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会非歌颂阿德南,火箭带出BERSIH 4讯息

对于刚结束的古晋BERSIH4集会和之后的许许多多议论,民主行动党做出以下的几点声明:

1. 集会是人民的权利,不是政府的施舍
在马来西亚宪法下,人民有自由结社和集会的权利。这些权利不是靠政府施舍的。 
人民要集会,政府和警方的责任是提供便利以让有关集会得以顺利和安全的进行,不是刻意的去阻止有关集会的进行。


在这方面,砂州政府做对了,直截了当的表示批准,省却许多不必要的纠纷。在西马,联邦政府和吉隆坡市政局企图阻止BERSIH4的集会,反而恰得其反。最终,当人民全部走上街头,甚至睡街头时,它们也无法阻止,落得骂名。


马来西亚的人民已经足够成熟了。大集会不论有无准则,还是可以在和平的情况下进行的,前提是,政府不要惹事搞破坏,警方要维持次序。古晋6千人的集会,有准证,和平举行和结束;吉隆坡50万人的集会,没有准证,也是和平举行和结束。


2. 火箭带出古晋BERSIH 4集会的原来目标
BERSIH4集会的诉求,除了5大诉求,即,干净选举、干净政府、允许异议权利、拯救经济和巩固议会民主,以及最终目的就是“要纳吉下台”。


阿德南批准BERSIH4集会的决定,固然是好。 我们也相信他是出自对于宪法和民主精神的尊重。但同时,这也给机会一些马屁精的人士,大事的宣扬“砂州政府开明”、“首宗有准证的BERSIH集会”、“BERSIH4集会不可有政治因素”,等。


遗憾的是,就连古晋净选盟的工委会也因此而模糊了集会目标,感激不尽的不断的对其赞扬,而忘了BERSIH4集会5大诉求的事项,砂州政府的表现差强人意。


砂州的不公平选区划分和金钱政治,远较西马严重。 就以这次的新选区划分为例,一些州选区只有区区6,000选民,而一些城市地区的州选区却有30,000个选民。 郊区地方的金钱政治更是砂国阵无往不利的选区。
砂国阵在州议会打压异议的方式如,关麦克风,不允许在野党议员的动议等,都是违反BERSIH4“异议权利”和“巩固议会民主”的诉求。
我们不应该因为一张所谓的集会准证批准我们本来就拥有的集会权利,而就忘掉整个集会原来的目标和诉求。
行动党的积极参与,不是骑劫,而是把原本被模糊的BERSIH4目标带出来,不要让阿德南的一些小恩小惠,使大家忘了这场集会的目标,避免把一个民主运动变成赞扬州国阵的平台。


3. 砂国阵目的无法得逞
BERSIH4集会之后,砂国阵群起攻击行动党‘骑劫’BERSIH 4的集会。 就连砂州BERSIH工委会发言人今天也在报章澄清行动党没有‘骑劫’BERSIH 4集会,为何砂国阵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


砂国阵的反应显示,他们的目的无法达到。 曾几何时砂国阵如此关心BERSIH4的集会?
因为行动党的参与和那些针针见血的言论,使砂国阵要利用BERSIH4集会成为对阿德南开明的表扬大会的企图,无法得逞。 因此,在BERSIH4集会前完全不发表支持的国阵成员党,包括人联党,事后却大做文章的攻击行动党。


4. 以政党名义参加集会没不妥
行动党认为,以党的名义参加净选盟BERSIH4的集会并无不妥。 毕竟这个集会原本就是一个政治集会,集会的目标和诉求都是围绕着政治议题。 因此,政党更应该对这集会有非常明确的表态。


行动党是全力支持这个集会的精神,党的路线也会贯彻这些诉求。


任何政党人士和领袖,若以党的名义参加和支持这集会后,该党的路线也需明确的朝着方向走,不能再含糊不清,说什么“个人支持但党不支持”的敷衍了事。 国阵和人联若也支持BERSIH4,也可表明他们的立场,穿着印有国阵标志的BERSIH4衣服来参与这项集会。 相信也没有人会反对的。


况且,在国庆日庆典,这样的一个官方节目,人联党和国阵成员党都拿着他们党旗和穿着他们的党服参与,也没人说这是骑劫。


至于砂州公正党的一些领袖在面子书和网际网路上攻击行动党穿着印有UBAH和火箭标志的BERSIH4衣服出席,他们西马的党员也是穿着印有公正党标志的衣服出席该集会。


行动党认为,这些都不是问题。 砂公正党的领袖为何偏要在鸡蛋里挑骨头,而失去大目标,即,要纳吉下台?


5. BERSIH4集会成功与否?
我们也不清楚为何集会的音响系统会半途给人拆走,导致集会无法继续。许多民众和行动党的党员们都感到事有蹊跷,集会音响会半途给人拆掉而主办当局完全不知。 这种解释真的令人难以接受。


当天晚上有许多家长携带他们的子女出席也不应该是个大问题。 因为有大批警察在场,大家都认为安全。 这也显示家长们对集会现场保安的信心。


另外,提早结束集会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南市市政局的批准信只批准29日一天而已?


无论是什么理由提前结束,组办当局即已道歉,大家也应接受,也没必要继续追究到底。


我们如果以砂州人民的角度来看这场集会,可以肯定的,这场集会是一个成功的集会。


试想想,在下午2点骄阳似火的情况下,还有约6000人出席这场集会。 这也算是一项壮举。

 若以出席的人数来比较,829的BERSIH4集会和722集会差不多。但是,829的集会因时间问题(下午2点)和节目安排不妥,导致许多出席民众提早离开。

这显示,砂州人民爱护砂州的当儿,也同时渴求一个干净的选举制度和政府。 两者间并非对立,是可相辅相成的。我们要砂州获得更公平的对待的同时,也要砂州有一个干净的选举制度和政府。


张健仁
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
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