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4

国会下议院提呈15项问题

即将于10月召开的国会下议院会议中提呈了以下15项问题:
1.    询问教育部长,有关今年UPSR六年级检定考试泄题事件的调查结果。 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便今后类似事件不会再次发生。
2.    询问首相有关国油(PETRONAS)和其他石油公司所签署的《生产分配合约》(Production Sharing Contract)的详细合同条款,尤其有关在砂拉越生产石油和天然气利润的分配。 联邦政府是否有意调高砂拉越石油和天然气的开采税。
3.    询问首相,请列出,那些被指定可参与投标加帛省桑路B段(Pakej B)工程“特定招标”的承包商名单。 最后,那一位承包商得标,而其所得标的数额是多少。
4.    询问首相,针对印尼法庭已定罪两位Kuala Lumpur Kepong Berhad 公司代表,于2013年6月至8月期间造成严重烟霾污染,影响数以百万印尼、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人民,马来西亚政府将采取什么行动对付有关公司。
5.    询问内政部长,为何网赌活动(马机赌博活动)在砂拉越仍然猖狂和泛滥。 至今,警察部队已采取了什么行动对付这问题,为何警察的这些行动并没有奏效。
6.    询问首相,于2014年,到底批出多少拨款以提升泛婆大道的工程,而这些拨款到底用了多少。 政府于2015年将拨多少拨款用以提升泛婆大道?
7.    询问卫生部长,既然首相之前于2011年承诺将在2013年底完成斯里阿曼医院的工程,为何该工程至今仍被废置。
8.    询问首相,联邦政府是否有拨款进行砂沙两州建大型水坝的环境和社会影响评估研究。这些评估研究的报告时什么。是否有其他比建水坝更环保或对自然环境更友善的发电方式。
9.    询问首相,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于今年付还多少费用庆祝独立日和马来西亚日。 2011年,2012年和2013年,组办这些庆祝的费用是多少。
10.   询问首相,雇员公积金局和公务员退休基金局,是否有直接或间接投资马航股票。 这两个基金局在投资马航所蒙受的亏损有多少。
11.   询问财政部长,请列出,在即将在2015年4月1日落实的消费税制度之下,全部获得豁免的商品和服务。
12.   询问首相,为何政府至今还未拨款给古晋南市市议会以提升Sungai Apong

促政府搁置在2015年4月1日实施消费税的决定

(古晋25日讯)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敦促政府搁置在2015年4月1日实施消费税的决定。
张健仁说,既然人联党的新主席沈桂贤口口声声说和首相纳吉很好,他更应该好好利用他的“良好关系”,以人民利益为先,说服纳吉搁置实施消费税。
“沈桂贤不但没有叫纳吉不落实消费税,反而帮助纳吉叫人民接受消费税。看来,人联党就算是换了领导层,还是没有改变其‘做国阵说客’的角色。”
张健仁指出,消费税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是一项“累退税”。讲得通俗点,即是,收入越低的人士,所负担的税率就越高。
他举例,就以一个月收入3000令吉和一个月收入30000令吉的家庭来做比较。这两个家庭都有5个成员(父母和3个小孩),而平均一个月花费在3餐的费用,大概是1000令吉。在6%的消费税落实之后,这两个家庭早餐的开支都各自增加60令吉的消费税。对于月收入3000令吉的家庭,60令吉的额外开支是相等于它的收入的2%,而对于月收入30000令吉的家庭,这60令吉的额外开支则只是它收入的0.2%。
“因此,对于月收入3000令吉的家庭,他们将更感到这6%消费税的负担。这就是经济学所谓的‘累退税’。相比收入,低收入群还更多的税率。”
张氏非议政府所谓的‘在消费税的制度下,消费多就还多税’的论调。这种论调只是非常表面,似是而非的误导性论调
张健仁表示,目前,马来西亚只有10%的人口还税。剩余的90%人口,因为收入未达到还税的水平,所以不需要还税。但是,当消费税落实之后,这90%的人口都必须还税。对于备受生活负担压迫的中下收入人民,消费税的落实,简直就是百上加斤,落井下石。
“根据财政部的预计,相比目前的服务税(ServiceTax)和销售税(SalesTax),消费税(GST)的落实,将为政府一年增加110亿令吉的税收。换言之,落实消费税之后,全国3000万人口将多还110亿令吉的税务给政府。”

损失大约4亿 政府地低价卖促交代

Image
(本报古晋22日讯)政府地廉价批给私人发展公司!砂州行动党主席张健仁要求砂州务秘书在10天对此作出澄清及交代。
砂州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今日召开新闻发布会透露,位于石角新市镇对面的一片面积达267.15英亩的土地,被州政府以低于市价即一英亩43万的价格批给私人发展公司从中牟取暴利。 每英亩约200万卖43万 他说,按照市场价格,该片政府地每英亩售价可高达200万令吉,整片地估计市价高达5亿3400万令吉,如今州政府却仅以每英亩43万令吉低价出售给私人发展公司,导致政府平白损失至少4亿令吉的收入。 他说道,他曾经就该片土地提呈州政府兴建3120单位的可负担组屋的建议书,不过却在最近被告知一项内幕消息,该片土地早在今年三月份,就被州政府签约廉价批给私人发展公司。 张健仁表示,他已致函给砂州务秘书丹斯里慕西迪甘尼质问有关合约的真实性以及政府以何理由把如此大面积的政府地,以超低的价格批给私人发展公司,导致州政府失去可征收至少4亿令吉的收入。 他对于本身所收到的内幕消息非常有信心,尽管土地与测量局的记录该片土地还是政府地,不过已有不明人士在该片土地上进行填土工作,同时古晋产业买卖圈内也不断流传出该片土地的买卖详情。 他也批评州政府早前也曾经以低廉的价格把BDC一片面积269英亩的土地批给私人发展公司,基于前车之鉴,他要求砂州务秘书丹斯里慕西迪甘尼在10天内向人民作出澄清,并解释该片政府地是否已批给私人发展公司,如果是的话,为何以如此低廉的价格变卖。 “不过,如果内幕消息只是虚传,州务秘书更应该站出来澄清辟谣,不应该让公众人士被误导。” 取自诗华日报23/9/2014

S’wak DAP: State to lose RM400mil in land deal

Image
The Sarawak state government’s alleged alienation of 267.15 acres of land at Batu Kawah, Kuching, stands to benefit some political leaders and a crony company with “huge profits”.

However the state stands to lose some RM400 million, alleged Sarawak DAP chief Chong Chieng Jen.

“This money could be better used to build thousands of low-cost houses, infrastructure and other amenities,” he said at media conference today.

Chong said he believed there is an agreement signed between the state government and a private company sometime in March 2014 to alienate parcels of land at Jalan Batu Kawah described as lots 18, 5489, 5490, 5491, 2301, 2304 and 5279. totalling 267.15 acres.

He said the premium payable by the said company was RM115 million only, that is, RM430,469.77 per acre.

However he alleged the market value of the land in the vicinity was approximately RM2 million per acre.

The alienated land, said the MP for Bandar Kuching and state assemblyperson for Kota Sentosa, thus was worth RM534 mi…

与志愿者村民携手打造,甘榜奇丁石子路开幕。

Image
(古晋17日讯)民主行动党“砂之梦”于昨日开幕,由民主行动党、53位志愿者和甘榜奇丁村民联合建竣的甘榜奇丁石子路。

行动党今次的开幕仪式,也配合马来西亚日“奇丁之梦竞跑”,并获得超过300名参赛者参与。

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张健仁表示,甘榜奇丁距离古晋市约40公里。之前,该甘榜的居民,必须步行3公里的山路,才可抵达车行公道。他们的山路,连摩多车也无法行使。因此,村民们,不论男女老幼或病患者,甚至产妇,都必须步行3公里的山路,才能到达车行公路。他们的日常用品如煤气桶、电视机、白米等,也都是由居民们背着徒步行走3公里的山路,才能抵达村内。
“这种生活,自建国如是,建国50年也如是。该村的居民曾数次向政府申请建路,但都不得要领。对一个距离古晋市只是区区40公里的甘榜,到今年还是汽车无法通行到达,这根本就说不过去。”

张氏透露,在村民的要求下,行动党的“砂之梦”团队于今年5月初发动53位志愿者,配合村民,将原本的山路,开发成一条约十尺宽3公里的石子路,可容许一辆4轮驱动车通行。
张健仁指出,开发整条3公里的石子路,行动党总共花费了约14万令吉的费用买建筑材料。相比之前,砂州政府告诉该甘榜的村民,做这条路需要1000万令吉的数字,这14万令吉只是政府所预算的数字的1.4%。
“虽然说,行动党所发起的这项工程是由志愿者进行,而所完成的只是石子路,不是泊油路,但是,就算是要做泊油路,如果没有‘干捞’成分的话,相信也不需要用到到1000万令吉,最多3百万令吉就够了。”
张氏也说,过去,这甘榜奇丁的村民,需要步行1小时3公里的山路,才可到达公道。现在,因为有了这条石子路,乘坐摩多车或4轮驱动车,最多只10分钟就可由村里到达公路。这对他们的生活条件,有大大的提升。

张健仁敦促政府,既然行动党已开出一条路了,政府应该知耻而自发性的为这条路拨款铺上泊油。

DAP files graft report against Finance Ministry

Image
A member of Sarawak DAP filed a report with the Malaysian Anti-corruption Commission (MACC) in Kuching today on secret conversions of open tender processes into selected tender processes by the Finance Ministry.

These acts of corruption, which the party claimed in its report occurred in the tender processes of three projects called by the ministry, could lead to abuse of power, corruption and cronyism.

The reports involved two in connection with the construction of Package B of Jalan Kapit-Song, and Package C of the same road, worth RM100 million each, and the proposed Kanowit Bridge, which is worth RM150 million.

Speaking to the media outside the MACC headquarters in Kuching, Sarawak DAP chief Chong Chieng Jen said a member of his party had lodged a report with the MACC on the secret conversion of the tender processes for the three projects.

“Initially the projects were advertised for open tender process, but later, the Finance Ministry secretly converted the open tender process into sel…

‘No response’ but earthworks stirring at Batu Kawah site

KUCHING: The state has yet to respond to a proposed project to build affordable housings on a 263-acre state land opposite Batu Kawah New Township (MJC), but a recent earth-filling work at the site has raised curiosity of opposition lawmakers.

Chong holds up a sketch on his proposed development of public affordable housings and amenities while Chiew shows a picture of a recent earth-filling work taking place at the said land.

State Democratic Action Party (DAP) chairman Chong Chieng Jen proposed for the development of four parcels of land – Lots 127, 128, 2301 and 2304 all of Block 225 Kuching North Land District – with a total area of 106.67 hectares.

The proposed development, which was suggested to be undertaken by the Housing Commission, consists of the building of 104 blocks of 5-storey residential flats containing 30 units each, making a total of 3,120 units of affordable housing for the poor; two primary schools with five acres of land each and various sports facilities including a…

批给私人发展商? 石角263.6英亩地已填土

(本报古晋11日讯)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主席兼国州议员张健仁透露,行动党向州政府提呈在石角新市镇对面兴建中低廉价组屋的建议书,截至目前都没有回覆。惟,该土地近期却明目张胆的展开填土工程,是否意味着该土地已批给私人发展商?

他表示,行动党于7月已向首长丹斯里阿迪南沙登提呈建议书,并附上设计蓝图,倘若首长同意及批准该建议书,届时负责进行该计划的就是政府机构。

可惜的是,他表示直到现在并没获得州政府任何回覆。

他解释,石角新市镇对面的4片土地面积有263.6英亩,市价轻易可达5亿令吉,而根据行动党提呈的建议书中,除了兴建3120个单位的中低廉价组屋外,同时还有体育馆、两所学校及保留给中中的土地。

他称,调查显示4片土地还是属于政府地,因此他将在今日致函砂土地与测量局,并要求土地与测量局给予解释及答覆。

张健仁认为,土地与测量局应立即采取行动,毕竟该土地是政府地,而填土工程早在6月杪已开始展开。

“任何填土工程都必须获得土地与测量局批准才能进行,否则就是非法活动。与此同时,通常填土工程都有设立资讯牌,显示被委任的承包商、动工及完工的日期,以及发展计划的资讯等,可是我们都没有看到相关资讯牌。”

他吁请首长批准行动党提呈的建议书,毕竟与其批准给朋党公司中饱私囊,倒不如兴建中低廉价组屋给贫困居民,为他们提供负担得起的住宿。

取自诗华日报 (12/09/2014)

别再玩弄经济数字 实际解决通膨问题

(本报古晋9日讯)行动党国州议员张健仁促请国阵政府和部长不要沉醉在玩弄经济数字的游戏,反之,实际去解决人民所面对的通货膨胀。 张健仁今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表示,我国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都瓦希两天前发布一个最新的调查数据,宣称我国一个家庭在2014年的每月收入达到5900令吉。 他指出,这项调查数据对于全国50%以上的家庭都没有意义,因为平均收入是包括计算富有家庭在内,然后再平均分配。 “举个例子,一个咖啡店里的顾客都是家庭月收入1000多令吉,但是突然一个富豪前来消费,那么整个咖啡店顾客的家庭平均月收入都会变得很高。” 张健仁出示一份2012年家庭收入及基本生活福利设施调查报告表示,有关报告显示我国每个家庭当时的平均月收入是5000令吉,不过家庭收入的中位数只有3626令吉。 我国贫富差距大 他继称,有关报告显示最低收入的40%家庭平均收入只有1847令吉,最高收入的20%家庭平均收入则高达1万2159令吉,可见我国贫富差距的鸿沟之大。 他说,截至2012年杪,马来西亚的贫富差距情况比泰国和印尼更糟糕,以0至1基尼指数来计算,马来西亚是0.431、泰国0.4、印尼0.37和印度0.33。 他再举例,我国在2013年共有418万户家庭获得“一个马来西亚援助金”,这些家庭都必须是月收入少过3000令吉,才能符合申请资格。 他声言,月收入少过3000令吉的家庭,在城市生活是很艰难的,因此政府和部长不该沉醉在玩弄经济数字的游戏,而是要实际去解决通货膨胀问题。 取自诗华日报 (10/09/2014)

除非民联同意,砂不能增新议席。

Image
除非民联同意,选委会不可能落实选区重新划分或增加新选区,砂州也不可能会增加新的州议席。

近期,砂选委会主席透露,砂将划分出新的9个州议席。恰巧的是,分别退出人联党和民进党之后所成立的联民党和力量党,其州议员的人数也是9位。而,人联党和民进党也分别强烈表示将不会把他们原有的选区让给这两个国阵附属党。



张氏表示,选委会在这当儿计划在砂州增加9个议席,似乎是为这9位国阵附属议员量身定做,以便解决国阵内部不和的棘手问题。这是用纳税人的钱,来解决国阵的私家事。

“这种做法是违反民主原则,而国阵这如意算盘也是敲不响的。”

张健仁说,要增加新选区,这项动议必须在国会下议院,以2/3的多数议员表决支持才能获得通过,因为增加新选区相等于修改联邦宪法。目前,国会下议院总议席是222,民联有86位国会议员,国阵有135位国会议员,以及一位新的独立议员卡立。

“如果国阵要增加新选区,它需得到至少148位国会议员在国会投票支持,除了现有的135位国阵国会议员和1位独立议员,它还缺少12位国会议员支持。在上一届国会,民联最低时期只有79位国会议员,国阵只差5位国会议员的支持就可修宪重现划分选区,它尚且无法拉拢到那关键的5位民联议员,更何况今届国阵还差12位议员的支持。”

张健仁表示,根据宪法规定,我国每8年就需选区重新划分一次。国会依稀的最后一次选区划分是在2003年,已过了10年了,而砂州的最后一次选区划分则是在2005年。两者都已过期了,但国阵因为无法得到2/3的国会议员支持,无法在选区划分上再次的“做手脚”,替国阵巩固它的胜算,所以迟迟不进行选区划分。

张氏强调,不论是国会选区或州选区的划分,都必须得到国会下议院2/3的多数支持才可获得通过。这就是为何行动党一直以来不断强调否决国阵2/3多数议席的重要性,以避免国阵不断的在选区划分上“作弊”。

因此,张氏说,若任何人以为国阵能以9个新选区来解决砂国阵的内部纠纷,那是大错特错的。因为,除非划分选区可以以一人一票的原

Opposition MPs hold key to increase in state seats – Chong

Image
Without the consent of Members of Parliament from Pakatan Rakyat, there is no way that the Election Commissions (EC) can re-delineate the State and Parliamentary constituencies, and there is no way that Sarawak will have any new State constituencies.
I am referring to the recent statement issued by the Sarawak EC that the EC is planning to create 9 new State constituencies in Sarawak.  Coincidentally, currently, there are 9 ADUNs who have quitted SUPP and SPDP and now in UPP and TERAS.  These BN-plus ADUNs seem to have no seat to contest in the coming State Elections given that SUPP and SPDP objected strongly against them.
It seems that the creation of these 9 seats are tailor-made for these 9 ADUNs.  As a matter of principle, such intention in constituency re-delineation is WRONG.  This is using tax-payer’s money to solve the internal squabble of BarisanNasional.
In reality, these 9 ADUNs or anyone harbouring such hope of having 9 new seats to be divided among these 9 ADUNs are in for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