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南6指教育失败,张健仁3招救砂拉越 ;阿德南做不做?

(古晋20日讯)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敦促阿德南,即已承认教育政策“重国轻英是错的”,那身为砂州首长,阿德南就应该采取适当政策应对,而非只是纸上谈兵,哗众取宠。
针对前日阿德南在公开场合发表批评我国教育政策只注重国语而不注重英语是错误的,张健仁指出,这是阿德南在这6个月来,第6次公开指责国家教育政策的失败。
张氏说,教育政策是任何国家未来建设最为重要的一个元素。 既然阿德南知道国阵的教育政策是错误和失败的,那为何他还和国阵同流合污,抱在一起? 难道在阿德南的考量中,迎合国阵巫统的意愿,重要过砂州千千万万子女的未来?
张氏说,6个月前当大家听到阿德南说了这番话,大家都感到高兴终于有一位国阵领袖敢于承认国家教育政策的失败。 之后,当大家再次听到同一番话时,还是会有欣赏阿德南的感觉。
“但是,同样的话,如今他已说了6次了,我们也听了6次。 做为一州的首长(而且是拥有丰富资源和自主权的一个州),难道阿德南只有说话的份,没有解决的能力? 这未免开始让许多砂州人感到阿德南说这些话,只是在哗众取宠,根本没有诚意要解决问题。”
张健仁也讽刺,其他国阵成员党的领袖和一些社团领袖,在阿德南讲了这些话之后,都怕赶不及赞扬阿德南的‘开明’,仿佛阿德南讲了这番话之后,‘重国轻英错误的教育政策’的问题就已经解决了。
张健仁指出,作为砂州首长,要解决这问题,阿德南有至少3个方法,但阿德南完全没有采取任何方法去解决,而只是‘光说’而已。
张健仁称,要解决这‘重国轻英’的教育政策问题,砂州政府应积极从教育和政治方面着手,而不是阿德南在报章发表就可解决的。 而这3个方法如下:
方法1: 州政府拨款办全免费的英语私立中小学
张健仁表示,行动党去年9月就已向州政府建议,砂州今年的财政预算案拨出5亿令吉,其中重点用在经营英语为教学媒介语的私立小学和中学。 这些虽然是挂名‘私立学校’,但是由州政府全资,不向学生们收费。 初步目标为25间小学,可将之前的教会学校的执照,转为私立小学或开办全新的私立小学,课程则可采纳国际学校的课程。
张氏说,按照这方法,明年即可开办小学第一年纪,预计受惠的小一学生人数大慨是3000人。
“这是最快可实现,也是砂州政府可负担的预算。 但遗憾的是,阿德南却没有采纳。 是怕了巫统? 还是没有政治意愿要造福砂州子女?”
方法2: 促使国阵联邦赋予砂州真正的教育自主权
张健仁指,第二个方法是与联邦政府谈判下放教育自主权给砂拉越,由砂州政府全权决定砂州的教育政策,包括教学方针和媒介语的使用、建校政策及拨款总额的支配权等。
张氏深表遗憾,阿德南和联邦政府谈判的,只是有关教育的行政主权的下放,而不是针对真正教育主权的下放。
他道出,真正主权是制定政策的权力,而行政主权则是如何执行已被联邦政府制定的政策,政策仍由联邦制度。
“阿德南把行政权和自主权混淆在一起的大事渲染,目的是在混淆人民的视线,让人民觉得他在争取自主权,而事实却是,他只是在争取行政主权。 这显示,阿德南似乎较关心即将到来的州选国阵的成绩,多过实际对砂州子女前途的考虑。”
方法3: 砂国阵退出全国国阵,重新全面检讨砂州主权事宜
张氏说,第三的方法就是由阿德南带领砂国阵,退出全国国阵,促使全国国阵成为一个少数议员的政府,因此在各个权益事项、财政预算等,都需与砂州国阵磋商。
张氏也说,这将确保联邦国阵肯真正的坐下来和砂州国阵谈有关砂州自主权下放的事项,其中包括砂州行动党所提的,教育、医药、内政和税务自主权。
“今天砂州国阵有25位国会议员人数,若阿德南带领他们退出巫统的国阵,则巫统的国阵将只有109国会议员。在222位国会议员的国会里,109国会议员的政府是一个少数政府。 府不会立刻倒台,但许多政策和财政预算的决定,联邦政府就必须事先得到砂州国阵的国会议员的统一下才能决定。”
张氏指出,这就是所谓的‘造王者’的地位。 阿德南空有砂州造王者的国会议员人数,但事事却以巫统和纳吉马首是瞻,在政策上还是被纳吉牵着鼻子走。 这是砂州人民的不幸。
阿德南是在做政府、不是在做反对党
张健仁表示,阿德南现在的身份是砂州政府的领导,不是反对党的领导。 做政府的责任是必须要制定政策,而反对党的责任则是对政策的缺点提出批评和反建议。
“如今大家都知道我国教育政策的失败,阿德南作为政府就应该运用其权力,制定政策解决这问题。 但是,至今阿德南却没有制定任何政策,而只是不断的批评联邦政府。 更可悲的就是,这联邦政府也是和阿德南的政府同一体的,即,国阵。”
张氏指出,行动党不是政府,但我们除了对国家教育政策提出批评,我们甚至也提出解决方案。 这就是一个负责任的反对党所扮演的角色。
他说5亿令吉对砂州政府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 砂州有270亿令吉的储备金,5亿令吉也只不过是这270亿令吉储备金的1.8%,单只这270亿令吉一年的利息就已足够资付这5亿令吉的开销了。
“阿德南既然是砂州首长,他就有责任去运用这笔钱去解决砂州人民所面对的错误的教育政策的困境。 因此,我希望阿德南认清他的角色,而做他应该做的事,别只是专注于哗众取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