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在《第11大马计划》下,继续亏待和边缘化砂州发展。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抨击国阵在《第11大马计划》下,继续亏待和边缘化砂州发展。


张健仁在今日的文告中指出,阿德南于昨日州议会提呈《第11大马计划》时向州议会报告,在《第10大马计划》下,联邦总共拨给砂州185亿令吉的拨款。 同时,阿德南也说,在《第11大马计划》下,联邦拨给砂州的总拨款将是200亿令吉。

张氏说,阿德南在州议会的发表,全部都清清楚楚的记录在州议会当天的会议记录第9页和第21页。 以下是这两个大马计划的数据比较:

第10大马计划(2011 – 2015)
联邦拨给砂州的总拨款--185亿令吉
联邦平均每年拨给砂州的拨款--37亿6000万令吉

第11大马计划(2016 – 2020)
联邦拨给砂州的总拨款 -- 200亿令吉
联邦平均每年拨给砂州的拨款 -- 40亿令吉

张氏指出,大马计划是一个5年发展蓝图。 它几乎下的拨款,是经由每年国会所通过的财政预算案中所拨出来的。 因此,在《第10大马计划》下砂州的拨款既已设在185亿令吉,那平均每年财政预算案将拨出37.6亿令吉,5年总数185亿令吉。

他说,在过去的5年,联邦政府每年财政预算案的“发展开支”大约是500亿令吉,而砂拉越每年只得到大约37.6亿令吉的拨款款额,只是占了联邦财政预算案“发展开支”的7.5%而已。

张健仁揶揄,阿德南上任以后,频频公开指责联邦政府过去52年亏待砂州,也不断的强调他不会允许联邦政府继续的亏待和边缘化砂州,但是,阿德南昨天自己所提呈的《第11大马计划》里的数字却显示,砂拉越今后5年,还是会继续的被联邦政府边缘化和亏待。

张氏说,根据阿德南在州议会的报告,在《第11大马计划下》(2016 – 2020年),砂州将得到总数约200亿令吉的发展拨款

“这意味着,从2016年 – 2020年这5年的期间,砂州每年的发展拨款将是大约40亿令吉。 就算联邦政府在这5年期间的发展开支保持在500亿令吉左右(通常是每年增加的),40亿令吉只不过是500亿令吉的8%而已。”

张氏说,砂拉越的面积占了马来西亚总面积的1/3以上,这每年区区8%的‘发展开支’的拨款,又如何能使到砂州的发展追上西马? 更何况,在百货通胀的情况下,《第11大马计划》期间(即,2016年 – 2020年)的40亿令吉的实质价值,远不如《第10大马计划》期间(即,2011年 – 2015年)的37.6亿令吉的实质价值。

“最近,阿德南表现的英勇十足,不断的发表什么‘我们等了52年了,不能再等了’、‘西马有什么砂拉越也要有’这类的言论,但是,非常讽刺的是,经由他亲自在砂州州议会所提呈的《第11大马计划》,里面的拨款数字证明,砂州还是被国阵政府亏待和边缘化。”

张健仁奉劝阿德南,不论他在砂州人民面前,针对联邦政府发表了多么强硬的言论,最终,因为还是国阵执政,砂州终究还是逃不掉“被联邦政府边缘化和亏待”的命运。

张氏说,如果阿德南认为每年联邦政府只拨了8%的‘发展开支’给砂州不是一种“亏待”或“边缘化”砂州,那他实在是太天真,不然就是企图蒙骗砂州人民。

“事实胜于雄辩,从《第一大马计划》到昨天阿德南自己提呈的《第11大马计划》的数据证明,国阵过去边缘化砂州,今后还是会继续的边缘化砂州。 无论阿德南的话讲得多么好听,只要一天还是国阵执政马来西亚,边缘化和亏待砂州的政策还是会延续下去。”

张氏说,为了砂州人民的权益,砂国阵必须退出国阵。 目前是最佳的时机,因为砂国阵的国会议员人数是25位,若退出国阵,国阵将无法在国会掌握超过50%的人数。 更何况,目前也是巫统最脆弱的时刻。 只要阿德南一声令下砂国阵退出国阵,立刻就换政府了,也可以立刻终结国阵政府剥削和亏待砂州52年的政策。

张健仁呼吁阿德南,身为砂州首长,阿德南应好好把握这个时机,而不是把一份边缘化砂州的《第11大马计划》粉饰成对砂州有利的发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