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南还没开始谈判,就先退一步。人民还能指望他替砂州争取自主权?


(古晋21日讯)行政权和自主权根本就是两码子的事,不能混为一体而论。

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张健仁指出,砂州人民要的是在一些领域的自主权,如行动党所提出的,教育、医药、内政和税务的主权,而阿德南所提的,只是行政上的一些权力下放,最终政策决定权还是由中央政府控制。

也是古晋市国会议员的张健仁举例,就以教育的自主权为例,自主权包括权力决定是否在砂拉越应有英语学校、砂州的学校的课程编排、多少钱应拨给教育用途、等。 而教育的行政权,只是决定哪里建学校、由那家承包商见学校、等非政策层面的权力。 阿德南所提到要向中央争取的,只是行政权而不是自主权。

阿德南还没开始和中央政府谈判,就已经自己先退一步了。人民还能指望他能替砂州争取什么自主权?”

张氏也对自主权和行政权提出另一明确的比较。 自主权就像是部长层次的决定权,行政权则是政府部门主管所能做的决定权。 因此,把行政权当自主权而论,根本就是在混淆人民的视线。

“在教育领域,砂州人民要的是,恢复过去以英语教学的学校。这是政策上的决定。 但阿德南所争取的却是,由砂州政府来决定,哪里建学校,由谁来承包建学校的工程。”

“甚至每年要拨多少的拨款作为砂州教育的发展和行政用途,在阿德南所争取的行政权下,州政府也没有权力过问,而是由联邦政府全权决定。 联邦政府决定一个款项,之后才由砂州政府在联邦政府所批准的款项中,决定如何使用。”

张健仁说,这行政权的下放所可带来的改变就是,原本是联邦部长的朋党拿到工程,现在变成由州部长的朋党拿到工程。这只是换了一批新的朋党受惠,普通的砂州人民并无法得到政策改革的好处,因为政策的决策权还是由联邦国阵和巫统决定。

张健仁指出,如果砂州要有真正的自主权,应该从税收着手,即,行动党所提议的,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和50%所有在砂州所征收的税收归州政府,再由州政府自行决定如何分配拨款,而不是由联邦政府征收税收及决定如何分配,之后州政府才决定如何去执行中央政府的拨款分配。

就如今天所暴露的,公共服务局取消奖学金的决定。就算有行政权力下放,联邦政策决定取消颁发奖学金,这行政权力就等同虚设。 如果我们有自主权,我们就可决定取不取消奖学金的计划。

张氏表示,阿德南不可能不知道自主权和行政权的分别,但他却将之混为一体。 这是否意味着,阿德南根本就无法也无能力落实争取自主权的议程,却以行政权的下放来混淆视听,应付即将到来的州选。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张健仁:连部长都搞不清 “831是国庆或独立日?”

东西马差距大 练习本售价不一

商场送风机割伤指案 火箭争获警方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