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亿令吉拨款的去了哪里?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敦促阿德南停止身兼首席部长和财政部长的双重身份,并向砂州人民交代清楚砂州财政142亿令吉拨款的去向。
张健仁今日文告中敦促阿德南落实这两个重要事项,以示其欲施廉政和打击贪腐的决心。
张氏说,第一个阿德南可以立刻实行的就是,将首长和财政这两大部长职,分由两人担任。
他说,国会民主制度的一个重要常规就是,首长和财长应由两个人来担任,以避免一个人集大权于一身。 这是基本的议会民主制度的原则之一,内阁内部所存在的互相制衡监督的机制。
张氏指出,1马发展公司丑闻之可以发生,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因为纳吉囊挂大权于一身,身兼首相和财长的职位。
“我们不要类似的事件在砂州发生。 以目前砂财政部管辖下的一个神秘户口,即,‘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其财务运作与1MDB有雷同,钱去哪里,都不需得到议会的批准,也不需向议会提呈报告。”
张氏说,砂州政府已许多年仿效联邦政府一般,首长兼任财政。 这是非常不健康的议会民主程序。 阿德南身为一位资深政治人物而且也是一名律师,应非常清楚首长和财政由两个人担任的重要性。
张健仁所提到的第二个阿德南需要立刻落实的事项,是有关砂州财政的一个神秘户口,即,‘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
他说,阿德南应向砂州人民交代清楚,这户口里面的钱到底去了哪里。 那些所谓的‘政府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到底是谁?它们各别得到多少钱?
张氏透露,过去10年,砂州政府总共拨出142亿令吉的拨款进入这个户口,而这户口把钱转给谁,到今天仍然是一个谜,只有首长和其圈内人知道,甚至许多国阵的议员都不知道。
他列出砂州政府每年所拨进这基金的款项: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2006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520,000,000
(令吉)
2007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257,000,000
2008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719,083,100
2009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825,061,000
2010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072,409,800
2011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416,475,000
2012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709,463,000
2013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853,687,500
2014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528,808,400
2015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347,926,400
Total: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14,249,914,200
张健仁指出,自2006年至今,砂州政府总共拨了142亿令吉进入这个户口。 但是,至今砂州政府并没有向州议会报告,这些所谓的‘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到底是谁。
他也指出,142亿令吉是砂州这10年来发展开支拨款总数的40多巴仙。
“在每年的财政预算案,少至10万令吉的拨款都有明确的列出其用途和去向,而如果议员们有提问,政府也会交代清楚,到底这笔钱还给谁。 但是,为何偏偏这么大的一笔142亿令吉,砂州政府却如此保密,不肯透露到底还给谁?”
张氏说,过去几年他不断的在州议会提问有关拨款去了哪里、钱还给谁、这些所谓的‘政府所批准的代理机构’是谁,但都得不到答案。
“遗憾的是,阿德南上台之后还是保持神秘,而且还继续在去年拨出13亿令吉的拨款进入这个户口。”
“这种的财政拨款是极度不符国会问责制,以及不透明的财政运作。 这与1MDB的运作没什么两样。 既然阿德南口口声声要透明清廉施政,那他应该公布这142亿令吉的去向,以免步1MDB后尘。”
张健仁强调,他所建议的两个事项,即,首长和财长职分开和公布142亿令吉州政府拨款去向,对阿德南而言,都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但这两个事项却是民主问责制和透明施政所必需做到的。
他说,这两个事项也是在考研,阿德南是否真心要落实廉政,还是只是口说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