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参与722大集会,争取4大自主权

DAP will participate in Wednesday's 722 rally.

please gather in front of Hilton Kuching on 22 July, 8am.
We will start walking towards the gathering Point at Song Kheng Hai padang at 8:30 am.
Dress code for that day is black or red without any party logo (as requested by the organiser)
————————————————————————————————————————
民主行动党将参与来临的星期三722大聚会,为了尊重主办当局的意愿,我们将于7月22日早上8点正,身穿没有党徽的红色或黑色衣服在古晋Hilton对面集合。8:30分开始以步行前往722聚集地点,这是完全合法并合乎法律程序的,倘若有任何阻扰我们将会有律师团与之交涉。
民主行动党支持“砂拉越人的砂拉越”的砂州人民醒觉运动。因为这醒觉运动,有助于提升砂州人民的政治意识、对不公平施政的监督和捍卫砂州人民的权益。
至于S4S的公投法的诉求,基本上,公投法是一项以全民投票方式决定国家的一些重要政策的法令。 比如,在瑞士,一年之内就举行了数次的公投,其中包括,市议会要调高门牌税,也必须经过公投决定,由人民的选票来决定。 而苏格兰的公投法则是明确的阐明是,《苏格兰独立公投法令》,其所提及的公投事项,就只有一个,即苏格兰独立。
经过我与几组的S4S成员的交谈,他们自称只是要争取公投法,并没讲到要砂州独立。 这包括今年4月时,有S4S成员也在报章上表明没有争取砂独,只是争取公投法,还政于民。
8月提呈公投法动议
争取公投法的通过,让人民更直接的参与政府决定政策的程序,行动党绝对支持。 因此,我也会将于今年8月的本季第二度州议会,提呈公投法的动议。
虽然公投法是一项由人民决定重大政策的法令,毕竟它只是一个程序,而非最终目标。公投法通过之后,要公投什么? 这点S4S并没有明确列出他们的议程。
虽然如此,行动党相信,“砂拉越人的砂拉越”的人民醒觉运动,它有助于提升砂州人民对于捍卫砂州权益的整体意识。 比如722的集会,也使更多砂州人民对于砂州历史较为了解。 因此,行动党也会支持这项集会,并召集党员和支持者一起出席。
火箭提4领域的自主权
行动党认为,以目前马来西亚和砂拉越的政治局势,要真正捍卫砂州人民的权益,我们必须在4大领域,拥有砂州自主权。 因此,砂州民主行动党于去年就推出其《民都鲁宣言》,强调争取砂州自主权的斗争目标,积极争取砂州在教育、医药、警察事务和税收这4领域的自主权。
民主行动党所提出的这4领域的自主权涵盖以下的建议:
(a) 砂州教育自主权
• 中小学教学课程由砂州政府编写,着重砂州社会、经济、历史和人文的发展并强化各族互相尊重的多元种族、宗教和文化的思想教育。
• 教学硬体设施和聘雇教师事项,由砂州政府决定。
• 恢复以往以英语为教学媒介语的教会学校,给予家长们一个选择送他们的子女进读国语、英语或华语为媒介语的学校。
• 公平拨款资助各源流学校;
• 对于那些有国际水平的考试局所发出的证书(包括独中统考文凭),给予官方承认。
• 以绩效制及社会公义的原则,颁发政府奖学金。
(b) 砂州医药自主权
• 医药设施和医务人员的支配,由砂州政府决定。 减少中央集权制度的低效率和浪费,也更能有效的针对各个地区不同的情况,计划医药设施和医务人员的分配。
• 减少中央集权制度下,药物和医药器材供应由朋党操控,层层剥削的干捞事件。
(c) 砂州警察事务自主权
• 州政府接管砂州警察事务,减少中央集权制度下的官僚风气,使警务人员能更有效的迎合本州人民的需求。
• 恢复过去对抗印尼和砂共时立下大功,由本地人所组成的砂拉越突击队(Sarawak Rangers)和边境侦察警(Border Scouts),协助警队打击罪犯,维持治安。
(d) 砂州税务自主权
• 归还给砂拉越州政府,20%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税及50%从砂拉越所征收的所有税收(包括消费税),以赋予砂拉越州政府足够的经济能力,计划和发展砂州,使砂州的发展水平可与西马半岛相等。
砂国阵无能争取砂州自主权
原本,身为执政党的州政府,应该是最佳争取自主权的人选,但是,砂州国阵政府却无能争取砂州自主权。 就连砂州议会所通过的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至今已经14个月了,仍然毫无下文,只听到阿德南不断的说“还在争取”。 5%开采税加到20%,只需要一个行政上的决定,有这么难吗? 问题在于没有政治意愿。
另外,上个月阿德南也曾提出‘砂州自主权’,但是,至今还是一个模糊空洞的‘自主权’,他并没道出要什么领域的自主权。
由此可见,砂州国阵,作为一个联邦国阵的成员之一,在重大决策方面,还是被联邦国阵牵制,不只无法为砂州人民争取更多的权益,反而日益的将砂州权力逐渐的交给联邦政府。
就以教育领域而言,原本砂州在教育领域拥有某程度的自主权,但是土保党在70和80年代把教育自主权,完完全全的交给联邦政府。 时至今日,砂州政府在教育领域已经完全没有发言和决定的权力。
除了教育领域,就连砂州最大的基建工程,即提升泛婆大道的工程,主导权还是落入巫统的手中,砂州政府只能扮演配角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