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顺补选的成绩,有3点值得我们商榷。

安顺补选的成绩,虽然表面上看来,民主行动党华裔选民的支持率下降,但是,若仔细分析补选种种因素和其成绩,结论是,行动党无法在安顺补选再创奇迹,但整个改朝换代的浪潮并没有停止或逆转。


砂拉越的人民不应受国阵宣传所蒙骗,以为西马同胞已放弃改朝换代的目标。 反之,从安顺补选的成绩,可见西马同胞还是拥有强烈改朝换代的信念。 因此,我们砂州人民更应坚持建立两线制政党轮替的政治格局,以挽救马来西亚于国阵的贪腐滥权。


安顺补选的成绩,有3点值得我们商榷:


1.         国阵得票没明显增加

2013年全国选举,安顺选区的投票率高达80%,而今次补选的投票率只是67%,少了8000多选民没投票。 国阵在2013年全国选举该区的得票是20086票,而今次补选,国阵的得票则是20157票,增加了71票。

行动党在2013年和今次补选的得票则分别是27399票和19919票。关键在于这8000位在外地工作的安顺年轻选民,因为补选不能左右政权,而没有回去投票。

无可否认,这8000多位外地工作的游子选民,绝大多数是支持行动党的。 就连民政党的候选人马袖强也承认这个事实。 因此,他们没有回去安顺投票,肯定将拉低行动党的得票率,相对的则拉高国阵的得票率。

2013年选举和补选国阵所得的票数,可见在当地居住选民的投票倾向,并没有多大的变动。

在整个政府机构集中全力宣传和糖果政治下,国阵在这次的安顺补选中,只增加了区区的71票,若硬要把它说成选票回流,未免太也牵强。


2.         行动党并没大幅度流失安顺华裔支持

虽然表面上华裔选民的支持率从2013年的85%跌至补选的70%,但是这主要是因为在外地工作的年轻人(约8000多人)没有回去安顺投票。 这些选民,绝大多数都是投行动党的,因此,他们这次因补选无法换政府而没回安顺投票,肯定会拉低行动党整体的支持率。

安顺有60000选民,42%(约25000人)是华裔选民,其中只有约70%在今次补选有投票,既是约17500华裔选民有投票。因此,少了这几千位外出的游子没回来投票,行动党的支持率肯定大幅下降。 有鉴于此,今次补选,行动党流失的华裔选票,扣除那没回来投票的游子们,其实顶多也只是2 – 3% 而已。

在一个补选里,行动党第一次在这选区派出巫裔候选人、马袖强是当地资深名流,505之后普遍人民情绪低落,而补选又不能左右国家政权的种种不利行动党的因素下,行动党只流失2 – 3%的当地华裔的支持率,而保住70%的支持率,可见大部份安顺华人的改朝换代意愿还是非常强烈的。

更何况,70%的支持率,在任何民主制度下,都是非常高的支持率。如果以选票来计算,每1000个选民中,有700位支持行动党,而只有300位支持国阵。 1000票中国阵就要输400票。


3.         行动党的突破

这次的补选,行动党最大的得着是,是在马来选票方面,有一些进步,从2013年的25%支持率,增至28%的支持率。 当然,28%的支持率是非常少,但是,重要的是,这些增加的马来选票,皆是来自乡村的马来选民,也即是巫统的传统票源。 这些巫统传统票源的动摇,虽然在这场补选只是区区的3%,但对巫统而言,已是很大的震撼,这也意味着,巫统在乡区马来人的势力,也非牢不可破的。

更重要和具更深远意义的是,行动党第一次在混合区派出一名马来女性成为其候选人。 随着黛安娜今次代表行动党出战安顺选区,引起全国注目,相信许多巫裔同胞将对行动党另眼相看,尤其是那些年轻巫裔同胞。 他们也会自我反思,一个长期来都被巫统标榜为“反马来人”和“反回教”的政党,居然会派出一位马来年轻女性为其候选人。 那巫统这些“反马来人”和“反回教”的指责,到底有多大的真实性?


安顺补选只是一个开始

对于行动党而言,安顺补选的落幕,只是一个开始,一个打破巫统垄断乡区马来政治局面的开始。 今后,相信有更多的马来年轻专业人才,也将参与行动党的政治斗争。

当然,安顺补选若行动党的黛安娜获胜,它将为整个改朝换代的浪潮,带到另一个高峰。 但是,安顺补选行动党败阵,并不是意味着整个改朝换代的潮流,就此停顿下来。

从以上3点,即,国阵得票没增加、华人票仍牢牢支持行动党和马来乡村选区的突破,这意味着,改朝换代的民意还是暗流汹涌,只是等待着时机再次的爆发。 而可以引导这改朝换代的海啸再次爆发的,就是来届的砂州州选。 因此,我呼吁,砂州人民继续坚持创造两线制政党轮替的信念,在来届州选,为马来西亚第3轮的政治海啸掀起序幕。



张健仁
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
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


05-06-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