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联党罔顾砂人民利益,护航砂能源反对降低电费.



人联党罔顾砂人民利益,替砂能源公司护航反对降低电费率。

砂人联青团长陈开昨日在报章上表示,砂能源公司当务之急应加强电供网路和维修工作以确保州内各地有稳定可靠的的电供。陈开以此为由,反对砂行动党要求降低电费的签名运动。

遗憾,人联党青年团在陈开领导下发表这番言论,再次暴露出陈开和人联青的无知。人联青的4大无知指出如下:

人联青的无知1

人联青的无知1是,行动党的签名运动,有提出3项诉求,即:
1.         降低电费30%
2.         定期维修及提升电供网络,以减低停电率;和
3.         解雇砂能源公司年薪450万令吉的挪威籍总裁。

行动党的签名运动已涵盖要求砂能源公司定期提升和维修电供网络。行动党早在发动签名运动之前,就已知道,砂能源公司急需定期提升和维修电供网络工作,人联青却到了行动党发动签名运动两个多月后才做出如是发表,可见其后知后觉。

如果人联党也同意砂能源公司当务之急的工作是提升电供网络的工作,它更应该响应这项签名运动,而非反对行动党的这项签名运动。


人联青的无知2

人联青的无知2是,降低电费和定期提升和维修电供网络根本就是两回事,不能一概而论。

人联青的言论含义是,降低电费将影响砂能源公司定期提升和维修电供网络的能力。人联青之为什么有这番论调,原因是因为它根本不知砂电力公司的财务状况。

如果砂电力公司是一间面临亏损的公司,降低电费率有可能将影响其定期提升和维修电工网络的工作,但是,砂电力公司是一间每年赚取上亿令吉的公司,单只2012年,砂电力公司就已赚取了2亿6660万令吉的盈利。

一年有2亿多盈利的电供公司,但却没有定期提升和维修电供网络,这不关该公司财务状况,与电费率没关系,而是该公司政策的问题。因此,砂能源公司应做的是,立刻纠正其公司政策,定期提升和维修其电工网络,而非,只是一味的只关注建水坝而把砂州人民享有稳定电供的权力放在一边。

人联青是对砂电力公司的财政状况无知而作出这番言论,抑或是旨在误导人民,替砂电力公司护航?


人联青的无知3

人联青的无知3是,对砂国阵政府和砂能源公司这几年的政策一无所知。

这几年来,砂能源公司只注重如何建水坝及卖便宜电力给一些坐落在SCORE的冶炼业工厂,忽略定期提升和维修砂州的电供网络的工作和计划,导致这几年停电事故频频发生,造成人民的不便和经济损失。

归根究底,这是砂州政府的政策所致。在国阵领袖眼中,狂建水坝可合理化在建水坝前大肆砍伐森林,让朋党从中得利。建水坝工程在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批出又可让朋党得利。砂能源公司甚至举债150亿令吉,就是为了要建这些水坝。

砂能源公司借钱建水坝,利益由朋党分羹自肥,费用却强迫砂州人民还贵电买单。

这是国阵政策使然,签名运动的用意也是欲唤醒人民的醒觉,向政府施压,促使国阵政府重视砂州人民的利益。

人联党身为砂州执政党之一,人联青对政府这项政策毫不知情,可见人联青在发表前根本就没有做功课,或是知道而不敢提,随便发表一些言论来误导人民?


人联青的无知4

人联青的无知4是,根据砂电力公司和巴贡水坝的购电合约,砂电力公司向巴贡水坝购电的价格是,每单位电力(KWhRM0.065,而砂电力公司却以平均RM0.30卖电给砂州人民。这就是所谓的“暴利”。国阵政府常常挂在嘴边“商家不可赚暴利”,甚至还有反暴利法对付这些商家。可是,为何这法令却没有用在砂电力公司?难道砂电力公司是超越这法律的?

这些合约,连行动党的国会议员也有,为何人联党,身为执政党之一却没有?是否真的没有还是不要把真相说给人民知道?

行动党发动这“公平电力政策”的签名运动,是基于人民利益和公平原则,及考虑到砂能源公司的财政能力。行动党准备任何时候与砂内阁部长或砂能源公司高层领导,针对这课题进行公开辩论,让砂州人民做裁判,是否这签名运动所要求的是合理与否。

我相信,砂州人民是有理智的。他们也知道,如果砂电力公司无法继续运作,那是不可行的。人民也不会同意,也不会响应这项签名运动。因此,行动党的这项签名运动并没有要求全免付电费或降低50%电费,而只是要求降低电费率30%

这就是有负责任的政党的作风。行动党不像人联党,人联党只会以一些含糊不清的言论来混淆人民,但却无法以正确的数据来说服人民。

现今的人民许多都有思考能力,有国际的资讯,有许多更有受过高深教育,人联党那套污蔑性、没数字根据的言论和宣传,已无法再蒙骗人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