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过桥费空谈已久 张健仁促二造别搅局

(本报诗巫4日讯)无能争取南兰大桥免收费,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吁请人联党及黄顺舸不要搞破坏。


他于今早在南兰大桥收费站为该党废除大桥收费签名运动主持推介礼时称,人联党及黄顺舸同一鼻孔出气的说大桥免收费有眉目,二三年前就已如此说,他们已误导了中区人民。

他表示,人民在面对高昂的过桥费,黄顺舸表示要争取更低的收费,同时,也寻求联邦政府接管南兰大桥。
他形容,人联党及黄顺舸的岗位是保护朋党的利益,敷衍人民。


因此,他希望人联党及黄顺舸没有能力争取时,至少不要搞破坏。

张健仁称,该党进行签名运动,是要展示人民的力量,人联党及黄顺舸不但不支持,还搞破坏。

另一方面,张健仁形容,南兰大桥从开始兴建到收费,对人民进行三重的剥削。

他称,南兰大桥在没有公开招标之下以1亿8千万令吉批给Woodville Development Sdn Bhd,在该公司与内陆税收局对簿公堂的法庭文件中显示,该公司于2000年以1亿7800万承建的亚细安大桥,该公司的造价成本只有9千万,南兰大桥也同出一辙。

他称,在南兰大桥1亿8千万承包价中,有部份是以政府地付还,政府以地价30%或少过30%把土地批给该公司,政府地是人民的资产,广大的人民因此而蒙受损失。

他称,第三个剥削人民是大桥的收费,30年将为该公司带来5亿的过桥费收入。

人民联署求中止剥削

因此,他要求人民参与这项签名运动,一起中止人民受到剥削。

他也说,南兰大桥的承建合约是于2004年签署,当时是人联党的全盛时期,诗巫、泗里街、民丹莪所有的议席均掌握在人联党的手中。人联党没有政治势力,造就了今天这个烂摊子。

他说,行动党与人民站在一起,维护人民的利益。因此,他希望人联党及黄顺舸不要搞破坏。

他称,他同情人联党及黄顺舸要保护朋党的处境。

取自诗华日报(5/2/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