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州选举3大意义; 吁砂州人民以选票告诉国阵和阿德南

(古晋2日讯)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张健仁指出今次砂州选举的3大意义。
也是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的张健仁表示,即将举行的砂州选举具有3大意义,即:
1. 砂州人民要不要阿德南继续支持纳吉和巫统所领导的国阵,把马来西亚带上灭亡之路?
2. 砂州人民要不要一个更强大的反对党在砂州议会制衡和监督,还是要再回到泰益时代国阵一党独大的政治局面。
3. 砂州人民要不要延续全国改朝换代的希望,成为来届国选“倒巫统,换政府”的第二轮推动力。
纳吉、巫统和阿德南的关系
张氏说,今次砂州选举的第一个意义的考量,最显著的就是因为阿德南公开支持纳吉当首相,甚至“直到世界末日”。 纳吉的26亿门和一马发展公司丑闻名满天下。 这丑闻的延烧,甚至深深影响国家法定机构如,国家银行、律政司部门、总稽查司部门、反贪污委员会、国会公共帐目委员会、警察等的公信力。
他也说,在西马,甚至巫统内部,纳吉首相之位也岌岌可危。 纳吉今天仍可稳坐首相位,而巫统仍可嚣张的执政,全是因为砂州国阵的鼎力支持。 以砂州国阵目前的25位国会议员,如果砂国阵不支持纳吉,全国国阵只有109位国会议员(包括慕尤丁和沙菲宜),是少过222国会议席的半数,纳吉就立刻要下台,巫统也无法继续执政。
“许多砂州人民都不要巫统和纳吉继续执政联邦政府,偏偏阿德南又一而再再而三的表示全力支持纳吉。 因此,砂州人民可在来届州选以选票告诉阿德南必须和纳吉及巫统划清界线。”
制衡或一党独大的考量
张氏表示,今次砂州选举,人民需做的第二个考量是,砂州需不需要一个更强大的反对党在州议会制衡和监督,还是要再倒回泰益时代国阵一党独大,只手遮天的政治局面。
他指出,自2006年行动党获得突破砂国阵在州议会的垄断之后,许多砂州政府的丑闻也开始被暴露无遗,如:
砂州4700公里为期15年的道路维修权由一家公司独揽
砂几百座桥的工程由前首长儿子公司独家垄断
砂政府工程给国阵朋党垄断
百万英亩政府地廉价出售给国阵领袖家族和朋党公司
150亿令吉砂州政府的神秘户口
920万英亩(砂州总面积的1/3)的森林砍伐权给砂6大伐木集团。
他也指出,行动党在砂州的逐渐壮大,也促使州政府修改土地法令,之前许多不获更新的地契,都可获得更新,而且,更新费也大幅度下降。 同时,联邦政府也开始重视砂州人民的诉求。
“虽然阿德南上台后开始实施了一些民粹政策,让人感觉一新以期可回一些选票。 但阿德南却没有针对砂州经济做出任何制度上的改革,朋党垄断经济就业机会和贫富鸿沟仍旧是砂州经济最大的问题。”
“大家听完阿德南的美话,爽过之后,人民每天的生活还是越来越辛苦。 人民要过更好的日子,砂州就需在制度上做出改变,而非只是实施一些民粹政策的小恩小惠。”
延续‘换政府’的动力
张健仁表示,过去308和505的政治海啸,分别是由砂州2006年和2011年行动党在州选的突破所带动的。 308(2008年)的选举,反对党第一次得以击破国阵在国会的2/3议席;505(2013年)的选举,反对党的得票率第一次超越国阵,赢得52%的选票。
张氏说,今次砂州选举的成绩,将决定来届国选全国选民的动向。
“如果行动党在今次州选可再突破,那将带动全国人民的士气,在来届国选打倒国阵。 但,如果州选行动党胜出的选区比2011年少,这将大大打击整个改朝换代的趋势。”
也是行动党全国副主席的张健仁表示,马来西亚改朝换代的梦已一步一步的即将实现,如今只需最后的冲刺,在2018年的国选,反对党只要再拿多3 - 5%的选票,不管选区划分如何的不公平,国阵的联邦政府还是要倒台。
因此,张氏希望砂州人民能够再坚持多一届的州选,继续扮演全国改朝换代的火车头,别在这最后关头停歇。
州选关键在否决国阵2/3霸权
张健仁表示,今次砂州选举并非决定换政府。 因为不公平的选区划分、无尽的金钱和庞大政府机构的人力,砂州国阵在今次的州选已经是“未选先胜”了。
“今次砂州选举的关键在于,反对党是否能够赢得比上届州选更多的议席,即,赢超过15席,甚至能不能否决国阵在州议会的2/3绝对优势。”
张氏指出,今次的州议会有82个议席,要否决国阵2/3州议席,反对党必须赢得28个议席。
他呼吁砂州人民以选票告诉国阵和阿德南:
1. 砂州人民不要阿德南继续支持纳吉和巫统所领导的国阵,把马来西亚带上灭亡之路。
2. 砂州人民要一个更强大的反对党在砂州议会制衡和监督;
3. 砂州人民要延续‘改朝换代’的愿望,成为来届国选“倒巫统,换政府”的火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