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南让砂人民失去5亿500万令吉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表示,“1亿1500万令吉贱卖石角267英亩政府地”的事件,将是阿德南掌首长职的一个“污点”。 因为,它使砂州人民失去5亿500万令吉。
在本周一的砂州州议会,阿德南坚持要张氏先透露有关那位愿出价6亿2000万令吉购买该片政府地的买家身份,才考虑是否批准其所提呈的发展计划。
张健仁坚持,阿德南至少必须先原则上批准该发展计划,先展示有诚意考虑接受该买家的发展计划,该买家才愿意透露它的身份。
“砂国阵政府是出了名压迫在野党支持者的政府。 在砂州,尤其是那些大型的发展商,更不敢公开的支持在野党,惧怕被政府算账。 因此,这位愿出价6亿2000万令吉买该片地的买家特别声明,除非阿德南有做出原则上的批准该发展图,展示其诚意,不然他不愿透露他的身份。”
“所有,你阿德南打死我,我也不会透露他的身份,除非你阿德南先展示诚意,原则上批准该发展图先。”
张健仁质问阿德南为何如此在意要先知道谁是买家,而却不愿意表示是否会考虑该份已提呈给他的发展图。
“难道要阿德南原则上先批准那个发展图如此难? 而且,这涉及州政府多赚5亿500令吉收入的事项,难道阿德南连一个基本的诚意都无法展示吗? 如果州政府连这基本的合作和诚意都没有,又有谁放心投资几十亿令吉的发展?”
张氏说,不论阿德南如何狡辩,整个事件的重点就是,阿德南宁可以1亿1500万令吉的价格贱卖这267英亩的政府地给国阵朋党公司(Standard Parade Development有限公司),也不接受他人以6亿2000万令吉的价格买同一片地。 当然,损失的不是他个人,而是砂州政府,也既是砂州人民。
张氏也说,对于这起贱卖政府地的舞弊,阿德南不能推卸责任。 因为,该份贱卖土地的合约,是于2014年3月8日才签署的。 当时,阿德南已经上任为砂州首长了。 除非阿德南承认,他背后还有人在操控他的决定。
“这贱卖政府地的交易也暴露,阿德南还是欠缺政治决心施廉政。”
张健仁强调,这弊案是在剥削砂州人民。 5亿500令吉可以为砂州进行许多建设惠及全民,不应该被几个朋党如此的瓜分和吞食。 因此,虽然砂州政府允许此弊案,行动党还是会继续向反贪污委员会施压,以尽快调查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