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贪委员会是否有意要调查这个工程的整个过程,还是要设陷阱诱我上当?

(古晋22日讯)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质问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到底有没有意愿要调查加帛省桑路(B段)建路工程的投标程序,还是要设陷阱控告他。
张健仁今天回应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副局长Datuk Seri Mohd Shukri时,如是表示。
根据今天报章报道,反贪委员会副局长Datuk Seri Mohd Shukri 要求张健仁提供反贪委员会更多有关该工程的资料。
张健仁表示,他所知道的,他都在报章上公布了,如,工程名称、政府被“干捞”至少2000万令吉、100万令吉资本的公司做1亿1190万令吉工程的荒谬性以及不寻常的“公开招标”被偷偷改为“邀请性招标”。
“这些资料已足够让反贪委员会展开调查。反贪委员会还要我给他们什么资料? 难道要我也提供有关公司的银行户口资料?”
张健仁表示,如果他真的提供给反贪委员会有关该公司的银行户口资料,他本身将是第一个被提控上法庭的。 因为,在《2010年个人资料保护法令》和《1989年银行和金融机构法令》,除非当事人有给予书面批准,其他人不可拥有或向第三者透露有关当事人的任何资料,包括银行户口资料。 公正党国会议员Rafizi就是一个榜样,他暴露牛公寓丑闻,但是,他最终却被政府以《1989年银行和金融机构法令》的条文提控上法庭。
张健仁相信Datuk Seri Mohd Shukri也非常清楚有关法令的条例。只有警方或反贪委员会有法律的权力去调查这家公司银行户口及其他资料。
“不要说我没有这些资料,就算有,我也不会给反贪委员会这些资料。因为,在没有当事人的书面同意下,只有警察或反贪委员会可以合法的得到这些资料。”
张氏称,调查的权力在反贪委员会手上,要不要调查也是由反贪委员会决定。 因此,反贪委员会的官员不需继续在报章上惺惺作态,假意向我索取资料。
张氏质疑,到底反贪委员会是真的有意要调查这个工程的整个过程,还是要设陷阱诱他上当?
“我再次强调,我所有的资料,都已在报章上公布了。其他的资料,反贪委员会可以自己去找,我也无可帮忙。 不过,反贪委员会的官员若还是要到我办公室谈有关工程事项,我无任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