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15

砂拉越人民应该全力支持和宣扬净选盟“干净选举”的议程,因为“干净选举”是任何民主制度最重要的基石

Image
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强调,砂拉越人民应该全力支持和宣扬净选盟“干净选举”的议程,因为“干净选举”是任何民主制度最重要的基石。

“但是,在马来西亚和砂拉越,金钱政治和不公平选区划分是清洁选举的最大阻力。 尤其是在砂州的郊区,金钱政治更是横行无阻,百试百灵的胜选良方。”

张氏说,在最近的砂州新选区划分,砂州增加11个州议席,但是选区划分的不公平程度,更变本加厉。 在新的选区划分下,有些州议席只有区区的6000选民,而有者(国阵黑区)却有30000个选民。

他说,这种选民人数比例的差别是5倍,严重的违反国际所公认的“一人一票”原则。

张氏表示遗憾,砂州首长虽然在过去,包括对今天的集会,表现的比较开明,但是,当涉及国阵的政治权力基础时,他却允许如此不公平的选区划分。

“这在在的证明,砂州国阵在阿德南的领导下,还是会不择手段的增加他们胜选的机率,即便这些手段是完全违反基本公平公正的原则。”

张健仁强调,只有透过公平干净选举制度而选出来的政府,才会落实廉洁和公平的政策。 一个透过不公平选举制度而选出来的政府,肯定会实行不公平政策。

他说,一个透过金钱政治手段而赢选的政府,最终就是一个贪污滥权的政府,因为它知道,它的政治权力来自金钱在大选时买票,因此,在其执政期间,它将更落力的累积金钱以便在来届选举能继续的买票赢选。

“这就是目前马来西亚和砂拉越的政治,也是砂国阵在乡区百试百灵的方法。这也是为何贪污变成马来西亚和砂州的一个文化的最大原因。 上梁不正下梁歪,做头。”

张氏说,砂拉越要改变这种贪污的文化,第一步就是要实现干净选举制度。 因此,为了国家和砂州的将来,砂州人民必须支持净选盟所提倡的议程,尤其是“干净选举”。 我们不只要支持,还需积极的帮助宣扬“干净选举”的制度。

Only a Government elected through Clean Elections will be a Clean Government. A Government Elected through Money Politic will be a Corrupt Government

Image
Only a Government elected through Clean Elections will be a Clean Government. A Government Elected through Money Politic will be a Corrupt Government

Clean and fair elections is the foundation of a democracy system. In Malaysia and in Sarawak, money politics and gerrymandering are the main stumbling blocks to clean and fair elections.

Money politics is especially rampant in the Sarawak rural area.

In the recent re-delineation of the State Assembly constituencies, the gerrymandering is made even worse. We have a DUN constituency with only 6000 voters on the one hand and some areas with more than 30000 voters. This is clear violation of the universally accepted principle of one-man-one vote.

Despite the perceived openness of Adenan Satem in some of his action and his speeches, but when it comes to his political power base, he condones such unfair re-delineation.

It just shows that the Sarawak BN, under Adenan’s leadership, will by hook or by crook, give itself the extra advantages to win mor…

Sarawak DAP has called on those who cared for the state and country to attend the Bersih 4 rally on Aug 29 and 30

Image
KUCHING: Sarawak DAP has called on those who cared for the state and country to attend the Bersih 4 rally on Aug 29 and 30. Its chairman, Chong Chieng Jen, said the two-day rally would serve as a `wake-up call’ to Umno and the BN in general. “As it is now, Umno and BN are beyond redemption, and many people are aware that in order to save our country, we need change,” he told a press conference here yesterday. Thus, the purpose of Bersih 4 was to get the people to come together and push for reforms and change for the country, he claimed. Chong, who is also Bandar Kuching MP and Kota Sentosa assemblyman, said although previous Bersih rallies in Peninsular Malaysia had brought about political tsunamis and enabled the opposition to deny the BN a two-third majority in Parliament and formed governments in some states, Sarawak still remained the ‘fixed deposit state’ of the BN. Chong said the Bersih 4 rally this weekend would not bring about the immediate resignation of Prime Minister Datuk…

砂不是国阵定存州,火箭吁全民出席BERSIH4

Image
砂州民主行动党全力支持净选盟“BERSIH 4”所提出的4个诉求,即:
1. 干净选举
2. 干净政府
3. 异议权力
4. 拯救经济
5. 巩固议会民主

无可否认,目前马来西亚人民所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经济压力。 GST的实施、马币贬值、外汇流失、百货通胀和经济缓慢,使到大众都喘不过气来。 更糟糕的是,许多人都对马来西亚失去希望。 砂拉越是马来西亚的一份子,马来西亚经济破产,砂州也不能独善其身。

最终,还是那句话,“大家可以失望,但却不可绝望”。

解决经济问题,从肃贪开始

纵观今天马来西亚经济的困境,基本上就是贪污、腐败和权力集中的后果。 因此,要解救马来西亚和砂拉越,就必须在制度上进行改革肃贪。

净选盟所提出的10大制度上的改革,是解救砂州和马来西亚的治根良策:

干净选举
1. 公平的选举制度与程序
2. 选委会应直接向国会负责

干净政府
1. 首相不得兼任财长;
2. 国会改革,使国会不会继续成为行政的橡胶印
3. 总检察长与律政司应该分成两职;
4. 反贪污委员会应直接成向国会负责;
5. 落实《资讯自由法令》,赋予人民“知”的权力;
6. 部长与政府高官公告财产。

异议权力
1. 废除/修改压迫性法令;
2. 设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过失委员会”(IPCMC)。

唯有落实这10大制度改革,才能拯救马来西亚的经济和国运。但是,国阵政府完全没有意愿要落实这些改革。反之,纳吉最近的施政和手段,完全与这些改革背道而驰。

BERSIH4游行的意义

国家需要改革。 目前,许多人民都知道这事实。但是,同时,也有许多人民不了解,还是继续被执政者蒙骗。“BERSIH4”游行的意义就是,汇集全部了解国情的人民力量,唤醒那些还不了解实况的民众,一起推动国家的改革。

今天的国阵和巫统,已经走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了。 唯有换政府,国家才有希望。在西马,BERSIH 1、2和3之后,带动了整个西马的政治改革浪潮,使在野党成功否决国阵国会2/3的霸权,在一些州属更成为州执政党。 惜,砂州仍旧成为国阵的定存州,无法实现全国改朝换代的愿景。

大家必须清楚的一点,这“BERSIH4”的游行不会使纳吉立刻下台。 但是,它可对整体国阵和巫统造成压力,加速巫统分裂,更重要的是,它可协助唤醒那些还对政治不了解,不关心的民众,对砂州的民主运动有很大的帮助。 越多人出席,唤醒大众的效应就越大。 因此,我们呼吁大家出席今次29日和30日的BERSIH4的集会。 行动党…

Adenan’s insistence to sell the 267-acre MJC land at the price of RM115 million only will be a permanent stigma of his government.

Image
Adenan’s insistence to sell the 267-acre MJC land at the price of RM115 million only will be a permanent stigma of his government. He may think that he has “checkmated” me by insisting that I first disclose the name of the intended purchaser who has proposed to purchase the land for RM620 million before he even consider the development plan submitted by the said intended purchaser. However, the general public views it differently. All Sarawakian are aware of the usual Barisan Nasional’s oppressive tactic against DAP’s supporters and sympathisers, especially when it comes to businessmen and property developers. As such, the intended purchaser who submitted the proposal to buy the land at the price of RM620 million has insisted that I must not disclose his name unless Adenan shows some form of goodwill and sincerity by approving in principle the plan that he proposed. By merely indicating an approval in principle and accepting the intended purchaser’s offer, the State Government will g…

阿德南让砂人民失去5亿500万令吉

Image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表示,“1亿1500万令吉贱卖石角267英亩政府地”的事件,将是阿德南掌首长职的一个“污点”。 因为,它使砂州人民失去5亿500万令吉。 在本周一的砂州州议会,阿德南坚持要张氏先透露有关那位愿出价6亿2000万令吉购买该片政府地的买家身份,才考虑是否批准其所提呈的发展计划。 张健仁坚持,阿德南至少必须先原则上批准该发展计划,先展示有诚意考虑接受该买家的发展计划,该买家才愿意透露它的身份。 “砂国阵政府是出了名压迫在野党支持者的政府。 在砂州,尤其是那些大型的发展商,更不敢公开的支持在野党,惧怕被政府算账。 因此,这位愿出价6亿2000万令吉买该片地的买家特别声明,除非阿德南有做出原则上的批准该发展图,展示其诚意,不然他不愿透露他的身份。” “所有,你阿德南打死我,我也不会透露他的身份,除非你阿德南先展示诚意,原则上批准该发展图先。” 张健仁质问阿德南为何如此在意要先知道谁是买家,而却不愿意表示是否会考虑该份已提呈给他的发展图。 “难道要阿德南原则上先批准那个发展图如此难? 而且,这涉及州政府多赚5亿500令吉收入的事项,难道阿德南连一个基本的诚意都无法展示吗? 如果州政府连这基本的合作和诚意都没有,又有谁放心投资几十亿令吉的发展?” 张氏说,不论阿德南如何狡辩,整个事件的重点就是,阿德南宁可以1亿1500万令吉的价格贱卖这267英亩的政府地给国阵朋党公司(Standard Parade Development有限公司),也不接受他人以6亿2000万令吉的价格买同一片地。 当然,损失的不是他个人,而是砂州政府,也既是砂州人民。 张氏也说,对于这起贱卖政府地的舞弊,阿德南不能推卸责任。 因为,该份贱卖土地的合约,是于2014年3月8日才签署的。 当时,阿德南已经上任为砂州首长了。 除非阿德南承认,他背后还有人在操控他的决定。 “这贱卖政府地的交易也暴露,阿德南还是欠缺政治决心施廉政。” 张健仁强调,这弊案是在剥削砂州人民。 5亿500令吉可以为砂州进行许多建设惠及全民,不应该被几个朋党如此的瓜分和吞食。 因此,虽然砂州政府允许此弊案,行动党还是会继续向反贪污委员会施压,以尽快调查此案。

Sarawak Continues to be Marginalised under 11th Malaysia Plan Despite Adenan’s Promises

Image
18-8-2015
The 11th Malaysia Plan (11MP) tabled by Adenan Satem is no difference from the 10th Malaysia Plan (10MP) in terms of allocation of fund for Sarawak. In yesterday Adenan’s speech in Sarawak DUN, he informed DUN that the total allocation of fund by the Federal Government for Sarawak under the 10MP was RM18.5 billion.
“ This allocation is made up of Federal Fund totalling RM18.8 billion to implement 1,529 projects and State Fund of RM18.5 billion to implement 1,114 projects.”
(p.9, 3rd para of Hansard) He also informed Sarawak DUN that the total allocation of Federal Fund for Sarawak under the 11MP will be RM20 billion.
“ The approved allocation for the State Eleventh Malaysia is RM20 billion to implement 915 projects. So, our contribution is not very far from what we ask from the Federal Government. I hope they will give us as much as we will give. Not give less than what we want to spend ourselves on Eleventh Malaysia Plan.”
(p.21, 1st para of Hansard) 10th Malaysia Plan(2011 – …

国阵在《第11大马计划》下,继续亏待和边缘化砂州发展。

Image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抨击国阵在《第11大马计划》下,继续亏待和边缘化砂州发展。


张健仁在今日的文告中指出,阿德南于昨日州议会提呈《第11大马计划》时向州议会报告,在《第10大马计划》下,联邦总共拨给砂州185亿令吉的拨款。 同时,阿德南也说,在《第11大马计划》下,联邦拨给砂州的总拨款将是200亿令吉。

张氏说,阿德南在州议会的发表,全部都清清楚楚的记录在州议会当天的会议记录第9页和第21页。 以下是这两个大马计划的数据比较:

第10大马计划(2011 – 2015)
联邦拨给砂州的总拨款--185亿令吉
联邦平均每年拨给砂州的拨款--37亿6000万令吉

第11大马计划(2016 – 2020)
联邦拨给砂州的总拨款 -- 200亿令吉
联邦平均每年拨给砂州的拨款 -- 40亿令吉

张氏指出,大马计划是一个5年发展蓝图。 它几乎下的拨款,是经由每年国会所通过的财政预算案中所拨出来的。 因此,在《第10大马计划》下砂州的拨款既已设在185亿令吉,那平均每年财政预算案将拨出37.6亿令吉,5年总数185亿令吉。

他说,在过去的5年,联邦政府每年财政预算案的“发展开支”大约是500亿令吉,而砂拉越每年只得到大约37.6亿令吉的拨款款额,只是占了联邦财政预算案“发展开支”的7.5%而已。

张健仁揶揄,阿德南上任以后,频频公开指责联邦政府过去52年亏待砂州,也不断的强调他不会允许联邦政府继续的亏待和边缘化砂州,但是,阿德南昨天自己所提呈的《第11大马计划》里的数字却显示,砂拉越今后5年,还是会继续的被联邦政府边缘化和亏待。

张氏说,根据阿德南在州议会的报告,在《第11大马计划下》(2016 – 2020年),砂州将得到总数约200亿令吉的发展拨款。

“这意味着,从2016年 – 2020年这5年的期间,砂州每年的发展拨款将是大约40亿令吉。 就算联邦政府在这5年期间的发展开支保持在500亿令吉左右(通常是每年增加的),40亿令吉只不过是500亿令吉的8%而已。”

张氏说,砂拉越的面积占了马来西亚总面积的1/3以上,这每年区区8%的‘发展开支’的拨款,又如何能使到砂州的发展追上西马? 更何况,在百货通胀的情况下,《第11大马计划》期间(即,2016年 – 2020年)的40亿令吉的实质价值,远不如《第10大马计划》期间(即,2011年 – 2015年)的37.6亿令吉的实质…

张健仁:助调查工作 MJC买地资料呈反贪会

Image
转载自《诗华日报》 (本报古晋12日讯)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国州议员今日到访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砂州总部﹐以透过为当局提供额外资料的途径﹐让当局能够就石角新市镇对面之267英亩州政府土地买卖事件展开多角度的调查工作。 张健仁今早于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砂州总部发言时说﹐其今日到访马来西亚反污委员会砂州总部﹐乃旨在为当局提供额外的资料。他披露﹐根据其所获得的资料﹐该片面积达267英亩的州政府土地﹐原本已经连同石角新市镇所处于的地段一起批给了一家官联公司。 “该家官联公司的主要持有人为伊斯兰福利理事会及砂基金局等单位﹐所以相关土地的发展工作﹐原来能够为有关单位带来更好的收入﹐并有利相关单位惠及人民及学子。” 最终转让私人公司 他感到不解的是﹐为何该片原来已经批给相关官联公司的州政府土地﹐最终却又另外转让给一家私人公司。 “另外﹐在有关的土地转让课题上﹐当局是否有依照法律行事﹐并办好所有相关的手续﹖” 他还置疑说﹐砂州政府后来以低廉价格将州政府土地转让给私人公司﹐复要求有关公司为某协会兴建大厦一事﹐又是否涉及了利益冲突﹖ 他表示﹐基于相关理由﹐其决定在今日走访马来西亚反污委员会砂州总部﹐以提交有关的额外资料﹐进而方便当局展开多角度的调查工作。

张健仁:须有实际行动 口头承诺做不得准

转载自《诗华日报》 (本报古晋12日讯)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国州议员指出﹐联邦政府下放权限予砂州政府一事必须要依法行事﹐而在该方面﹐砂州政府所要进行的第一步﹐就是让州议员们在8月17日召开的砂州立法会议上就其所提呈的相关动议进行辩论及议决﹐以向联邦政府明确表明﹐砂州政府希望联邦政府能够在教育﹑医药﹑内安及税务等4个主要领域﹐将权限完整下放给砂州政府。 张健仁是在今早于反贪污委员会砂州总部发言时﹐针对我国首相宣布将下放权限予砂州政府的课题﹐向媒体如是表示。 首相没详细说明 他说﹐我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虽然说会下放权限予砂州政府﹐但是却未给予相关的详细说明。 他认为﹐在现阶段﹐相关的宣布就只如同是一项口头服务。 “我会说﹐口头承诺做不得准﹐如果只是公布的话﹐那也不代表什么。唯有透过实际的行动﹑并且依法行事﹐才能做准。” 他续称﹐其实早在2﹑3个星期前﹐他就已经向砂州议会提呈2项动议通知书﹐以要求在即将于下周一召开的砂州立法会议上提呈有关动议。 已向州会呈动议 “其中就有一项动议﹐是与联邦政府下放权限予砂州政府的课题息息相关的。” 他披露﹐有关动议将要求砂州政府在联邦宪法第9项相关条文下进行探讨﹐以重新与联邦政府进行有关的协商。 “该项动议的内容﹐也要求联邦政府在教育﹑医药﹑内安及税务等4个主要领域﹐将权限完整下放给砂州政府。” 他还披露﹐所谓的税务选权限﹐就包括将20%的石油开采税归还给砂州﹑50%的砂州税收交给砂州政府等事项﹐以利砂州政府进行其余3大领域的策划工作。 州政府须有诚意 他更指出﹐在争取联邦政府将权限下放给砂州方面﹐砂州政府必须就有关动议内容先行在州议会内通过一项议决。 “所以我要求砂州政府就我的动议进行辩论﹑以示诚意﹐并积极争取砂州在该4大领域的自主权。我希望砂州政府能够在争取砂州权限的课题上展示诚意﹐而不是只是嘴巴上说说而已。” 他重申﹐唯有在砂州议会中通过相关的议决﹐砂州政府才有特定的事项可以与联邦政府进行有关的协商。 “另外﹐我们的下一步﹐就是在国会中行事。我也将提呈一项动议﹐以就联邦宪法进行修改。” 他表示﹐如果缺少相关步骤的话﹐那将权限下放给砂州的说法﹐将只会是一项口头服务。 争4领域自主权 他不忘重申﹐在争取联邦政府将权限下放给砂州的课题上﹐砂州要做的第一步﹐就是在砂州议会内就有关动议做出议决﹐以明确说明砂州要求在该4个领域取得自主权。 “我已经提交…

Sarawak DAP wants MACC to probe discounted state land sale to private company linked to Taib Mahmud

Image
KUCHING, Aug 12 — Claiming to have fresh evidence in hand, Sarawak DAP chief Chong Chieng Jen today urged national graftbusters to investigate a questionable state land sale to Standard Parade Development Sdn Bhd, a private company linked to Governor Tun Abdul Taib Mahmud for what he alleged to be a sale at a massive discount. Chong said he had documents to prove the improper sale of a 108-hectare plot of prime land in the town of Batu Kawa near here that belonged to state-linked unit trust fund Permodalan ASSAR Sdn Bhd, whose shareholders are Lembaga Amanah Kebajikan Masjid Negeri Sarawak, Yayasan Sarawak, Sarawak Economic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Pelita Holdings Sdn Bhd and Sarawak Timber Industry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Beside the issue of impropriety of state land worth about RM500 million sold at a grossly discounted price of RM115 million, why was the land, belonging to a state-linked company alienated to a private company?” he told reporters at the state Malaysian Anti-Corru…

张健仁:加速彼此步伐 火箭工党冀选前合并

转载自《联合日报》

(本报诗巫11日讯)砂拉越行动党与工人党认真看待合并课题,同时期盼加速彼此的步伐,在州选到来之前达致合作协议!
行动党砂州主席张健仁国州议员今午对《联合日报》记者证实了上述消息。
他强调,两党合并对现有的砂州政治格局来说将是一件好事,且对双方都有很大的助益。
“每个政党都有本身的强项和优势,行动党与工人党亦然。无论未来透过何种方式落实合作关系,都可以加强并提升彼此优势,共同发挥最大的力量。”

砂火箭有自主权
询及行动党中央对此项合作关系的看法之际,张健仁重申,砂拉越行动党一向拥有自主权,在关乎砂州的各项重大事务的决定上,均由砂州行动党做主。

16日砂联委会会议
至于两党合并将于何时确认并对外宣布,他指出,行动党将在本月16日(周日)下午2时,在古晋党部召开一项砂州联委会会议,讨论有关事项。
“现阶段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两党合作关系经已初步确认,细节与内容尚待详谈。”
询及两党是否将在来届州选前完成合并,张健仁表示胥视彼此协商步伐,但他相信应该很快可以达成。
“合作关系可以有很多种不同的模式,可以是两党完全合并,也可能是共同采用火箭这个统一的竞选标志。”

Is the Sarawak State Government’s Minor Rural Project (MRP) Fund turning into another of the 1MDB scandal?

Image
7.8.2015 Is the Sarawak State Government’s Minor Rural Project (MRP) Fund turning into another of the 1MDB scandal? This is the question that DAP was asking in the DUN Sarawak. DAP has never objected to more allocation to develop the rural area, but we object to the non-transparent nature of the allocation which open up opportunity for corruption. Adenan’s allegation of DAP rejecting the RM500 million for rural development is just an attempt to cover-up the State Government’s non-transparency in the use of rural development fund, especially the so-called “Minor Rural Project Fund”. In November, 2014, the Sarawak DUN approved a sum of RM655.9 million of allocation for MRP fund for the year 2015. It was only the 4th month of 2015, 2015, the State Government tabled for another additional RM500 million allocation for MRP Fund without giving any justification and detail on how the previous RM655.9 million was spent. It is a norm that for any budgetary allocation, there must be specific men…

“小型乡村发展金”是否将成为砂州版本的“1马发展公司丑闻”

Image
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质问阿德南,“小型乡村发展金”是否将成为砂州版本的“1马发展公司丑闻”。 有关张健仁于今年4月的州议会针对州政府寻求议会额外多拨5亿令吉“小型乡村发展金”提出质疑,阿德南事后将它污蔑为行动党反对政府发展乡村。 对于阿德南的污蔑,张健仁今日再次做出回应。
张健仁说,行动党从来没有反对发展乡村地方,行动党所反对的是不透明的行政和发展拨款,假借‘发展乡村’的美名方便国阵领袖和朋党公司官商勾结,中饱私囊。
他指出,去年11月,砂州议会才在《2015年砂州财政预算案》中通过一笔6亿5590万令吉的“小型乡村发展金”供2015年。 今年4月开州议会时,砂州政府又在其附加法案中寻求议会通过额外一笔5亿令吉的“小型乡村发展金”。
“我们首要知道的是,2015年短短的头3个月,难道政府已花完原本财政预算案所通过的那笔6亿5590万令吉的‘小型乡村发展金’? 如此巨大的一笔钱,到底州政府是怎样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花完,而必须在4月的州议会,再寻求州议会通过另外第二笔5亿令吉的‘小型乡村发展金’?”
张健仁指出,任何在财政预算案的拨款,都必须列出该拨款所进行的工程。 他举例,在2015年财政预算案中的一些拨款事项如下:
“研究生产sago淀粉”拨款 -- 13万令吉
“建Julau区的双层菜市场/小贩中心”拨款 -- 65万令吉
“诗巫乡村议会巴士占”拨款 -- 15万令吉
“提升甘榜Rampangi的沟渠” -- 100万令吉
他透露,至于在财政预算案和附加法案里所提到的“小型乡村发展金”,虽然涉及的数目是上亿令吉,但却完全没有有关什么工程的资料。
“既然在财政预算案和附加法案,涉及十几万令吉工程的拨款都必须列明有关工程的资料,那为何涉及十几亿令吉的拨款却如此的保密,不敢透露涉及的工程? 这岂不是欲盖儞章,此地无银三百两?”
张健仁说,去年所通过的《2015年财政预算案》中的“小型乡村发展金”和今年4月《2015年附加法案》中的“小型乡村发展金”加起来,今年的“小型乡村发展金”总数是11亿5590万令吉。 州议会完全无法知道,这笔钱用在那里,如何用,及还给谁。
张氏透露,他在4月的州议会提出质问,政府拨给国阵的每一位州议员400万令吉的“小型乡村发展金”。 对此,阿德南和他的部长们都没有否认。
“但是,问题是,就算每位乡村的州议席都分得400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