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国家政策糟糕 张健仁列大马10怪相

(本报泗里街5日讯)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张健仁列出马来西亚于马年的10大“怪相”,显示国家政策一团糟。
他是昨晚出席民主行动党泗里街与民丹莪支部假新福众楼联合举办“城乡同步,迎变砂州”新春联欢晚宴时,如是表示。
他列出以下我国马年的10大怪相。
怪相1:国际油价不论起落,人民都惨
在2014年初,国际油价大起,政府喊没钱给予人民津贴,必须调高油价,导致百货通胀,人民负担沉重,犹似油价起对马来西亚没好处。但是,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大跌,国家政府收入缩水,马币贬值,政府又喊辛苦。最终,因为马币跌,进口货起价,百货还是涨价,人民一样惨。
“油价起,人民惨,油价跌,人民也惨,简直就不可思议。唯一解释就是,油价起时,虽然政府大赚,但赚的没有分给人民分享。现在油价跌时,政府收入大减,没法承担开支,就要人民来负担政府的减少收入。”
怪相2:国际米价低,国内白米有津贴却更贵
2014年平均国际米价是每公斤RM1.40。 政府称说,为了要让人民可以买到津贴米,政府每公斤津贴RM0.60。可是,有政府津贴的米,在国内市场却要卖到每公斤RM1.80。
张健仁说,白米进口价本钱才RM1.40,进口商卖RM1.60就有得赚了。现在国内最便宜的白米每公斤卖RM1.80的价格,政府还每公斤津贴RM0.60。一年白米津贴多达5亿令吉。这些津贴,都进入巫统朋党的口袋。
他透露,巫统朋党的区会主席,每个获得每个月300至500 吨的白米津贴,他们就可平白的每月赚得2至3万令吉,有些获得更多的津贴额。
“因为这种朋党运作,政府虽然有拨款津贴,但是人民没有得到津贴的好处,反而需要买贵米。”
怪相3:2014年国际糖价低,国内糖价贵逾倍
2014年,平均国际白糖价格是每公斤RM1.23,在国内,白糖的价格却要卖到每公斤RM2.70。
他指出,白糖进口准证,只有几家公司有,它们都是国阵的朋党, 政府不准普通
商家向国外进口白糖,却只允许巫统朋党进口白糖,再在国内贵卖,剥削人民。
怪相4:政府考试分数居然是“官方机密”
他也表示,他在国会曾提呈问题质问,SPM考试数学、英语、科学等科目“A”,或“B”等级和及格的分数是什么?让人惊讶的是,得到的答案却是,这些分数是官方机密资讯,不可透露。
“难道这些科目的几个分数被透露,就会危害国家安全?”
他也说,在全世界的国家,学生们参与考试,考得几分就知道是“A” 或是“B”。只有在马来西亚,考获“A”,或“B”,甚至考及格的学生,都不知道他们考得几分。
怪相5:内政部长替国际罪犯写推荐信
他指出,我国的内政部长居然替一位国际地下赌球的犯罪集团的“大哥”写推荐信,这简直不可思议。
“难怪我们每次讲警匪挂钩,小警察勾结黑社会的小角色,大警官勾结黑社会的大哥,部长勾结更大的,国际犯罪集团的大哥。”
怪相6: 教育制度全球第一,但大学生找不到工
他揶揄,我国教育部长告诉人民,马来西亚的教育制度是全球最好的,比美国的哈佛,英国的牛津剑桥都好。但是,我国大学每年毕业的许多学生,因为连最基本的英语沟通也不会,因此找不到工作。
“结果,这些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政府还要每年花费上亿令吉的拨款教导他们英语,再培训帮忙他们找工作。”
他质问,如果我国的教育制度真如教育部长慕尤丁所说的一般,是全球第一,那
为什么教出来的这么多学生,连基本的英语沟通也不会?
怪相7:政府专用飞机,公器私用
他打趣的说,首相专属的飞机,带首相出国。半途,首相自己乘坐军机回国,专机却给首相家人去环游世界。
他表示,首相专用飞机是国家官方工具,只可供以官方使用。现在却被用以载首相家人环游世界,这是公器私用,专机尚且如此,其他官方工具,更甭说了。
怪相8:一个马来西亚,2个“阿拉”的制度
他称,全世界,只有马来西亚禁止基督教徒使用“阿拉”的字眼。 但在马来西亚本国内,却又有两个制度。在东马,圣经可以使用“阿拉”来称呼神,但是同样的一本圣经,过了南中国海飞到西马,就变成禁书,会被政府充公。
怪相9:装聋作哑的首相
他说,过去一年,一些重大课题,影响国家种族和谐的言论,首相装聋作哑,不予置评,也不表明政府立场,任由那些种族宗教极端份子搞乱。一些重大的经济问题,首相也似乎没有什么明确立场,这让人民感觉到整个国家失去方向。
怪相10:有谋杀,没动机
他提到,蒙古女郎被炸尸案,已使马来西亚蒙羞,犯罪者是警察的特种部队,是纳吉的近身侍卫。如今被定罪谋杀,却没有一个谋杀的动机。不论是在法律上或
是逻辑上,都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案件。
“如今,全世界都在关注这件炸尸案,而其牵连也非常大。总之,也只有在马来西亚能有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
砂州也受影响
他表示,这10大怪相,明显的告诉人民,马来西亚在国阵的统治下,整个制度的政、经、文、教,都被搞到一团糟,而砂拉越也不能独善其身。
“虽然以上的都是联邦政策和问题,但是,身为马来西亚的一州,联邦政策糟糕,砂州也会被殃及池鱼,就如马币贬值,消费税实施,教育水平下跌,治安败坏等,砂州子民也会深深的所影响。”
他也说,人联党要借阿迪南的人气来拉票,但是事实是,阿迪南只是一个人,他无法改变全国的贪腐趋势,他连砂州本身的贪腐文化,到目前为止,都显得有心无力去改变,更妄论改变衰退的国势。
他称,也只有制度上的改革和监督,才能带给马来西亚人民一个新希望。
取自诗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