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州民主行动党提10点政策改革,促阿德南在位一年内落实。

砂州民主行动党提10点政策改革,促阿德南在位一年内落实
7-7-2014


接任新首长职4个月后,阿德南的蜜月期应该结束了, 也是他应落实改革砂州政府制度的时刻了。

虽然在过去几个月,阿德南展示了与泰益不同的风格,如,接纳反对党的意见、愿意与反对党合作及更亲民和人性化的政治路线,但那些只是他个人与泰益不同的地方。 在州政府的长远路线和政策方面,阿德南还未提出任何的改革方向。

州政府的政策一天没改,它还是延续泰益时代的政策,砂州的行政,还是会延续贪污、滥权、朋党操控的局面。

就算阿德南本身不搞朋党关系,他也无法确保他的同僚不会搞朋党关系牟私利。最近,他公布不允许其直系亲属申请政府地和伐木执照,但没一位他的国阵同僚支持和仿效他。 这就是一个很明显的启示 ---除非政策上的改革,他个人要肃清砂州的贪污、朋党风气是不可能的。

因此,要杜绝贪污、滥权、朋党风气,阿德南应该在他上任的第一年内落实政策上的改革。

民主行动党现提10点政策改革方针,供阿德南接纳和落实,以创立一个透明、清廉、好施政的制度:


1.     政府工程公开招标
·         根据部长在砂州议会给予的书面回答,砂州政府的建桥工程,从2007年至2011年(5年期间),全部都是在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批出。 总数约14亿令吉的建桥工程给两间公司垄断。
·         砂州4600公里道路15年的维修权,也是在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批给一间公司。
·         落实公开招标可避免贪污舞弊,减少政府开支,促进竞争力,公平分配国家财富和制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2.    除了有关地契更新和批地供公共用途如教育、医药、体育及慈善福利,所有政府地必须经由公开招标方式,才可批给发展商或油棕种植公司。
·         这将增加砂州政府的收入。 就以古晋BDC的一片269英亩的政府地,只是以8000万令吉批给国阵领袖儿子的公司,但是那片地的市价却是最少4亿令吉。 砂州政府少收3亿2000万令吉。
·         廉价将政府地批给私人公司牟私利就是一种贪污滥权的表现。

3.    以公开招标方式批出伐木执照,而单一伐木执照所覆盖的森林面积应以5001000公顷为准,避免几家财团控制全州木材行业。
·         这将打破目前几家财团控制州内木材供应的局面,也将确保本地木材加工业有充足的木材原料供应。
·         更广泛的分配州财富,让更多人分享州的资源和财富
·         民联执政霹雳州一年的经验显示,在国阵直接批出伐木执照的制度下,州政府只收到1600万令吉的执照费。 但,民联执政后,实行公开招标方式批伐木执照,同样面积的伐木范围,州政府则可收到4000万令吉的执照费。

4.    落实资讯自由法,促使砂州政府行政透明化,减少贪污舞弊事件。
·         目前许多政府的决定,都以官方机密为由,不让民众知道实情。 许多政府工程、土地、伐木执照、开矿执照等,都在不透明的情况下,让国阵领袖家族朋党中饱私囊,损失的是广大的砂州人民。
·         过去8年,砂州财政RM12,000,000,000120亿令吉)的发展拨款在完全没有向州议会详细汇报的情况下拨出。 国阵的人联党常常喊“没拨款”,可是120亿令吉的发展拨款不知何去何从,他们却不敢提。 人民要知道也无从追问,连州议员也无法得到答案。 这是典型的黑箱作业模式。
·         若可落实资讯自由法,那些贪官和部长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把州财富转入私人朋党口袋。


5.    落实“耕者有其田”的政策,政府拨给郊区人民,每户家庭20 – 30英亩地,给他们进行耕种,地主提供劳力,政府提供资金技术,农作物的收成全归地主。
·         这政策可提高郊区人民的收入,创造更多的中产地主阶级,稳定砂州经济;
·         这些郊区人民有自己的土地耕种,也不需入禀法庭索讨土著习俗地。
·         与其如目前政府政策般,将几十万公顷地段批给朋党公司,倒不如让全民分享州的天然资源和土地。

6.    兴建足够的高素质(3房式)政府组屋,以“先租后售”方式给中下阶级人民。
·         落实“居者有其屋”的政策,让平民百姓都有机会拥有屋子。
·         增加房屋的供应,也将消减房价膨涨的压力。
·         房屋贷款是人民生活负担的一大部分。 截至201312月,家庭贷款高达国民生产总值的87%,而房屋贷款则占据了大部份的家庭贷款。提供便宜的居所给中下阶级人们是减轻人民生活负担最直接的方式。

7.    全面改革城市公共巴士服务,政府收购古晋、美里、民都鲁和诗巫的公共巴士公司,以政府全资方式提供免费城市公共巴士服务,为期5年,之后才逐步收费。
·         目前砂州4大城市的公共巴士服务极差。 政府接管后必须注资全面提升有关设施。
·         砂州人民也没有使用公共巴士的习惯,因此有必要提供足够的优惠(给予免费巴士服务),才可改变他们的通勤习惯。
·         目前百货涨价,普遍上班一族至少15%的收入是用在日常交通上(如还汽车贷款、买汽油等)。 提供免费公共巴士服务可减轻人民生活负担。
·         增加巴士的使用量可减少交通堵塞,减少燃油消耗和温室气体的排出。

8.    州议会的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由反对党的州议员当任,而公共账目委员会的调查对象和议程则由该反对党议员设定。
·         目前州议会的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职是由国阵后座议员当任。 一些涉及国阵领袖家族贪污事项的部门如,土地局、工程部,都没被调查。 这完全失去州议会公共账目委员会的真正用意。
·         人治不如法治,由个人去监督不如有制度去监督。民主制度就是由执政党执行管理,而由在野党执行监督。 公共账目委员会的真正用途若得以发挥,它可有效监督所有政府部门的行政,挟制滥权和贪污舞弊。

9.    教育领域的改革

a  制度化常年拨款华小、教会学校和独中。

b  以州政府和私人界联办方式,恢复以英语为媒介语教学的教会学校。
·         无可否认,过去的教会学校为国家栽培了无数的人才和领袖。 教会学校的教导方式有其可取之处,应继续给予发扬光大。
·         虽然教育是联邦权限,但宪法上的一些条文,仍可允许砂州政府涉及办学校,就如州政府办诺玛医院的原理一样。 办诺玛医院以利润为目标,尚且可行,更何况办教育是千年树人大众的崇高事业,州政府更是责无旁贷。
·         砂州的官方语言还是英语。 州政府有责任提高州民英语程度。
·         教育制度应采纳百花齐放的格局,这才能为砂州创造更多元化的人才。

10.   恢复地方议会选举,改善市议员和市议会的服务态度,促使他们积极解决民生问题。
·         现有的官委市议员与市民脱节,因为他们只需效忠他们的政治主人。 因此,往往人民的投诉和问题都被搁置一边。
·         城市水沟道路等基建维修欠佳,就是市长和市议员的失责。 但是,只要他们继续对他们的政治主人唯命是从,就可保官位。
·         恢复地方政府选举可提高县、市议会的服务态度和素质。


张健仁
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
砂州民主行动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