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能源舉債150億, 所以胡亂開刀?

(古晋18日讯)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张健仁代表业主上法庭挑战砂电力公司肆意追算电费的案件,下周一正式在古晋高等法庭开庭审讯。
有关案件始于2013年,业主是一家冷藏公司,砂电力公司换了该公司的电表之后,突然发出一张信函,指说该事主的电表有问题,而该事主因为电表的问题,在过去换电表之前的36个月,总共少还了砂电力公司20多万令吉的电费。砂电力公司更悾言,若该事主没有在一个月之内清换这笔20多万令吉的所谓“少还的电费”,砂电力公司将“割电”。
张健仁指出,令人感到纳闷的是,有关公司的用电量,每个月是大约1万令吉。换电表前每个月的电费是大约1万令吉,换了新的电表之后,每个月的电费,根据新的电表的记录,也是1万令吉。若以换电表前后6个月的平均用电量来计算,换电表之前的平均用电量,还比换电表之后的平均用电量更高。
“换了电表之后,该公司每个月的电费还更低,砂电力公司却指说旧电表有问题,要向该公司追讨20多万令吉所谓的‘换电表前少还的电费’。不还就‘割电’。这根本就是光天化日的在勒索。”
张氏表示,由于该事主根本没有在该旧电表上做手脚,而事实证明换了电表之后,该公司每个月的电费还是一样,更何况,砂电力公司狮子开大口的要它还20多万令吉的天价,因此,事主在投诉无门之下,联络张氏,并入禀法庭。
张氏透露,在首阶段的审讯,古晋高庭在听取控辩双方律师的呈词后,于2014年对砂电力公司发出禁令,禁止砂电力公司进行割电的行动,至到整个案件完成审讯。
“该案件将于下周一,正式在古晋高庭传召证人上庭开审。”
张健仁指出,在普通的法律下,如果是一间银行或公司指说另一个人欠有关银行或公司一笔债,该银行或公司必须证明欠债者确实有欠钱,而且也必须拿出证据证明,所欠的数目是多少。但是,在《砂拉越电力法令》下,只要砂电力公司证明电表有问题,不管是因为电表本身技术上的问题或是被动过手脚与否,那砂电力公司只需发出一纸信函说有关业主欠其多少电费,就算是足够的证据了。在法庭上,该业主必须证明他没有欠电力公司钱。
“基本上,在砂电力法令下,砂电力公司不需证明业主确实是欠多少电费,砂电力公司可以随便指一个数目就算数了。反过来,而是被指控的业主,必须去证明他没有欠这笔钱。这是不符正常公司或银行追债的法律程序。”
张氏也表示,也因为砂州政府给予砂电力公司在法律上如此大的追债权力和便利,因此,最近几年,砂电力公司频频的向它的顾客乱开刀,随随便便的换一个电表,之后就来一张单指说其顾客欠它几百、几千甚至几万令吉的电费,其顾客不还就‘割电’。有许多砂电力公司的顾客被冤,但,因为法令的问题,他们只好哑巴吃黄连的有苦自己知。
张氏也举例,一些砂电力公司早在2012或2013年就换了电表,但是却等到2015或2016年,才通知它的顾客们,他们的电表有问题,而他们必须还砂电力公司几千令吉的单。若它的顾客们不还,砂电力公司就割电。
张健仁说,这是在滥用法令。令人感到更为遗憾的是,砂电力公司是一个砂州政府的全资子公司。砂州政府却允许砂电力公司继续的剥削和欺压砂拉越的人民。
张氏透露,单只今年正月到今天,他已接获了超过10宗类似的投诉,往往这些被指责欠几千令吉“少还的电费”的人士,他们每个月的电费,换电表前和换电表之后,都是大同小异,没多大的差别。
张氏谴责,这种剥削砂州子民消费者的政策,就是常常把自己标榜为“本土政党”的砂州国阵的所作所为。 法令是砂国阵所通过的,政策是砂国阵所制定的,砂电力公司是砂州政府的公司,被迫害的却是砂州普通老百姓。 这些所谓的“本土政党”,就是剥削本土人民的罪魁祸首。
张氏表示,下周一即将开始审讯的有关案件,将对许多砂州普通平民百姓影响深远。 因为,如果他能赢得这起案件,它将有效的阻止砂电力公司继续的为所欲为,鱼肉砂州平民百姓。
张健仁也质问砂州政府,砂电力公司如此的不断向砂州人民胡乱开刀,是不是因为砂能源公司(砂电力公司的母公司)在几年前举债150亿令吉(也是被张健仁暴露出来),现在,为了要应付还债的钱,所以不断的向人民开刀。
“如果砂州政府是真的一个以民为本的政府,它应该修改有关法令条文。不可给予砂电力公司如此广泛的权利来剥削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