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种族主义思想,阿德南应与巫统切割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敦促阿德南尽快与纳吉和巫统切割,免得巫统的种族主义政策和思想入侵砂州。

张健仁指出,日前刘蝶广场的骚乱,是58年巫统种族主义政治的产品。 因为长期来,巫统不断的将所有国家的不好之处,都归罪其他种族。 也因为这类种族主义思想长期的灌输,才会发生一间单纯的偷窃案,被一些有议程人士,转为种族冲突的导因。

张氏举例一些巫统惯常使用的“都是其他族群的错”的例子:

1. 当政府实行消费税因而造成许多物品的价格上涨,巫统的领袖把物品价格上涨归咎“无良的华裔商家”。
2. 当巫统的政策造成一小撮马来人的超级富豪但普遍马来人却仍旧贫穷,巫统的领袖怪罪华人控制经济。 事实却是,国内几乎全部的银行、金融公司、官联公司如Tenaga、国油、国家稻米公司等都是由巫统的朋党所控制,而剥削国内贫穷阶级的,都是这些公司。

“最为经典的‘都是其他族群的错’的例子来自纳吉本身。 当国阵在第13届全国大选时失去52%的选票,纳吉怪罪华裔选民,虽然华裔的人口只占全国人口的少过30%。”


张氏说,就是因为巫统领袖的这些坏榜样,甚至一些更在他们的言论中暗示允许或煽动种族情绪,所以日前刘蝶广场的一个普通的偷窃案,可如此轻易的被挑起成为种族冲突骚乱。


张健仁也说,纳吉今天在报章上的报道,也有怪罪网际网络的使用,煽动种族情绪,他似乎在找藉口要通过更严厉的法律控制网络报道和资讯。


“我不认同纳吉的看法。 今次的事件,是幸好有网络媒体和资讯及手机传讯的发达,在第一时间把真实的案情传出去,让广大的人民看清,这是一件普通的偷窃案,这才能在短时间内缓和大家的情绪。”


张氏指出,一、两位有议程的人士,可能能够召集200人制造混乱和种族冲突骚乱,但是,刘蝶广场的骚乱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平息下来而没有被扩张至其他地方,这有赖于网络和手机的力量,把事实在短时间内公诸于世,澄清误解。


张健仁表示,虽然砂拉越和西马隔着一个南中国海,但是,巫统的种族主义思想已经透过联邦政府政策、RTM节目、教育政策和国阵的宣传,慢慢的入侵砂州。


张氏表明,如果砂州政府真正的珍惜砂州的种族和谐,阿德南必须做到以下3点:


1. 告诉纳吉,砂国阵不支持巫统的种族主义政策;
2. 告诉纳吉,今次的刘蝶广场的骚乱的事件,是起因于纳吉和其巫统长期来奠下的种族仇恨的基础。
3. 收回“砂州支持纳吉”的告白。
“最有效的还是,砂州国阵退出联邦国阵。 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的阻止,巫统的那一套种族主义思想透过联邦政策、教育和其他国阵宣传,渗透砂州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