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旺登雅没有透露的3个重要资讯



阿旺登雅没有透露的3个重要资讯有关砂电力公司是否有能力降低电费率30%

1.   砂电力公司(SESCO2013年和2014年的收入和利润

根据阿旺登雅在砂州议会的回答,砂拉越自2012年至2016年的电供需求如以下:

年份
电供需求
2012
1490兆瓦
2013
2331兆瓦
2014
2996兆瓦
2015
3377兆瓦
2016
3517兆瓦

2012年到2013年,电供需求有很大的暴增,这主要是因为SESCO卖电给座落在SCORE(再生能源走廊)的冶炼业工厂。  我们要求降低电费的诉求,不包括这些冶炼业工厂的电费,这些是由SESCO和它们个别谈判达至协议的电费价格(比SESCO卖电给普遍砂拉越人的价格便宜70%)。

若我们比较2012年和2014年的电供需求,很明显的,SESCO的卖电量增加一倍(100%)。 2012年,SESCO可以赚取2亿6600令吉的盈利,2014年,卖电量倍增,SESCO可赚取的盈利可增至5亿令吉。

单只这笔盈利就可为砂州普通人民降低电费率30%

2.   SESCO和砂能源公司(SEB)内部盈利转移

SESCO只是SEB其中之一的子公司。 除了SESCO之外,SEB还拥有其他如Sarawak Power Generation Sdn BhdSejingkat Power Corporation Sdn Bhd 这些发电厂也是SEB的子公司,而它们的唯一顾客就是它们卖电的对象SESCO。 它们卖电给SESCOSESCO再转卖电给砂州人民。

Sarawak Power Generation Sdn Bhd2012年,赚得4500万令吉的盈利。Sejingkat Power Corporation Sdn Bhd则在2013年赚得2300万令吉的盈利。

这些盈利决定于它们卖电给SESCO的价格。 它们的盈利高,SESCO的盈利就相应的减少,不过,最终,SEB整个组织的集体利润还是一样。 所以,这些发电厂的盈利,也应该算进SESCO的盈利,因为这只是SEB整体的内部盈利转移

3.   巴贡水坝剩余电能可优惠砂人民

巴贡水坝并没有把全部其所生产的电能卖给座落在SCORE的冶炼厂。 有一些Bakun所生产剩余的电能,SESCO无法卖给这些冶炼厂。 这些叫做non-firm energy

由于巴贡水坝的超大发电量和超低卖电价格,这些non-firm energy若用以补助卖给砂州人民的电供,可至少降低SESCO卖给砂州人民的电供成本的20%。 这些non-firm energy去了哪里?阿旺登雅应给砂州人民一个交代。


综合这3个因素,SESCO不只有能力降低电费率30%,而且,降低30%电费率之后,还可赚钱。

这些都是阿旺登雅没有告诉砂州人民的资讯。 因此,我不但没有道歉的必要,反而是阿旺登雅应该向砂州人民道歉他的隐瞒,及坦诚的公布有关SEBSESCO的整体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