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30, 2014

管理不当,砂能源服务近年变差。



砂能源公司胡言误导民众。

我是针对今日砂能源公司在报章指所说若降低电费30%,它将摧毁能源公司保持优质服务的能力,而做出如是回应。

砂能源公司是近几年来,服务才开始下降。过去由本地人管理,有妥善的电供发展计划,停电率非常低。这几年来,由外国人当总裁,只专注得如何建水坝,如何卖便宜电给一些冶炼厂,根本就没有进行砂州全州性的整体电供发展计划。这是造成这几年停电率越来越频密的原因。

归根究底,就是我们花几千万令吉请来的所谓‘外国专才’,不如我们过去花几十万令吉聘请的‘本地专才’。解雇这些‘外国专才’,用回本地人,服务就可提升,电费也可下降。

一间公司是不是会赚钱,是视乎其产品成本和售价。砂电力公司以每单位电力RM0.065价格向巴贡水坝购电,却以RM0.30的价钱卖电给砂州人民。这是非常不合理的暴利。除却沙玛拉如的那些冶炼厂,砂州全州人民的电力用量只是约1200兆瓦,巴贡水坝可生产2400兆瓦的电供。

换句话说,巴贡水坝可生产两个砂州人民的电力需求。以SESCO每单位电力可赚取RM0.235RM0.30 – RM0.065)的利润率,保守估计,SESCO一年可赚取40亿令吉的利润。若降低电费30%,即每单位电力售价RM0.20SESCO每年还给赚取超出10亿令吉的利润。何来摧毁砂能源公司?

SESCO之所以需要卖贵电给砂州人民,是因为,它以超廉价的价格卖电给沙玛拉如的冶炼厂及每年还几千万令吉给这些外籍雇员和顾问公司,这是变相的叫砂州人民津贴这些冶炼厂和外籍员工。这是对砂州人民不公平的。

砂能源公司今日以面对“砂州地广人稀,很多乡村电缆都超多100公里远”的挑战为由,指说不应降低电费。政府每年拨出数千万令吉的拨款提供乡村电力发展。这些拨款就是用来提供电供给乡村地方,因此,砂能源公司根本就没需要用到本身的钱去提供电力给乡村地方。

砂能源公司不需花费一分钱去建基建设施给乡村地方,政府拨款建这些电供设施,竣工后,这些基建设施却可替砂能源公司赚钱。因此,地广人稀根本就不是问题。

Friday, January 24, 2014

促政府介入协调,避免封屋演变冲突。


我敦促政府介入及协调实都东巴鲁廉价屋居民和发展商之间的冲突,避免事情演变至最后发生流血事件。




针对前日,本地一家发展商委派律师到实都东巴鲁廉价屋封屋的事件,我与其助理穆迪和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于昨夜,在其中一户居民的住家,与当地约30多位居民开会商讨对策。



人联党制造出来的问题



这些居民原本是早期在达迈连(TabuanLian)木屋区的居民。 政府在2002年为了要发展该木屋区,将这些居民移置到现今的实都东巴鲁廉价屋。 当时,人联党全权负责将他们迁移到实都东巴鲁廉价屋。



当中,有约90多家,因为没有固定收入,银行借不到钱。人联党当时也没妥善处理他们与发展商的购屋合约。 原因是,当时,人联党的优先考虑的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们搬出达迈连的地段,以便发展商可尽快进行发展计划自肥。



短短几年的时间,他们原本居住的达迈连木屋区,现已是人联党前领袖的高级房屋发展区,赚取了几百万甚至千万令吉的利润。 但是,这些居民的问题,却至今都还没获得解决。他们还是任由发展商鱼肉。



人联党身为执政党的一份子,不但没有真正替人民解决问题,反而替人民制造问题。 原因是,有“利益冲突”因素的存在。 当时,在人联党领袖眼中,达迈连是一个非常有发展利润潜能的地段,关键在于如何将该地段上的非法木屋居民搬走。



因此,人联党只注重如何叫他们搬出达迈连,而不注重如何妥善处理他们没能力向银行贷款的问题。 结果就是今天他们被发展商封屋的事件。





火箭提供援助



我本人在2011年首次接到当地居民的投诉时就第一时间致函给有关发展商。但有关发展商拒绝妥协,并采取法律行动。 我甚至不收律师费的替其中一家上法庭辩驳,唯非常遗憾,因为购屋合约内的条件一面倒保护发展商,法庭判发展商胜诉。



虽然法庭上败诉,但整百家贫民的问题,并不是能以单纯的法律途径来解决的。所以,我的助理和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也收集了超过100名当地居民的联署签名,要求房屋发展部介入此事,阻止有关发展商继续压迫当地居民。 事后,陈国彬和穆迪也多次更进,要求AbdulKarim尽快安排与发展商代表面对面商讨,以妥善解决此事。



我深感遗憾,正当大家都在等待房屋部副部长安排与发展商会面商讨的当儿,发展商却劳师动众的企图以强硬手段封屋,驱逐这些居民出他们的房子。



3理由政府有责任协助



我列出3理由,为何政府有责任协助实都东巴鲁廉价屋居民,让他们继续居住在他们的廉价屋:



1.    这些居民不是不要还购屋的钱,只是他们无法向银行贷款。当时,发展商答应允许他们以每个月两百令吉方式付还。间中,有许多还了几个月,但因为有一、两个月手头紧而拖欠一、两个月。 之后,当他们要再继续还钱时,发展商就乘机不接受他们还钱,而单方面终止购屋合约。 这是不公平也不合理的。 房屋发展局有责任监督它所管制下的发展商,阻止他们如此欺压平民。

     

2.    基本上,这些居民是从达迈连木屋区搬迁过来。 有关发展商也从达迈连该段土地赚取了数百万令吉的利润。 给予这些居民一些通融和方便是任何发展商的责任。

    这些居民是在人联党当时负责人的引导下,放弃与发展商对抗,和平的搬迁过去实都东巴鲁廉价屋。 人联党是执政党之一,当时的副部长也许下承诺会妥善安排的。 现在,这些居民被他们搞到“半天吊”,政府应尽力协助他们,而不是任由发展商去欺压他们。



3.    最重要的是,目前廉价屋供不应求。 这90多家的居民若被有关发展商驱逐出他们的目前的房子,他们立刻又需向房屋发展部申请廉价屋,而房屋发展部则必须安排如何安顿他们。

如果政府无法立刻批给他们廉价屋,可预见的是,他们将会在原地或附近的空地搭起木屋或临时帐篷居住。 非法木屋的问题将再次上演,年幼的孩子没有一个坚实的屋檐克栖居。 其所将衍生的社会问题也可预见的。 相信这也不是政府所要看到的。

     



实都东巴鲁廉价屋居民的要求很简单,也合理。他们只是希望发展商允许他们以之前所答应的,分期付还购屋的价钱。 其中有一间,是因为他的屋子有结构上的问题,这则是发展商的责任去修好。之前也是因为这结构上的问题而银行拒绝贷款。



实都东巴鲁廉价屋的问题,不是能单独以法律条文来解决的问题。 政府更不应该以发展商利益考虑为出发点来处理这问题。



因此,我敦促房屋发展部尽快介入,协助该区居民与有关发展商谈判。 不要等到有更剧烈的冲突之后,才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Owner claims land transferred without her knowledge


地契还在地主手中,土地离奇四度转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