西马的过路费一般,西马人还了几十年还被迫继续的还。”

张健仁也抨击沈桂贤,身为医生,应该很清楚这些开支合不合理。 为何他不敢针对这不合理的工程开支发言解决问题,却只是一味的要政府给更多的钱还朋党公司?

“我们必须清楚的一点就是,政府的钱是有限的,而联邦给砂州的拨款也是有限制的,在这中央医院停车场工程上,多花了2亿7000万令吉的钱,在其他方面就会相对的减少2亿7000万令吉的拨款。 最终,原本应该用在人民身上的2亿7000万令吉的拨款,却变成朋党银行户口的存款。”

张氏也指出,人民被逼还消费税,就是因为长期来,政府在批工程时的胡乱开支和贪污。 最终人民被逼买单。 阿德南上台后,这些朋党官商勾结的黑箱运作还是马照跑,舞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