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出战大选宣传?罗克强政治化政府拨款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严厉谴责罗克强,利用其巴达旺市议会主席身份,做政治宣传工作。
针对罗克强近来不断以人联党失去石角州议席和实旦宾国会议席为由,宣称拨款不足,因此无法提升巴达旺市议会管辖之内的地区的基建,张健仁表示遗憾,罗克强身为市议会主席,却把其市议会主席之职政治化,要为他日后代表人联党或联民党出战石角州选铺路。
张氏指出,罗克强所给予拨款不足的理由(行动党胜了石角和实旦宾因此没有拨款),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不能成立的。
“第一个不成立的理由是,根据部长在国会所提供的答案,联邦政府自2010 年至2015年提供给砂州地方政府供道路维修的拨款(MARRIS Fund)(大马道路档案系统),每年拨款都增加,尤其是2013年(第13届国选年),增加幅度高达30%。”
张氏透露,每年,中央政府都有拨给各个州属一笔叫做‘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拨款。这项拨款是给地方政府(市县议会等)用以维修道路的,而且拨款数目是依据有关州属道路的面积而定。
张氏列出联邦工程部在国会下议院所给予的答案:
2010年份
“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下所拨给砂拉越的拨款数目 - 468,522,716
2011年份
“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下所拨给砂拉越的拨款数目 - 502,312,210
2012年份
“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下所拨给砂拉越的拨款数目 - 548,775,211
2013年份
“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下所拨给砂拉越的拨款数目 - 710,023,933
2014年份
“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下所拨给砂拉越的拨款数目 - 761,304,657
2015 (截至30/4/2015)年份
“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下所拨给砂拉越的拨款数目 - 253,768,220
张氏强调,这笔拨款不可以用来做新的路,只是纯粹可以用在道路维修工程上。 而且是以市议会管辖内地区的道路面积为分配的准则。
“巴达旺市议会所管辖的地区大,道路多,则巴达旺所应得到的该项拨款的比例也应该较多,除非巴达旺市议会之前没有用完所拨的拨款,则次年的拨款比例也将减少。”
张氏指出,拨款数目显示,砂州没有因为在2013年国选国阵输掉6个国会议席而减少MARRIS的拨款。
张健仁说,根据这国会回答,砂州自2013年,每年得到超过7亿令吉的道路维修拨款。 如果巴达旺得不到这些拨款,那问题是在于罗克强和巴达旺市议会的管理层,不是在于人联党输掉石角和实旦宾这两个选区。
张氏质问罗克强,过去几年一年7亿令吉的MARRIS拨款,巴达旺到底得到多少,而多少真正的被用掉。 巴达旺向政府申请多少拨款而又得到多少?
张健仁也指出,这几个月古晋市民都可以看到南市市议会到处重铺道路沥青。
他质问罗克强,古晋市国会议席、浮罗岸和和朋岭州议席也都是由行动党胜出,为何古晋南市市议会有钱如此的到处的道路都重铺沥青,而罗克强和他的巴达旺市议会却不停的喊不够钱。
“这也是为何我说罗克强的‘人联输了巴达旺议会没拨款’论不能成立的第二个理由。 南市之下的选区更早输给火箭,但是却仍有钱做道路维修工程。”
张氏说,罗克强如此不断喊不够钱,只有两个可能的原因,即,
1. 其实市议会有钱,但他却要政治化市议会维修道路的工作,借题发挥,为自己将来出来竞选做宣传。
2. 罗克强无能替市议会争取拨款,或是没有妥善的计划申请。既然市议会没计划,当然没拨款下放。
“第三个理由为何罗克强的言论不能成立是,巴达旺市议会管辖的范围,不只是实旦宾和石角。 它包括Petrajaya国会议席,Tupong州议席,曼旺国会议席和芠莪州议席。 这些地区都是国阵胜出的地区。”
张氏指出,MARRIS的拨款,一给了市议会就是由市议会做主,并没有指明必须用在那条道路。
他说,罗克强不断的大事渲染石角区没有拨款维修道路和其他基建设施,并把责任推到石角人民票投火箭。 这是极致不负责任的行为。 身为市议会主席的他,罗克强是否刻意的把巴达旺市议会的MARRIS拨款和其他拨款用在其他地方,偏偏不用在石角区。
“罗克强是不是在公报私仇,惩罚石角人民上次不选人联党,还是在威胁石角人民,以便来届州选他出战时可大做文章? 这种作风是违反民主精神,也违反一个公务员的基本人格。”
张健仁也揶揄,虽然罗克强不断的大喊市议会不够钱,但是今早的报章却可看到,一个简单的铺路工程,罗克强居然劳师动众的安排许多人照相上报。 南市铺更多路都不见南市市长出来“巡视”。
“到底是市议会没钱铺路,还是要等到大选将近才施工以便人联党候选人能借机表示‘成功争取到拨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