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帛省桑路招标一事,促反贪委员会7天内给予民众一个交代

(古晋20日讯)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挑战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调查局局长Datuk Mohd Jamidan Abdullah,调查有关加帛省桑路(B段)(CH.5+460 to CH.17+560)建路工程的得标公司及整个“邀请性招标”过程。

张健仁表示,这个工程的整个招标程序,从一开始的“公开招标”被偷偷改成“邀请性招标”,就充满着“朋党运作”的味道及不寻常的建筑行业的惯例。 更甚的是,有53家承包商还不懂这工程已被“内部搞定”了,还傻傻的呈上他们的标书,以为有机会得标。

张氏说,当他暴露出财政部私底下取消“公开招标”程序,改为”邀请性招标” 并指定10家由财政部所列出的公司为受邀请投标的承包商时,许多承包商都对这种不寻常的运作,感到惊讶和愤怒。 只有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可以接受这种朋党运作,并认为“可以被接受的”。

张健仁也说,无论如何,就算反贪委员会对于之前的事件不认为有问题,但,之后所发生的以下事件,应可以构成反贪委员会对此事展开调查的理由:
1. 这工程以1亿1983万令吉的价钱,批给Impian Zaman私人有限公司。 有32家承包商所投标的价钱,比它更便宜(有者甚至便宜3600万令吉)。 为什么偏偏选中Impian Zaman私人有限公司,而还要还它更高的价钱?
2. Impian Zaman 私人有限公司的已缴资本只是100万令吉。 它又如何有能力去进行一个价值1亿1900万令吉的建筑工程?

张氏表示,这两份资料,都可从工程部和公司注册局索得。 但是,以下的一些资料,却只有反贪委员会在进行调查时才可得到的,即:
1. 这家公司目前的财政状况如何?
2. 既然这家公司只有100万令吉的已缴资本,它拥有多少辆机器、车辆来进行该工程?
3. 这家公司将如何去进行该工程? 是否还是另一个“Alibaba”承包商?
4. 这家公司的股东和懂事,与国阵领袖有什么关系?

张健仁说,反贪委员会调查局局长之前表示民众可以针对这工程,提供给反贪委员会更多的资料。 张氏抨击说,Mohd Jamidan的这番话,只是在“耍太极”,为自己不做工找藉口。 因为,他所需要的资料,只有反贪委员会才可得到,民众无法得到,他却要民众给他,而自己不去调查、不去找。

张氏也说,他在报章公布此事,不会对调查有任何影响,因为该公司的董事,工程文件,财政报告,公司资产,都不可能在一夜之间被篡改。

“反贪委员会若有心要调查这个工程的批发程序,7天时间就够了。 因此,我敦促反贪委员会调查局局长Datuk Mohd Jamidan Abdullah,立刻对此事展开调查,并在7天内给予民众一个交代。 反贪委员会的责任不是为纳吉掩饰朋党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