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9, 2014

Resolution of CM not enough, state policies needed to fight nepotism at large


个人难做改变,落实廉政需有政策。



我对于砂首长阿德南两天前公布不许其直系亲属申请政府地和伐木执照,表示嘉许。

虽然阿德南这宣布有助于提高砂州政府欲走向清廉施政的形象,但是,至今,阿迪南似乎只是内阁里的独行者,他并没有得到他的内阁同僚的支持。 阿德南的这项重要宣布已过了两天。 非但没有看到他内阁其他成员跟随他的步伐地做出同样的宣布,也没看到他们有公开支持他的立场。

虽然阿德南的这项倡议(不许其直系亲属申请政府地或伐木执照)是值得嘉许,但是,若要有效抑制或消除朋党文化,阿德南必须落实以下4个政策,即:
1. 不单只是他个人不允许他的直系亲属申请政府地和伐木执照,他的整个内阁部长及助理部长都应被指示,不允许他们的直系亲属申请政府地和伐木执照。

2. 除了更新地契的案例和批地供真正的公共用途,如,教育、医药、慈善、体育、建路,所有政府地必须经由公开招标程序,才可批给私人发展商。
3.
所有伐木执照和政府工程必须经由公开招标方式批出。
4.
所有部长、助理部长及他们的直系亲属必须定期公布他们的资产。

经过几十年朋党主义横行砂州,数十万公顷政府地被国阵领袖家族掠夺,阿德南两天前的宣布,让人民似乎看到,要在砂州落实好施政的一点曙光。 但是,阿德南必须谨记,身为首长,他除了设立版样,他也必须确保他的整个团队(包括部长和副部长)都必须跟随他的步伐。

最重要的是,阿德南必须拟出一个政策和制度,以落实一个清廉、透明好施政的施政。个人的行动和喜好,无法改变整个州的施政文化,只有政策才能改变整个州的文化,尤其是从贪污、腐败、滥权要改向清廉、透明、好施政。

阿德南的真正考验是,在向朋党文化宣战的当而,阿德南师孤军作战,还是有整个团队的支持

Thursday, June 26, 2014

南砂大面积停电,砂能源失职。

古晋今日许多地区又再发生停电,从7里至12里,Batu Kitang 至石隆门,杨国斯路,Boulevard一带,17里,甚至Lundu一带的用户,都受到影响。 有些地区从早上9点就开始停电。根据砂能源公司的电话录音机的资讯,原本估计下午3点电源将恢复,但到了3点多时,预计恢复电源的时间又挪后至晚上9点。 停电的原因是因为Semongok变电站发生故障。

这已不是近期来第一次变电站发生故障儿造成古晋大停电。 这再次证明,砂能源公司在电供网络定期提升和维修方面的失职。 而且,这次的抢救时间比上次大停电抢救时间还长,可见问题更加严重。

停电事故频频发生,如果是在一个先进国家,公司总裁,甚至部长,早就已经引咎辞职。 偏偏只有在砂拉越,砂能源公司的总裁还可继续留任,继续领取超过450万令吉的年薪,砂能源部部长,阿旺登雅还可无动于衷,好像没一回事的。 完全没有问责原则(principle of accountability)。

早在两年前我就已透露,砂能源公司的总裁,并非州电源供应需求策划方面的专才,再者,砂州政府又只注重建水坝工程而忽略定期提升和维修电供网络的工程。 这将导致停电率的增加。 砂能源公司尽快应检讨和调整他们的公司政策方针。 可是遗憾的是,州政府却不理会我的警告。 结果,造成今日,频频停电的现象。

砂能源公司在2012财政年赚取2亿6600万令吉的税前盈利,2013年的盈利肯定更高。 根本就没理由没有能力定期提升电工网络。 问题在于,公司和州政府的政策只专注建水坝, 而且发生停电事故后,又没有人须负责承担。 所以,时至今日,变电站一个接一个的发生故障,造成人民的极度不便和损失。

如果要改善频频停电的问题,砂州政府必须做出以下的政策调整:
1.拟出一个全州性的电供需求蓝图,包括全州各地详细电供需求的预算。
2.政府政策必须着重于本地电工网络的定期提升和维修,而非建水坝和卖便宜电给冶炼厂。
3.停电事故的发生,必须有人要承担和负责。 这两个月来,先是美里区大停电,现在又是古晋区大停电,间中古晋区也发生局部停电事故。 砂能源公司总裁应引咎辞职,而相关部长则应有一些谢罪行动。 公司和政府,皆须有问责文化,这才能确保今后电供服务可获改善。

另外,那些用户若电器因停电而遭受损坏的,可先做份警察报告备案,之后再向砂电力公司索赔。

促砂政府查明法庭裁决或违立国契约


Friday, June 20, 2014

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





我于本周星期三在国会走廊,透过Shahidan (首相署部长)提呈请愿书,向首相纳吉要求国会于本周四(19-6-2014)辩论我之前提呈的“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动议。我这封请愿书得到87名国会议员的签署支持,即,84位民联国会议员及3位砂州国阵的国会议员。

本周四的国会于中午1时,完成讨论所有政府的议程,原本有足够的时间在下午辩论我的“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动议,但是,国阵政府却指示开会至1时而已,而下午却不开会了。

我有关“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动议要求国会通过以下两个议案,即:
1.         联邦政府同意砂州议会及砂州政府所要求,提高砂州石油及天然气开采税至20%
2.         联邦政府将于今年内完成所有法律文件以落实付还砂州20%的石油天然气开采税。

若要落实砂州议会和政府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的要求,在国会通过我所提呈的这两项议案是必须的。不然,纳吉的所有有关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的承诺,都只是空洞的承诺。

自砂州议会于今年56日通过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的动议,纳吉针对这项动议的议决,都是采取回避和不置可否的态度,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立场。

我在国会的这项“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的动议,正是测试纳吉是否有诚意附和砂州政府的要求的最好的方法,而我们所得到的结论是,纳吉根本没有诚意落实砂州议会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的议决案。通常,星期四的会议,中午1点午餐之后,会议将于下午230开会至530。而昨日,纳吉宁可选择下午不开会,也不愿意讨论我所提呈的“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的动议。

很明显的,针对“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的这项议题,联邦国阵和砂州国阵持有对立的立场。当砂州全体国阵的州议员都支持砂州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的当儿,只有3名砂州国阵的国会议员支持这项动议,其他砂州国阵的国会议员却不支持这动议。纳吉和阿迪南二人的言论也不一致,阿迪南很明确的要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但纳吉却不愿表态。

因此,在这联邦和州利益冲突的当儿,是时候砂州国阵重新检讨其在国阵的地位,以及砂州在马来西亚的地位(从建国时与马来亚联邦整体平起平坐的地位,沦为如今如马来亚联邦其中的一个州属的地位)。


20-6-2014
张健仁
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
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兼全国副主席

Tuesday, June 17, 2014

Chong urges PM to permit his oil royalty motion



I have prepared a letter of petition calling on the Prime Minister (the leader of the House), Dato’ Sri Mohd Najib Tun Haji Abdul Razak, to invoke Standing Order 14(2) of the Dewan Rakyat to allow my Motion on 20% Oil Royalty for Sarawak to take precedence over government business on Thursday (19-6-2014).

My motion on 20% Oil Royalty for Sarawak calls for the following 2 resolutions be made in the Dewan Rakyat, namely:
1.     That the Federal Government do agree with the request of the Dewan Undangan Negeri Sarawak and the State Government of Sarawak to increase the oil and gas royalty payable to Sarawak in lieu of oil and gas rights from the present 5% to 20% of the gross value of oil and gas extracted from the surrounding water of Sarawak.
  2.     That the Federal Government shall within this year put into effect all legal documentation for the increment of the said Royalty rights from 5% to 20%.”

Without invoking Standing Order 14(2) to allow my oil royalty motion to take precedence over government business, by normal Malaysian Parliamentary practice, my motion will never see the light of the day and will simply “die” (lapse) at the end of this sitting.

Therefore, it is imperative that if Najib is sincere about acceding to the request of Sarawak Dewan Undangan Negeri which in May this year, has passed a unanimous resolution calling for the Oil Royalty payable to Sarawak be increased from the current 5% to 20%, then Najib should allow my Motion to take precedence over government business on Thursday so that the Dewan Rakyat will have a chance to discuss and vote on my Motion.

At present, most of the Pakatan Rakyat Members of Parliament have signed the Petition and I am confident that all PR MPs will sign to indicate their support for my 20% Oil Royalty Motion to take precedence over government business.

While I welcome all BN MPs to support this Petition, the key question is, will the Sarawak BN Members of Parliament sign this Petition given that their counterpart in the State Assembly and the Chief Minister of Sarawak have openly called for the oil royalty for Sarawak be increased to 20%.

At present, PR has 88 MPs in Dewan Rakyat.  There are 25 Sarawak BN MPs in the House.  Together, we have 123 MPs which forms a simple majority in the House.  If Sabah BN MPs (22) will join in the support, we will almost have 2/3rd majority in numbers.

By convention, the Prime Minister cannot reject a request or petition coming from more than 50% of the members in the August House.

As such, for fairer distribution of wealth amongst the states in Malaysia, I urge the Sarawak and Sabah BN MPs to support this petition.  From today till tomorrow, I will approach the Sarawak BN MPs to get their signatures for the Petition.  I hope they will follow suit what the Chief Ministers and BN ADUNs have done in Sarawak State Assembly, ie. to support this motion.



16-6-2014
Chong Chieng Jen
Member of Parliament for Bandar Kuching
DAP National Vice Chairman, DAP Sarawak Chairman

呼吁东马国阵议员响应提高石油税动议


Friday, June 6, 2014

安顺补选的成绩,有3点值得我们商榷。

安顺补选的成绩,虽然表面上看来,民主行动党华裔选民的支持率下降,但是,若仔细分析补选种种因素和其成绩,结论是,行动党无法在安顺补选再创奇迹,但整个改朝换代的浪潮并没有停止或逆转。


砂拉越的人民不应受国阵宣传所蒙骗,以为西马同胞已放弃改朝换代的目标。 反之,从安顺补选的成绩,可见西马同胞还是拥有强烈改朝换代的信念。 因此,我们砂州人民更应坚持建立两线制政党轮替的政治格局,以挽救马来西亚于国阵的贪腐滥权。


安顺补选的成绩,有3点值得我们商榷:


1.         国阵得票没明显增加

2013年全国选举,安顺选区的投票率高达80%,而今次补选的投票率只是67%,少了8000多选民没投票。 国阵在2013年全国选举该区的得票是20086票,而今次补选,国阵的得票则是20157票,增加了71票。

行动党在2013年和今次补选的得票则分别是27399票和19919票。关键在于这8000位在外地工作的安顺年轻选民,因为补选不能左右政权,而没有回去投票。

无可否认,这8000多位外地工作的游子选民,绝大多数是支持行动党的。 就连民政党的候选人马袖强也承认这个事实。 因此,他们没有回去安顺投票,肯定将拉低行动党的得票率,相对的则拉高国阵的得票率。

2013年选举和补选国阵所得的票数,可见在当地居住选民的投票倾向,并没有多大的变动。

在整个政府机构集中全力宣传和糖果政治下,国阵在这次的安顺补选中,只增加了区区的71票,若硬要把它说成选票回流,未免太也牵强。


2.         行动党并没大幅度流失安顺华裔支持

虽然表面上华裔选民的支持率从2013年的85%跌至补选的70%,但是这主要是因为在外地工作的年轻人(约8000多人)没有回去安顺投票。 这些选民,绝大多数都是投行动党的,因此,他们这次因补选无法换政府而没回安顺投票,肯定会拉低行动党整体的支持率。

安顺有60000选民,42%(约25000人)是华裔选民,其中只有约70%在今次补选有投票,既是约17500华裔选民有投票。因此,少了这几千位外出的游子没回来投票,行动党的支持率肯定大幅下降。 有鉴于此,今次补选,行动党流失的华裔选票,扣除那没回来投票的游子们,其实顶多也只是2 – 3% 而已。

在一个补选里,行动党第一次在这选区派出巫裔候选人、马袖强是当地资深名流,505之后普遍人民情绪低落,而补选又不能左右国家政权的种种不利行动党的因素下,行动党只流失2 – 3%的当地华裔的支持率,而保住70%的支持率,可见大部份安顺华人的改朝换代意愿还是非常强烈的。

更何况,70%的支持率,在任何民主制度下,都是非常高的支持率。如果以选票来计算,每1000个选民中,有700位支持行动党,而只有300位支持国阵。 1000票中国阵就要输400票。


3.         行动党的突破

这次的补选,行动党最大的得着是,是在马来选票方面,有一些进步,从2013年的25%支持率,增至28%的支持率。 当然,28%的支持率是非常少,但是,重要的是,这些增加的马来选票,皆是来自乡村的马来选民,也即是巫统的传统票源。 这些巫统传统票源的动摇,虽然在这场补选只是区区的3%,但对巫统而言,已是很大的震撼,这也意味着,巫统在乡区马来人的势力,也非牢不可破的。

更重要和具更深远意义的是,行动党第一次在混合区派出一名马来女性成为其候选人。 随着黛安娜今次代表行动党出战安顺选区,引起全国注目,相信许多巫裔同胞将对行动党另眼相看,尤其是那些年轻巫裔同胞。 他们也会自我反思,一个长期来都被巫统标榜为“反马来人”和“反回教”的政党,居然会派出一位马来年轻女性为其候选人。 那巫统这些“反马来人”和“反回教”的指责,到底有多大的真实性?


安顺补选只是一个开始

对于行动党而言,安顺补选的落幕,只是一个开始,一个打破巫统垄断乡区马来政治局面的开始。 今后,相信有更多的马来年轻专业人才,也将参与行动党的政治斗争。

当然,安顺补选若行动党的黛安娜获胜,它将为整个改朝换代的浪潮,带到另一个高峰。 但是,安顺补选行动党败阵,并不是意味着整个改朝换代的潮流,就此停顿下来。

从以上3点,即,国阵得票没增加、华人票仍牢牢支持行动党和马来乡村选区的突破,这意味着,改朝换代的民意还是暗流汹涌,只是等待着时机再次的爆发。 而可以引导这改朝换代的海啸再次爆发的,就是来届的砂州州选。 因此,我呼吁,砂州人民继续坚持创造两线制政党轮替的信念,在来届州选,为马来西亚第3轮的政治海啸掀起序幕。



张健仁
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
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


05-06-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