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届州议会提10问题和3动议

民主行动党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今届州议会提10问题和3动议。
张健仁今届州议会所提呈的10个问题如下:
1. 询问现代化农业部长有关政府于2013年所公布,在Batang Lupar,斯里阿曼的“稻米之仓”计划的进展如何。 多少农民参与这项计划,总共的开支多少以及这些农民各别种稻的收成如何。
2. 询问首席部长,今年中所遭冻结的500个私人或公司的户口,其中多少人或公司有被提控上法庭,他们各别的名字以及政府是引用什么法律条文提控他们的。
3. 询问首席部长,政府如何使用于2015年所批准的11亿5590万令吉的乡村小型发展工程的拨款,请列出相关的工程资料、地点、开支以及个别承包商或收到该拨款的人士和单位。
4. 询问地方政府和社区发展部长,请列出,过去3年,在巴达旺市议会所管辖之下的地区,总共还有多少仍有效的娱乐执照,以及这些执照的各别经营地点。 同时,在这3年间,有多少娱乐执照被吊销,及它们被吊销的理由?
5. 询问地方政府和社区发展部长,请列出,过去3年,在古晋南北市市议会所管辖之下的地区,总共还有多少仍有效的娱乐执照,以及这些执照的个别经营地点。 同时,在这3年间,有多少娱乐执照被吊销,及它们被吊销的理由?
6. 询问首席部长,请列出详细的资料有关2013年至2015年期间,从“政府供款所批准的代理机构”所还出发展拨款,到底收到这笔巨款的“代理机构”是何人士或公司,以及政府支付这笔巨款的用意何在。
(在2013年至2015年的期间,砂州政府总共拨了47亿3042万令吉的拨款进入这个户口。)
7. 询问首席部长,请列出在州政府各部门、法定机构和官联公司就职的各级官员和职员(从低级职员至部门头目)的种族比例。
8. 询问首席部长,请列出,所有过去得到州政府所发出大型种植地地契,但之后却有进行公司股权转让或买卖的公司。
9. 询问首席部长,政府采取了什么措施来进行研究和保存达雅族的文化、语言和遗产。 州政府是否有计划设立一所达雅文化和遗传中心,若有,那这中心的预算开支是多少,而几时会竣工。
10. 询问首席部长,在过去土著习俗地地主和政府机构合资发展土著习俗地计划下,多少的地主和多少英亩的习俗地有涉及这项计划。 请列出,他们各别的地点,涉及该计划的时日有多久,以及得到的回筹是多少。
张健仁所提呈的3个动议包括,公投法、砂州自主权和英语教育。
以下是张氏所提呈3个动议的重点:
1. 动议砂州政府在州议会提呈公投法案,以决定任何重大并影响砂州人民的政策和议题。
2. 动议砂州议会成立一个至少5位议员为成员的砂州议会特选委员会,进行研究马来西亚合约和宪法第九附录有关联邦和州的权限事项,将教育、卫生事务、警察保安事务和税收权利,归还砂州政府。
砂州首长阿德南之前所提到砂州要中央下放8项权力给砂州政府,漏掉税收主权。 州政府没有自己的税收,连医院的医生护士和学校的教师的薪水都无法还,更妄论要如何去进行长期的发展计划。 没有税收主权,阿德南的一切争取主权的言论,只是在哄小孩的把戏,讲给砂州人民听爽而已。
行动党所提的“税务主权”是,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和50%在砂州所征收的税收(包括个人公司所得税和消费税),归还砂州政府。
有了税收的钱,才有真正的主权,才能够自己计划和落实发展。 如果联邦政府还是控制税收,真正的决策权还是归联邦政府。
3. 动议砂州政府将2016年财政拨款的10% (约5亿令吉)充作设立一个以英语为媒介语属于州政府的教育制度和建多间州政府的私立英校,提供学生们免费的英语教育。
行动党建议,这些州政府的私立英校,就有如过去的教会学校一般,以英语教学,没有收学费。
行动党坚信,只有落实英语教学,才能真正和广泛的提升砂州子女的英语水平。 联邦教育政策不会改,为了砂州子女的前途,唯一可行的就是由砂州政府自己先出资办英校,这样才能立刻的落实提升州民英语水平的计划。 不然,要等到联邦政府那些巫统极端分子改变其教育政策,多50年也没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