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部长史威特12论点混淆误导砂州人民



针对砂州公用事业部(水供)助理部长史威特恩德利所提出的12重点反对火箭降低电费,我就逐一的提出反驳,以让砂州人民看清,史威特的所谓12论点,只是在混淆和误导砂州人民:


1.         史威特的论点123,皆是指降低电费30%将影响砂能源的财务状况,将使很多人失业,并影响电力传输与分配系统的维修和提升工作和服务素质。

我的回应:     降低电费30%根本不会影响砂能源的财务状况,原因是:
1.         砂州人民目前还的电费是约每单位电力RM0.30。全砂人民(不包括在砂再生能源走廊(SCORE)目前的用电量只是约1300兆瓦。
SCORE的两家冶炼工厂,即TokuyamaPressMetal,这两家公司就已需要740兆瓦的电力,而 SESCO是以每单位电力约RM0.11的价格卖电给这两家工厂。
就算砂州本地人的电费率降低30%,我们还的电费率还是每单位电力RM0.21,比这两家工厂还贵一倍的电费。
            SESCO有能力以每单位电力RM0.11的价格卖740兆瓦的电给这两家工厂,没有理由没能力以每单位电力RM0.21的价格卖1300兆瓦的电给砂州270万的本地人。

2.         SESCO每年赚上亿令吉的盈利,单只2012年,SESCO的税前盈利就已高达2亿6660万令吉。 SESCO100%砂州政府的公司,而且是公用事务公司,因此,不应该有如此高的盈利。对于公用事务公司而言,高盈利,就表示人民在还过高的电费。
更何况,SESCO有盈利,就需缴税给中央政府,2亿6660万令吉的盈利也相等于6000万令吉的税还给中央政府,这些都是砂州人民的血汗钱。如果没有这2亿6660万令吉的盈利,就不需要缴税给中央政府。

3.         这两年来,SESCO赚取上亿令吉的利润,但是还是频频停电。几亿令吉的利润,却没有有效的定时维修和提升电力输送与分配系统。可见,频频停电的问题症结在于砂能源公司的政策和行政,而非财务的考量。


2.         史威特的第4论点是,降低电费将摧毁砂能源为SCORE提供电源的能力。

我的回应:     发展SCORE的资金,应来自州政府,而不是叫砂州人民还贵电来承担发展所需的资金。
史威特的论点再次证实,砂州国阵政府的立场是要砂州人民还昂贵的电费,来津贴那些在SCORE的冶炼厂的便宜电。这是本末倒置,砂州人民还未真正得到国阵所谓发展的好处,却已要先还贵电。
要全民还贵电来资助这些冶炼厂的便宜电是极度不公平的,这是牺牲人民利益来资助朋党公司利益。对人民不公平


3.         史威特的第5论点是,西马和沙巴的电费比砂州更贵,因此不应要求SESCO降低电费率。

我的回应:     1.         西马和沙巴的电力,绝大部分来自化石燃料。随着国际油价飙升,发电成本剧增,提高电费率是可理解的。但是,砂州的电力,单只巴贡水坝,就可生产2400兆瓦的电力,足够提供全砂人民电力需求(不包括在SCORE的那些冶炼厂)的两倍。巴贡水坝以每单位电力RM0.065的低价格卖电给SESCOSESCO却以每单位电力RM0.30的价格卖电给砂州人民。
就算降低电费30%SESCO以平均每单位电力RM0.21的价格卖电给砂州人民,它还是可赚取超过300%的利润率。

2.         砂州既然有水坝发电,砂州人民就应该享用水坝所生产的便宜电。

                                    3.         虽然西马和沙巴现今的电费率比砂州贵,但是,西马和沙巴的电费率自90年代到今天,已调高最少3次了,而砂拉越的电费率自1992年就没调高。这表示,过去20多年来,砂州人民所还的电费率,都较西马和沙巴来得贵。现在是我们还更便宜的电供的时候了。


4.         史威特的第6论点是,便宜电可吸引外资,制造就业机会。

我的回应:     1.         提供便宜电给砂州人,同样的也可鼓励本地人在砂州设厂投资,制造就业机会。目前,因为砂州的地理条件和较高的运输费,许多本地商家都选择在西马或外国设厂。如果政府能降低电费率,这将有助于留住这些商家。同时,降低电费也可有助于减低生意成本和人民的生活负担。

                        2.         更何况,行动党的签名运动只是要求政府降低电费30%,根本不影响吸引外资的电费率。SESCO还是可依旧卖便宜电去吸引这些外资,但是,对于本地人而言,SESCO应降低电费率30%


5.         史威特的第78论点是,SCORE的工厂用电量大,而且签署长期购电合约,若没有用到合约所规定的用电量,还是必须缴付全额,所以SESCO可以以低价卖电给他们。

我的回应:                 1.         本地商家、厂方和人民所还的电费率,是SESCO给予SCORE工厂的电费率的3倍以上。任何生意,买多有一些折扣是合理的,但是不可能折扣70%。除非,原本售价的盈利是超过70%。如果折扣之后的价格是低过成本,那就意味着,卖多亏多。没有人会在这情况下再促销他的产品。
SCORE工厂可以以每单位电力RM0.11的价格买电,可见SESCO的成本是少过每单位电力RM0.11。那么,SESCO却以每单位电力RM0.30的价格卖电给砂拉越本地人。这岂非是暴利?

2.      本地一些工厂的用电量也很大,而且也是SESCO的长期用户(有些甚至已3040年了)。它们每个月所还SESCO的电费,也有一部份是每个月固定的收费,不论厂方有没有用到那么多电,还是要还的。但是,他们却没得到如此优惠的电费率。
                       
                        3.         至于最少消费量的规定,许多本地的商家和厂家也可预算到他们的工厂每个月的最低电的消费率,但是SESCO却没有给予本地商家和厂方70%折扣的特别优惠待遇。


6.         史威特的第9论点是,没有任何电力供应商可确保零电流供应干扰。

我的回应:     没有人说要零电流供应干扰,但是,自从砂能源公司以天价聘雇该外籍总裁,砂州的停电率不减反增。过去SESCO最高职员的薪水一年才十几二十万令吉,这位外籍总裁的年薪却是400万令吉。如此高薪,物没有所值。


7.         史威特的第1011论点是,砂能源公司必须筹资建电力基础设施,发电站,传输电缆等,包括建600公里的500kV高压电缆系统。

我的回应:     1.         在城市地区,许多发电站,电力基建设施,都是由发展商承担。早期,发展商一间排屋只需付SESCO几百令吉的电缆接驳费,但是,过去10年,SESCO则强逼发展商一间排屋需付几千令吉的电缆接驳费。

                        2.         在乡区,政府则有拨款建电力基建设施。联邦政府自2005年至2013年(9年期间)总共拨出20亿100万令吉的拨款供“乡区电供发展计划”。

                        3.         由此可见,电力基建设施的建设,钱是来自政府拨款和发展商,而不需用到人民每月所还的电费的收入。因此,降低电费并不影响电力基建设施的发展。

                        4.         至于史威特所提出的那600公里500kV高压电缆系统工程,这工程的招标过程,充满疑问,一个工程却经过两次招标,为了就是要把工程批给当时砂州首长儿子的公司。


8.         史威特的第12论点是,砂能源公司天价聘雇外籍原告与电费无关。

我的回应:     1.         史威特本身也认同,砂能源是以天价聘雇这些外籍员工,如年薪400万令吉聘雇其总裁。早几年,总共聘雇了将近20位外籍员工,他们的总年薪将近2000万令吉。最近一两年,因为行动党不断的反对和炒作这课题,所以,目前只剩下6位外籍员工。

                        2.         这些外籍员工所领取的薪水,是本地员工拥同等条件者所领取的薪水的10倍。更甚的是,请了这些天价外籍员工,砂州的停电率反而更糟糕。

3.         这些外籍员工薪金,都是来自砂拉越人民每月付还的电费的钱,又如何能说与电费无关?没有请他们,省下来的钱至少可资付一部份降电费的成本


行动党一贯的作风是,在提出任何建议前,都有做过详细的研究工作。我们认为,降低电费30%并不会影响SESCO的运作。而且在这百货通胀的时期,如果电费能下降,这将有助于降低商家的成本以及减轻人民的生活负担。

另一个铁证为何降低电费不会影响SESCO的财务状况是,砂能源公司有能力花费2亿3200万令吉建一栋不必要的新大夏,而且还可以有超过2亿令吉的税前盈利。这再再的证明,SESCO向砂州人们征收的电费率过高,以至其可有如此高的盈余去挥霍。我们还了如此多年的贵电,是时候,政府降低电费回馈人民。

相信史威特的文告示砂能源公司的公关部(PublicRelationOfficer)帮他写的。不过,我希望史威特应时时谨记,他的职位来自人民,他应该捍卫人民的权益,而非砂能源公司的权益。



张健仁
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砂州主席

26/3/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