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现和解诚意,向董总拜年去

自从20/1/15高庭法官献议双方庭外和解,改革派宣布放弃要召集违法的18中委特别会议。许多关心华教体系的团体或个别人士,纷纷表示欣慰,期待董总风波早日落幕,更建议双方通过中立社团,主办圆座会议,以民主公开方式,辩论议题,推行中庸之道。当权派叶邹表示,愿意和解只要不伤害各方,不预定条件,按会章,不触犯教育法令和社团注册法规,以免陷董总未来与不利之境。希望在3月5日之前各方自我克制,不发表任何干 扰 司法的言论。
令人遗憾的是,挑战派,漠视民意,怂恿其文化打手,继续狂攻,抹黑,重复无中生有的旧事,增添莫须有的罪名,尽情羞辱诋毁董总领导人, 例如 说叶邹与时任新院理事长王今钟成立一家新纪元私人有限公司,是意图将董教总名下的新院和产业及资金,转到这家注册在叶邹和王今钟名下的新纪元私人有限公司。要成为新院这家大学的老板 ,把三位为新院格升大学义不容辞的承担 ,诋毁为贪腐,嚣张,想鲸吞公产的卑鄙之徒。这是极度的毁谤。
其实,2014 年3月17日成立新纪元私人有限公司的成立,获董教总教育中心董事一致同意 ,一星期后, 24/3/2014就将所有股份转移到董教总教育中心 。 如今被指私人有限公司是要私有化新院或吞拚新院。
劳动新院理事长出面证实,新纪元私人有限公司是100% 由董教总中心非营利有限公司拥有的子公司。组织新纪元私人有限公司是应当权者的条件,是新院格升为大学学院的必要程序。
令人惊叹的是,董教总教育中心,不乏挑战派的人选,明知就里,却不愿澄清真相,只为抹黑对方,宁让支持者胡乱叫骂,惹上毁谤官非自食恶果,真缺德。试问他们给叶邹所冠上的种种罪名还可相信吗?
农历新年来临,去年抄董总多次召集中常委会议,团拜事宜都例入讨论议程,问题是傅振荃等,执意要先解决倒邹(违章的动议)不果,便不顾正常会务,制造流会。原先因内部矛盾无法近期解决,董总 宣布今年不筹办新春团拜,但一班支持者咸认新春团拜是华人文化精髓,对来年的进展有正面的影响,举办新春团拜可促进政府,党团,群众交流,互相激励,作用大,希望所有董联会成员支持今年的团拜,不因人废事,把董总推向分裂的深渊,新春团拜是破镜团圆最适当的平台。董总在一批董联会的支持下,决定在不花费董总财政一分一毛的情形下,新春团拜照跑。
为破坏董总活动,腰斩董总行政活力,挑战派推出5华团公然表示杯葛团拜,说搞团拜是在分裂华社,喊出如此匪夷所思的论调。新春团拜,彼此祝福,以宏观宽恕之心取代狭隘怨怼之意,伸出友谊之手,传达亲善和谐中庸之道,何以会增加分裂?这5个团体出师无名,谁在破坏华社团结,谁不愿和解,已一目了然。
华人新年佳节原属一片祥和互相祝福喜气洋洋的日子,然而在董总内斗的战场上,挑战派仍然释放浓烈硝烟,为了摧毁董总主办的新春团拜,加强炮火,马不停蹄,轰炸到农历除夕日,接连发表了万言毫无新意的沉长文告。重复挑战派1年多对叶邹的指责,意犹未尽,最后咒骂叶邹气数已尽,准备迎接後叶邹时代的到来。新年佳节,恶言恶语,实在令人反感。
为了进一步打击董总举办的团拜,挑战派串联别州同路人,此起彼落,数落董总过去4年团拜花费了55万令吉。不该如此浪费。然而这笔龐大的开支都是经过董总各级会议通过和认可,是集体的决定,包括如今挑战派中的常委和中委的认同,再由傅振全秘书处核查,请问当时为何不纠正?为何不建议删掉华而不实的节目?如果以傅振全荃为首的挑战派指如此开销,有犯上报大数和滥用公款之罪,是否知道自己身为时任处事中委,如按法理来办,自己也逃不过同谋共犯之罪,如今闹分裂,就想把责任推到叶邹二老身上,委实法理难容,言者是在自揭疮疤,不知丑。请问华社,这样素质的人选,可以当担民族文化大业的旗手吗?
叶邹把挑战派违章违法行为带上法庭,是坚持董总的运作须依章依法行事,是在挽救董总,这座华教堡垒,免遭社团注册局取缔,动摇其法定地位,何过之有?
正当华教面对(2013-2025教育大蓝图)内不利母语教育发展的政策的存亡威胁之际,董总发动波澜壮阔的百万签名运动,获1100团体签名支持齐心反对蓝图中不利母语教育的条文。
挑战派此刻,坚持挑起人事课题,如此凌厉打压叶邹,如此猴急要拉叶邹下台, 令人怀疑他们背后的隐议程。是否在转移人民对华教路线斗争的中心点,挑战派要逼迫董总认同关丹中华中学是华文独中,指鹿为马;要董总接受关中学生参与独中的统考,以身试法。事实证明,关中按批文是一间马来文私立中学,董总不能接受关中学生参与独中的统考,除非得到官方考试总监书面的批准。挑战派无法自圆其说,只能选择逃避,另挑话题转移关心华教人士的视线。让人事纷争蒙蔽华教危机的真相。这将 迎合当权者执行单元文化的新政策,顺利推行教育大蓝图的政令。华社绝不能等闲视之。
挑战派催动各路人马,媒体,“知名”人士为叶邹冠上种种5花8门的罪名。叶邹二老为自身的清白举办听证会加以腾清,何错?真理越辩越清,何惧?举办听证会不是在阔大矛盾,而是在扩大华教支持者的知情权,以免党团被一些别有居心领袖所误导。
诚心希望挑战派认清敌我,不要再刁难,让董总能集中精力对付单元文化政策对母语教育的侵蚀。职权届满,业绩不彰,依法依章轮替,保存董总完整,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
挑战派要改朝换代不是不可以,但要改之有道,挑战派领军人物也要有自己的业绩,同时彰显取代队伍的素质,方能令人信服。怎能一味对现任的领袖乱套罪名,一举抹杀叶邹数十年来呕心沥血, 尽心尽力,义务为华教抗拒单元文化政策不断侵蚀华教的恶作剧的所有付出。挑战派的激烈无情夺权手段,将使有志献身华教者心寒,望而却步。叶邹诚如挑战派所指的大奸大恶,傅振荃诸公与叶邹二老十多年来共事,认同所推行的议案,按理也难逃助暴为掠之嫌。何况仅在1年前,叶邹是在众望所归,没有挑战的情况下蝉联旧职,这一切真令人费解!
任何危及董总的注册地位或任何违章违法的举动是绝对不能支持。削弱董总的力量就是助长单元文化的力量。支持董总不等于支持叶邹永远座镇董总领导高职。而是支持他们坚贞不渝维护华教的立场。
新年伊始, 万象更新,希望董总裂痕愈合,同心协力迎接未来的挑战。希望董总百万人签名运动的壮举成功说服当权者,修改教育大蓝图中不利母语的条文。祝华社董总全体同仁,万事顺心如意。
张守江 律师
稿于 26/2/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