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乡村发展金”是否将成为砂州版本的“1马发展公司丑闻”

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质问阿德南,“小型乡村发展金”是否将成为砂州版本的“1马发展公司丑闻”。
有关张健仁于今年4月的州议会针对州政府寻求议会额外多拨5亿令吉“小型乡村发展金”提出质疑,阿德南事后将它污蔑为行动党反对政府发展乡村。 对于阿德南的污蔑,张健仁今日再次做出回应。

张健仁说,行动党从来没有反对发展乡村地方,行动党所反对的是不透明的行政和发展拨款,假借‘发展乡村’的美名方便国阵领袖和朋党公司官商勾结,中饱私囊。

他指出,去年11月,砂州议会才在《2015年砂州财政预算案》中通过一笔6亿5590万令吉的“小型乡村发展金”供2015年。 今年4月开州议会时,砂州政府又在其附加法案中寻求议会通过额外一笔5亿令吉的“小型乡村发展金”。

“我们首要知道的是,2015年短短的头3个月,难道政府已花完原本财政预算案所通过的那笔6亿5590万令吉的‘小型乡村发展金’? 如此巨大的一笔钱,到底州政府是怎样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花完,而必须在4月的州议会,再寻求州议会通过另外第二笔5亿令吉的‘小型乡村发展金’?”

张健仁指出,任何在财政预算案的拨款,都必须列出该拨款所进行的工程。 他举例,在2015年财政预算案中的一些拨款事项如下:

“研究生产sago淀粉”拨款 -- 13万令吉
“建Julau区的双层菜市场/小贩中心”拨款 -- 65万令吉
“诗巫乡村议会巴士占”拨款 -- 15万令吉
“提升甘榜Rampangi的沟渠” -- 100万令吉

他透露,至于在财政预算案和附加法案里所提到的“小型乡村发展金”,虽然涉及的数目是上亿令吉,但却完全没有有关什么工程的资料。

“既然在财政预算案和附加法案,涉及十几万令吉工程的拨款都必须列明有关工程的资料,那为何涉及十几亿令吉的拨款却如此的保密,不敢透露涉及的工程? 这岂不是欲盖儞章,此地无银三百两?”

张健仁说,去年所通过的《2015年财政预算案》中的“小型乡村发展金”和今年4月《2015年附加法案》中的“小型乡村发展金”加起来,今年的“小型乡村发展金”总数是11亿5590万令吉。 州议会完全无法知道,这笔钱用在那里,如何用,及还给谁。

张氏透露,他在4月的州议会提出质问,政府拨给国阵的每一位州议员400万令吉的“小型乡村发展金”。 对此,阿德南和他的部长们都没有否认。

“但是,问题是,就算每位乡村的州议席都分得400万令吉,全砂州只有月60个乡村议席, 总数也只不过是2亿4000万令吉。 还有剩余的9亿1590万令吉又跑去那里?”

张氏说,如果国阵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话,它应该列出这11亿5590万令吉所用在的工程。
他也说,每年砂州政府都有上亿的拨款发展乡区,但是为何许多乡村的长屋或甘榜却还是没有水电,甚至有一些还不能通车。

他指出,乡村甘榜仍旧落后,主要原因不是因为拨款不足,而是贪污和浪费,使到大部分的拨款流失,没有真正用在发展乡村的工程上。  如果过去的乡村拨款有真正的用在发展乡村,那今天不应该还会有甘榜或长屋没有水电的了。

张健仁说,阿德南如果要摆脱过去砂州政府那种黑箱作业,中饱私囊的形象,那他必须针对这项“小型乡村发展金”拨款给人民交代以下问题:

1. 国阵每个选区的400万令吉的“小型乡村发展金”用在那里了?
2. 除了这2亿4000万令吉之外,剩余的9亿1590万令吉去了那里,进了谁的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