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议会滥发“娱乐执照”为赌博中心的“护身符”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炮轰罗克强和古晋区的3个市议会(巴达旺市议会、古晋南市市议会和古晋北市市政局)滥发“娱乐执照”为赌博中心的“护身符”,导致古晋市区至巴达旺一代,非法赌博中心林立。
张健仁指出,滥发“娱乐执照”合法化赌博中心是市议会的政策。 这种包庇非法赌博中心的政策,使到警方也无法执行打击非法赌博活动的任务。 因此,报警也枉然。
“罗克强要我们去报警,他明知道这些非法赌博中心有‘娱乐执照’这护身符,警察无法取缔,却叫我们去报警。 现在是警方反过来向我们投诉市议会包庇非法赌博中心。”
张氏说,要根治非法赌博中心林立的问题,最恰当的方式就是在州议会提出这问题。 这也是议员在州议会问政,为民请命的任务。
张氏也说,罗克强如此害怕行动党的州议员在州议会提出者问题,是因为他害怕其市议会包庇非法赌博中心的行为,被暴露出来。
“阿德南这边厢说要杜绝非法赌博活动,市议会那边厢却滥发娱乐执照给这些非法赌博中心护身符。 这种阳奉阴违的行为,就是典型的小拿破仑的行为。 结果受害最大的就是许多中下层人民,钱都给这些非法赌博中心吸光。”
张健仁说,非法赌博中心泛滥,许多中下层人民的钱都给这些“打鱼机”吸光。 这不只害惨人民,更造成其他的社会和治安问题。
张健仁大力谴责罗克强,身为巴达旺市议会主席,市议会这种不道德政策被暴露出来,他不只没有自我检讨改正其议会的政策和错误,反而谴责行动党议员在州议会提出者问题。 他到底是要为民服务,还是要为那些赌博中心老板服务?
“试问罗克强,他对我们在州议会提出这问题有如此大反应,是否因为他怕给阿德南知道,他们市议会在进行这种阳奉阴违的勾当,为非法赌博中心提供护身符。”
“不管如何,我已在州议会当面向阿德南提出这问题:2015年4月29日砂州州议会会议记录第61页。 阿德南也表示会关注着问题。 现在人民都在拭目以待,看到底是阿德南厉害,还是市议会这些以罗克强为首的小拿破仑们比较厉害。”
张健仁说,市议会有权力执法,国州议员没有这个执法权力。 国阵议员的责任是在国州议会把人民的问题提出,之后,政府有关当局则去执行任务。 行动党的议员已经在州议会里道出非法赌博中心的问题在于市议会所发出的“娱乐执照”,我们甚至也讲出了,那些“打鱼机”是以积分制换钱的模式进行赌博活动。难道罗克强还要行动党的国州议员去到这些“娱乐场所”去捉人。
“你有看见内政部长本身去捉贼吗?还不是警察去捉贼。 你有看到工程部长本身去铺路做水沟吗? 还不是工程部的职员或承包商去做。 你有看到阿德南本身去到森林里拿着荷枪实弹的去捉非法伐木的人士吗? 还不是森林部的官员和警察去实地的捉非法伐木活动。”
张健仁质问罗克强,是不是怕了那些非法赌博集团,或是因为有利益输送的关系,所以罗克强如此的袒护其“娱乐执照”。
张氏揶揄,过去人联党的领袖怕首长,之后就怕政府高官,之后又怕财团,现在连非法集团也惧怕了。难怪人联党一代不如一代,遭到人民的唾弃。
“罗克强是人联党的领袖,巴达旺市议会和南市市议会也有许多人联党的中委和领袖。 为什么他们可以允许如此荼毒人民的活动,继续的在他们管辖地区,肆无忌惮的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