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5

砂拉越人不欢迎916的集会!

Image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谴责纳吉默许916“捍卫马来人尊严”的集会,并直指这场集会将使916马来西亚日蒙上种族主义的污点。

张健仁指出,自马来西亚建国至今,巫统就已是执政联盟的主导政党,而国家的许多重大政策都是由巫统说了算的。 我们历届的首相和副首相也都是马来人。 目前,内阁重要部门的部长职都是马来人当,政府部门的高职和大型的官联公司也都是由马来人控制,公共大学也是由马来人掌管。

“在这种情形下,纳吉和巫统还认为需要发动和支持一个大集会来捍卫马来人的尊严。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张氏质疑,目前在马来西亚,是否真的是马来人的尊严受到威胁,还是纳吉的首相宝座受到威胁? 这场916的集会是否真的是在捍卫马来人的尊严,还是企图转移国际社会和全国人民对纳吉26亿令吉丑闻的焦点?

张氏认为,916应该是一个由全国各种族、宗教和语言的人民团结一致,欢庆建国的日子,而不是为某一族群而设的日子。

他说,明日的集会,已经把马来西亚建国这个916的好日子,变成马来西亚史上的一个黑色916日子。 更甚的是,作为执政联盟最大的主干政党,巫统居然公开支持这种充满种族主义的集会。 它也再度的加剧国民的分裂。

“不论纳吉支持这项集会的真正用意是啥,这种集会是不会被砂州人民所支持的,而支持这种集会的人士也不会被砂州人民所欢迎的。”

“因此,我要乘着纳吉今日拜访砂州的当儿,公开的向他放话,他和他的种族主义政治手段是不被砂州所欢迎的。”

While Sarawak BN leaders dare not say it, DAP Sarawak, on behalf of Sarawakians, tells Najib that he and his racist 916-Rally is NOT WELCOME in Sarawak

Image
While Sarawak BN leaders dare not say it, DAP Sarawak, on behalf of Sarawakians, tells Najib that he and his racist 916-Rally is NOT WELCOME in Sarawak

(15-9-2015)

Najib and UMNO’s open endorsement of the 916 Rally for “Malay Dignity” mars the significance of Malaysia Day.

Since the formation of Malaysia in 1963, UMNO has been the dominant party in the ruling coalition dictating the nation’s key policies and all the past Prime Ministers and Deputy Prime Ministers were and still are Malays.

As it is now, all key ministerial portfolios are held by Malay ministers, government departments and large Government-linked companies are controlled by Malays and public universities headed by Malays.

As such, it is incomprehensible that Najib and UMNO still see the need to mobilise and support a rally to allegedly defend Malays’ dignity.

Is Malays’ dignity truly under threat in Malaysia or it is merely Najib’s position as the Prime Minister under threat? Is the 916 rally truly a rally to defend “Malay D…

行动党呈请愿书 促印尼解决霾害

Image
《转载自 诗华日报》 (本报古晋14日讯)行动党南砂区国、州议员今日针对烟霾问题向印尼驻古晋领事馆提呈请愿书。 行动党古晋区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区州议员张健仁、实旦宾区国会议员陈国彬、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石角区州议员周宛诗今午针对烟霾问题,前往印尼驻古晋领事馆提呈请愿书,但基于总领事贾哈谷东外出,因此由领事馆经济事务官员亚力山德接收。 签署协议却无动 张健仁向媒体表示,昨日已再三确认,引起烟霾的热点大多都是在印尼境内,相信是因为大型烧芭活动所导致。因此,他在写给印尼领事馆的信中提到,该国在2002年签署了一项有关东盟跨边界烟霾问题的协议,但多年来却看似还未采取实际行动管制烟霾问题。 “签署多年以来,印尼似乎未真正去执行协议阐明的事项。国际协议虽然签署了,但个别国家还是要透过自己的法令去执行。” 他称,过去曾有2间大马种植公司因在印尼进行大型烧芭活动而被罚款。所以此次也向印尼领事馆提出要求,若有大马公司涉及这些不合法的大型烧芭活动时,希望印尼方面将公司资料交给该党,以便向我国政府施压,对这些公司采取行动。 另一方面,印尼驻古晋领事馆经济事务官员亚力山德也在受访时称,将把请愿书交给总领事,然后向该国有关部门报告此事,以便采取相应措施。

Haze: We’re truly sorry, says Indonesian Consul General

Image
KUCHING: Indonesia has identified hundreds of hotspots throughout the republic that are blanketing Sarawak and other parts of Malaysia with haze in the past two weeks. Its Consul General here, Jahar Gultom, said President Joko Widodo recently visited South Sumatra to assess the situation and stressed the urgency to douse the fires. “The fire is uncontrollable, but we do not want to surrender just like that. Currently, everybody, from the president and ministers down to the governors, are on the ground to put an end to these fires. “As the consul general here, all I can say on behalf of the Indonesian government is that we are truly sorry for the transboundary haze,” said Jahar to The Borneo Post yesterday. He added that the latest major hotspot was in Sulawesi, after Kalimantan and Java. Besides the ‘slash-and-burn’ clearing methods for plantation, the haze was also due to bush fires, which have spread to forests and national parks in Central Java and South Sulawesi. “The El Nino phenomeno…

Impian Kampung Run

Image
-Road Building Project; Kampung Muk Ayun, Kampung Sting and Kampung Nyegol, Mambong, Sarawak- Impian Malaysia proudly presents to you the Impian Kampung Run! It's both very meaningful and fun! After 5 months of hard work, hand in hand with the locals from Kampung Muk Ayun (previously known as Kampung Sait), Kampung Sting and Kampung Nyegol, Impian Sarawak has successfully built a 6.5km basic road for 65 families. To celebrate the joy, we would like to invite you to join the Impian Kampung Run!  Please register here for Impian Kampung Run before 08/10/2015
http://impianmalaysia.com/kampungrun2015/

Larian Impian Kampung pada 18 Oktober depan

Image
www.impianmalaysia.com/kampungrun2015
KUCHING: Parti Tindakan Demokratik (DAP) Cawangan Mambong dengan kerjasama Impian
Sarawak, DAPSY Sarawak, penduduk Kampung Muk Ayun, Sting dan Nyegol menganjurkan Larian Impian Kampung pada 18 Oktober depan.

Pengerusi DAP Sarawak, Chong Chieng Jen berkata larian itu dianjurkan sempena siapnya projek jalan raya di bawah Impian Sarawak baharu dibina dari Kampung Kemas ke Kampung Muk Ayun, Kampung Sting dan Kampung Nyegol di Hulu Padawan.

“Larian ini dijangka menarik lebih 1,000 penyertaan penduduk tempatan serta penduduk luar,” katanya pada sidang media di sini semalam.

Chong menjelaskan, larian itu dibahagikan kepada tiga kategori iaitu 5km lelaki, 5km wanita dan 8km terbuka.

“Yuran penyertaan bagi kategori 5km sebanyak RM20 setiap penyertaan dan RM30 bagi kategori 8km terbuka.

“Bagi kategori 8km pemenang menerima RM800 (juara), RM600 (naib juara) dan RM300 (tempat ketiga) dan tujuh hadiah sagu hati berupa wang tunai RM80 juga diberikan,” katanya.

Menurutn…

出钱出力 9月完工 行动党助文莪区建路

Image
《转载自 诗华日报》
《图片取自砂拉越之梦》 (本报古晋12日讯)在民主行动党“砂拉越之梦”工作队和村民的携手同心工作下,长达6.5公里的建路工程,经过12个月的共同努力后,于今年9月完成。 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张健仁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建路工程完工后,该路可供文莪区的2个甘榜通车,即甘榜慕阿云(Kampong Muk Ayun)和甘榜锡宾(Kampong Sting)。同时,也可惠及甘榜尼苟(Kampong Nyegol),总共65户家庭将受惠于这条路。 他透露,这3个甘榜是座落在文莪区距离巴达旺市镇30分钟车程的地点。之前,甘榜慕阿云的居民需步行超过1小时,更内部的甘榜锡宾的居民则需要步行2小时,走山间小道,翻山越岭过‘空中竹桥’才能到达汽车可行驶的道路。至于更内陆的甘榜尼苟则需步行3小时才可抵达可通车的道路。 “更甚的是,如今文莪水坝开始蓄水后,这些甘榜连这条步行山道也将被淹没在水位下。政府却没有任何计划建一条可通车的道路给这些甘榜居民。” 居民自掏腰包建路 张健仁说,面对将完全与外界道路隔离的情况下,这些居民于去年10月自掏腰包,一共凑得约8万令吉后,就开始动工开路。直到今年3月,工程未完,但这笔8万令吉却耗尽了。因此,居民们联络行动党要求行动党协助他们继续该工程。 他指出,行动党于今年4月开始,出钱出力,并与这些居民一起在同心协力的扶助形式下,终于5个月后,完成了6.5公里的甘榜道路建筑工程。 行动党在这‘砂拉越之梦’工程中总共用了16万令吉。 他说,完工后,车辆可直通甘榜慕阿云和甘榜锡宾,但更内部的甘榜尼苟的居民,则仍需从甘榜锡宾步行约1小时的路程。 虽不是柏油路但能通车 “我们所做的虽然不是什么柏油路,但至少可供4轮驱动车使用。若没下雨,普通车辆也可通行。相比之前需要步行,这将大大的帮助这些甘榜居民搬运日常生活品,如粮食、煤气桶、电器等。” “更重要的是,对于孕妇、病人、老人和小孩出入甘榜,也可由汽车载送,不需再步行几个小时。” 张健仁深感到遗憾,砂州政府可以耗费超过3亿令吉委任纳英公司(Naim)兴建文莪水坝,但却不愿意花费几十万令吉为这3个甘榜的居民建一条可通车的小路。 他质问,难道对国阵政府而言,朋党利润真的如此重要,甚至超越人民日常生活的需要? 张也质问,单单在今年,砂州政府就已拨出11亿令吉的拨款供小型乡村发展工程计划。但是,为何却还是没有拨款…

千名土著涌入晋联邦法院 张健仁:归咎本土政党

Image
《转载自 诗华日报》
(本报古晋12日讯)针对上千名土著日前涌入古晋法庭联邦法院一事,行动党砂州主席兼古晋区国州议员张健仁直指,此现象的发生乃归咎予砂州本土政党(砂土保党、砂人民党、砂人联党、砂民进党等)一手造成! 他形容,之前上诉庭下判那些土著拥有土著习俗权益,但是砂州政府似乎对之前的判决心有不甘,因而于本月12日将案件上诉到联邦法院。这是一个砂州本土政党剥削砂州人民包括那些土著的最佳证据和例子。 “最近常常有一些人士在提倡本土政党,这与砂人联党20年前的唱调是一样的,所谓西马或全国政党是外来者,就是因为这种唱调,以致后来在本土政党的剥削之下,砂州人的权益每况愈下,最终只有朋党获利。” 张健仁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解释,此案件会掀起上千土著到场支持,本土政党却是罪魁祸首,是它们的所作所为造成! 本土政党剥削砂民 他认为,那些不断提倡本土政党的人士其实是在助纣为虐,并利用这种论调来掩饰本土政党剥削砂州人民的政策。 他指出,当时行动党领袖与公正党的律师皆有在场,就是没有看到一个本土政党的代表在场。 张健仁对此,希望那些本土政党的代表能站出来解释,它们那种侵蚀民权的政策到底是照顾,还是剥削砂州人民的权益。

为出战大选宣传?罗克强政治化政府拨款

Image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严厉谴责罗克强,利用其巴达旺市议会主席身份,做政治宣传工作。 针对罗克强近来不断以人联党失去石角州议席和实旦宾国会议席为由,宣称拨款不足,因此无法提升巴达旺市议会管辖之内的地区的基建,张健仁表示遗憾,罗克强身为市议会主席,却把其市议会主席之职政治化,要为他日后代表人联党或联民党出战石角州选铺路。 张氏指出,罗克强所给予拨款不足的理由(行动党胜了石角和实旦宾因此没有拨款),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不能成立的。 “第一个不成立的理由是,根据部长在国会所提供的答案,联邦政府自2010 年至2015年提供给砂州地方政府供道路维修的拨款(MARRIS Fund)(大马道路档案系统),每年拨款都增加,尤其是2013年(第13届国选年),增加幅度高达30%。” 张氏透露,每年,中央政府都有拨给各个州属一笔叫做‘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拨款。这项拨款是给地方政府(市县议会等)用以维修道路的,而且拨款数目是依据有关州属道路的面积而定。 张氏列出联邦工程部在国会下议院所给予的答案: 2010年份
“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下所拨给砂拉越的拨款数目 - 468,522,716 2011年份
“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下所拨给砂拉越的拨款数目 - 502,312,210 2012年份
“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下所拨给砂拉越的拨款数目 - 548,775,211 2013年份
“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下所拨给砂拉越的拨款数目 - 710,023,933 2014年份
“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下所拨给砂拉越的拨款数目 - 761,304,657 2015 (截至30/4/2015)年份
“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下所拨给砂拉越的拨款数目 - 253,768,220 张氏强调,这笔拨款不可以用来做新的路,只是纯粹可以用在道路维修工程上。 而且是以市议会管辖内地区的道路面积为分配的准则。 “巴达旺市议会所管辖的地区大,道路多,则巴达旺所应得到的该项拨款的比例也应该较多,除非巴达旺市议会之前没有用完所拨的拨款,则次年的拨款比例也将减少。” 张氏指出,拨款数目显示,砂州没有因为在2013年国选国阵输掉6个国会议席而减少MARRIS的拨款。 张健仁说,根据这国会回答,砂州自2013年,每年得到超…

Adenan Must not hold both the CM and Finance Minister posts and Must Give a full Account of RM14.2 billion State fund

Image
Adenan Must not hold both the CM and Finance Minister posts and Must Give a full Account of RM14.2 billion State fund

If Adenan is serious about fighting corruption in the State, he must immediately take the following 2 measures to show Sarawakians that he means business rather than merely dwelling on rhetoric and words of hollow promises only.

1. To Separate the posts of Chief Minister and Finance Minister

It is a fundamental practice of parliamentary democracy that the posts of Chief Minister and Finance Minister have to be held by separate persons to provide the internal check and balance within the cabinet.

The 1MDB scandal is, to a large extent, made possible by the fact that the Prime Minister and Finance Minister are of the same person. We, in Sarawak, do not want the same thing happening, but the State Government’s “Government Contribution towards Approved Agencies Trust Account” is heading towards the same direction as 1MDB.

Sarawak BN Government has for many years emulated this w…

142亿令吉拨款的去了哪里?

Image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敦促阿德南停止身兼首席部长和财政部长的双重身份,并向砂州人民交代清楚砂州财政142亿令吉拨款的去向。 张健仁今日文告中敦促阿德南落实这两个重要事项,以示其欲施廉政和打击贪腐的决心。 张氏说,第一个阿德南可以立刻实行的就是,将首长和财政这两大部长职,分由两人担任。 他说,国会民主制度的一个重要常规就是,首长和财长应由两个人来担任,以避免一个人集大权于一身。 这是基本的议会民主制度的原则之一,内阁内部所存在的互相制衡监督的机制。 张氏指出,1马发展公司丑闻之可以发生,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因为纳吉囊挂大权于一身,身兼首相和财长的职位。 “我们不要类似的事件在砂州发生。 以目前砂财政部管辖下的一个神秘户口,即,‘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其财务运作与1MDB有雷同,钱去哪里,都不需得到议会的批准,也不需向议会提呈报告。” 张氏说,砂州政府已许多年仿效联邦政府一般,首长兼任财政。 这是非常不健康的议会民主程序。 阿德南身为一位资深政治人物而且也是一名律师,应非常清楚首长和财政由两个人担任的重要性。 张健仁所提到的第二个阿德南需要立刻落实的事项,是有关砂州财政的一个神秘户口,即,‘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 他说,阿德南应向砂州人民交代清楚,这户口里面的钱到底去了哪里。 那些所谓的‘政府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到底是谁?它们各别得到多少钱? 张氏透露,过去10年,砂州政府总共拨出142亿令吉的拨款进入这个户口,而这户口把钱转给谁,到今天仍然是一个谜,只有首长和其圈内人知道,甚至许多国阵的议员都不知道。 他列出砂州政府每年所拨进这基金的款项: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2006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520,000,000
(令吉)
2007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257,000,000
2008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719,083,100
2009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825,061,000
2010年…

集会非歌颂阿德南,火箭带出BERSIH 4讯息

Image
对于刚结束的古晋BERSIH4集会和之后的许许多多议论,民主行动党做出以下的几点声明:

1. 集会是人民的权利,不是政府的施舍
在马来西亚宪法下,人民有自由结社和集会的权利。这些权利不是靠政府施舍的。 
人民要集会,政府和警方的责任是提供便利以让有关集会得以顺利和安全的进行,不是刻意的去阻止有关集会的进行。

在这方面,砂州政府做对了,直截了当的表示批准,省却许多不必要的纠纷。在西马,联邦政府和吉隆坡市政局企图阻止BERSIH4的集会,反而恰得其反。最终,当人民全部走上街头,甚至睡街头时,它们也无法阻止,落得骂名。

马来西亚的人民已经足够成熟了。大集会不论有无准则,还是可以在和平的情况下进行的,前提是,政府不要惹事搞破坏,警方要维持次序。古晋6千人的集会,有准证,和平举行和结束;吉隆坡50万人的集会,没有准证,也是和平举行和结束。

2. 火箭带出古晋BERSIH 4集会的原来目标
BERSIH4集会的诉求,除了5大诉求,即,干净选举、干净政府、允许异议权利、拯救经济和巩固议会民主,以及最终目的就是“要纳吉下台”。

阿德南批准BERSIH4集会的决定,固然是好。 我们也相信他是出自对于宪法和民主精神的尊重。但同时,这也给机会一些马屁精的人士,大事的宣扬“砂州政府开明”、“首宗有准证的BERSIH集会”、“BERSIH4集会不可有政治因素”,等。

遗憾的是,就连古晋净选盟的工委会也因此而模糊了集会目标,感激不尽的不断的对其赞扬,而忘了BERSIH4集会5大诉求的事项,砂州政府的表现差强人意。

砂州的不公平选区划分和金钱政治,远较西马严重。 就以这次的新选区划分为例,一些州选区只有区区6,000选民,而一些城市地区的州选区却有30,000个选民。 郊区地方的金钱政治更是砂国阵无往不利的选区。
砂国阵在州议会打压异议的方式如,关麦克风,不允许在野党议员的动议等,都是违反BERSIH4“异议权利”和“巩固议会民主”的诉求。
我们不应该因为一张所谓的集会准证批准我们本来就拥有的集会权利,而就忘掉整个集会原来的目标和诉求。
行动党的积极参与,不是骑劫,而是把原本被模糊的BERSIH4目标带出来,不要让阿德南的一些小恩小惠,使大家忘了这场集会的目标,避免把一个民主运动变成赞扬州国阵的平台。

3. 砂国阵目的无法得逞
BERSIH4集会之后,砂国阵群起攻击行动党‘骑劫’BERSIH 4的集会。 就连砂州BER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