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会法令》再次证明,砂州国阵(包括人联党)只是巫统和纳吉的拥护者

《国安会法令》的通过,再次证明,砂州国阵(包括人联党)只是巫统和纳吉的拥护者。 在砂州权益和纳吉/巫统利益之间,砂国阵只会选择支持纳吉/巫统利益。 它也再次的暴露人联党的双面人角色。
张氏指出,人联党的主席沈桂贤在报章上反对该法令,但是,到了上议院,他却和他的国阵同僚们一起支持,并通过该法令。
针对本月22日在国会上议院通过的《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令》,张健仁表示,这法令基本上就是国阵联邦政府要对付砂拉越目前要求主权的最有力武器。但遗憾的是,砂州的国阵上下议院的国会议员,到了最关键时刻,都异口同声的支持该法令的通过。
张氏指出,在这项法令下,国安理事会的成员是首相、副首相、内政部长、国防部长多媒体通讯部长、全国政府秘书长、全国警察总监和三军总司令。而这理事会有权力,以国家领土主权、社会政治稳定、国家经济稳定、国民团结的考虑,宣布国内任何地区为“安全区”。
“一旦一个地区被宣布为‘安全区’,军队或警察将有绝对的权力管制该地区,包括在没有法庭庭令下进行逮捕任何可疑人士、搜查或占据任何房子、店屋和产业以及使用任何他们认为合理的武力对付抗议份子。 这些侵犯基本人权的行使权,都将是由该‘安全区’负责人做决定。”
张氏指出,这所谓公布‘安全区’的权力,就是当年公布‘戒严’的权力,而按照该《国安会法令》,这权力将由以首相为首的国安理事会去做决定。
张氏列出几个非常现实的例子,联邦政府可运用这法令来对付砂拉越甚至强杀砂州的主权:
1. 砂拉越州政府要求20%石油开采税,在该法令下,首相则有权力以‘20%开采税若给予砂州,它将影响联邦政府的收入进而影响国家经济稳定’为由,运用该法令对付砂拉越及任何提出20%开采税的人士。
2. 砂拉越政府要以英语为第二官方语文,首相则有权以‘它将影响国语地位及影响国家的社会政治稳定’或以‘影响国民团结’为由,运用该法令对付砂拉越。
3. 砂州政府要求更多的自主权,首相也有权以‘影响国家社会政治稳定’为由,宣布砂州为‘安全区’进而以军事统治砂州。
4. 一些甚至争取砂拉越独立的言论,首相则有权以‘影响国家领土主权’为由,宣布砂州为‘安全区’进而以军事统治砂州。
“这《国安会法令》,基本上就是以不民主的手段,来压制砂拉越主权运动的一个法令。 反对党的国会议员(除了一半以上的伊斯兰党国会议员)都反对该法令的通过。 但是,国阵的国会议员,包括砂州国阵的国会议员却都赞成并支持这法令。”
张氏说,沈桂贤多次在报纸上指责该法令对砂州不公平,甚至在该法令被上议院通过后,他还在报章上发表言论说该法令对砂州不公平。 既然他非常清楚该法令对砂州不公平,为何他却仍旧在上议院支持该法令?
“这就是人联党领袖一贯的厚颜作风:国会外逞英雄,国会内当狗熊! 最终,人民的权益都被他们的代议士在国会里典当掉。”
“同时,砂州国阵也是同一类,阿德南在砂州发表了‘无惧联邦’的言论。但是,最终,到了国会,他的砂国阵国会议员全都成了巫统的拥护者,拥护巫统通过法令钳制砂州的权利。”
张氏表示,当然,联邦政府目前还不会运用这法令来对付砂州的这些争取主权或20%开采税的运动和言论。 因为这些运动目前还不成气候,而且更重要的是,它或多或少也可协助纳吉和砂国阵,转移砂州人民对纳吉26亿捐款和1MDB丑闻的关注。 但是,若有朝一日这运动有机会成功时,《国安会法令》将会被启动为压制砂州的工具。
“难道阿德南和砂州国阵不知道这法令的用意?还是知道但却不敢怫逆巫统和纳吉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