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来届州议会 动议修改《砂拉越诠释法》

(本报古晋25日讯)民主行动党将于来届州议会提呈动议修改《砂拉越诠释法》,把砂拉越的土著归纳为两大民族,即达雅族和马来族。
民主行动党今早在其砂拉越总部,由其砂州主席张健仁和砂州副主席里昂吉玛做出如是的联合宣布。
他们指出,近期有许多达雅族的非政府组织已在许多场合做出公布,大部分的砂拉越(非马来人)土著,都认为他们属于“达雅族”。他们认为“达雅族”包括伊班、比达友、比砂雅、肯亚等。因此,这些非政府组织也已做出强烈的呼吁,要求所有政府部门的表格,在种族归类方面,对于砂州(非马来人)原住民的归类,应该取消之前的“其他(dan lain -lain)”或阿迪南所建议的“土著(Bumiputra)”,而由“达雅族”来取代。
张氏说,为了迎合这个泛婆罗洲的趋势,也符合国际和历史对于砂拉越土著的定义,行动党将于来届砂州议会,提呈动议修改目前的《砂拉越诠释法》有关砂州原住民的定义。
没有“达雅”这个民族
他指出,在《砂拉越诠释法》之下,砂拉越的原住民(Native)被主观和任意的分为伊班族、比达友族、比砂雅族、等20个民族。让人感到惊讶的是,在目前的《砂拉越诠释法》,根本就没有“达雅”这个民族。
“早在英殖民时代,除了马来人之外,砂州原住民都被统称为’达雅’族,但是,让人感到纳闷的是,我们的法令却没有给予’达雅’族这个砂州最大的民族一个法律的定位。 这是否又是国阵的分而治之的权谋?”
张健仁和里昂的联合文稿中指出,《砂拉越诠释法》对砂州原住民的定义,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国联邦宪法和砂拉越宪法对于砂州原住民的定义,也是根据和援引《砂拉越诠释法》所阐明的定义。
“如果在法律上都没有’达雅族’这个民族,那又如何能够在官方文件上填写’达雅族’这种族? 因此,若’达雅’这个词要有法律的定位,受到法律上的承认为一个民族,首要条件就是必须修改《砂拉越诠释法》对砂拉越原住民的定义。”
行动党所将提呈的动议,原则上如下:
1. 砂拉越原住民包括两个民族,即,达雅族和马来人。
2. 达雅族包括以下的所有籍贯(sub-ethnic group),即,Bidayuhs or Land Dayaks,Bukitans,Berawans,Bisayahs,Dusuns,Ibans or Sea Dayaks,Kadayans,Kelabits,Kayans,Kenyahs (including Sabups and Sipengs) ,Kajangs (including Sekapans,Kejamans,Lahanans,Punans,Tanjongs and Kanowits),Lakiputs,Lugats,Lisums,Melanaus,Muruts or Lun Bawangs,Penans,Sians,Tagals,Tabuns,Terings,Ukits
欢迎提出意见或反建议
里昂吉玛表示,这是民主行动党所草拟的动议的初稿。行动党欢迎所有的达雅非政府组织、学者、各别团体或个人,能针对这个动议提出意见或反建议,以便该党能够加以改善。
他希望所有的建议可以通过其电邮地址leon.donald@rocket.com 电邮给他。行动党将给予考虑和讨论,直至来届州议会提呈动议的期限为止。
他也表示,过去几十年的国阵统治下,达雅族已被分化为许多小族群并被边缘化。更甚的是,往往,在联邦政府制定政策时,达雅族群的权益完全被遗忘掉,只有在接近选举要他们的选票时,才会记得达雅人。
“因此,是时候达雅族团结一致,加强达雅族整体的声音以便政府会正视他们的诉求和问题。 我们行动党希望,这次行动党所建议的《砂拉越诠释法》的修改,可以成为团结达雅族的第一个小步。”
取自诗华日报(26/2/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