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7, 2013

促罗克强俯顺民意,别一意孤行强制封路。



我敦促罗克强体协7哩一带民众的不便,别一意孤行强制封路,导致民众不便。

针对日前巴达旺市议会封掉刘善邦路的开口处的事情,这几天已证明,这封路决定已造成7哩一带严重塞车。

国阵常常挂在嘴边要行动党议员提供建设性的建议,但是,当行动党议员提供的意见跟他们的意见不一样时,他们就指责说那不是建设性的意见。

难道只有盲从符合政府的意见才是他们所谓的'建设性意见',不合他们的意见就是'政治化'

我质问罗克强,难道巴达旺市议会这几天没有看到7哩一带的严重塞车问题。市议会的责任是要改善交通流畅而不是恶化交通堵塞。至于罗克强口中所提到的建设性意见,那就是重开刘善邦那个开口处,而这建议我也已在电话中和信函中提出了,只是罗克强不愿接受。

我希望罗克强别继续漠视民众的不便。封路的问题不只是罗氏所讲的只是影响商家和小贩的生意,而是确确实实的影响7哩一带所有的居民。

我希望罗克强不要因为为了要维护市议会所聘雇的咨询公司或市议会的面子关系,而害苦7哩一带驾车人士耗费无数塞车的时间。

至于罗克强所指的塞车问题是因为民众乱停车,解决民众乱停的问题不是用封路来解决。而且,车民众乱停车的问题早就有的,但是在市议会封路前,也不见如此严重的塞车。因此我奉劝罗克强不要以另外一个问题来掩饰市议会错误的决策。

另外,有关Penrissen 7哩下6哩扩充道路之事,我敦促罗克强不要以没钱之辞推卸责任。

谁不知道建架空大道是最好的方法。但是那需要几年的时间,期间,扩充道路是最实际短期改善塞车问题的方法。难道市议会这也做不到?

Sunday, December 22, 2013

Uproar over closure of traffic detour at Mile 7


巴达旺市议会应了解实际状况,胡乱封路导致7里圣淘沙市更塞车。

我抨击巴达旺市议会,没真正了解7里圣淘沙市交通实际状况,胡乱封路,导致7里圣淘沙市这几天严重交通堵塞,那一带的市民怨声载道。

他昨日收到许多7里一带商家、小贩和市民的投诉有关市议会于星期四将刘善邦路路中间的开口处封死,使刘善邦路两边的车辆无法从原本的开口处转入另一边的支路。 这路的开口处一封死,7里刘善邦路塞车状况更加恶化。

我在接获投诉之后,于昨日(星期六)下午三时左右亲自去现场观察,发现车辆还是大排长龙。 原本星期六下午刘善邦路根本就不会有出现车排长龙的现象。 但市议会这一封路,使许多驾车人士需驾多冤枉路,花更多的冤枉时间在交通堵塞中。

我已于昨晚致函及传真给巴达旺市议会有关这问题,并敦促巴达旺市议会立刻重开那个开口处。 我在信中也指出,如今正接近圣诞节,如果市议会不立刻重开该开口处,约接近圣诞节,交通堵塞状况将更严重。 过后就是开学了,以目前交通堵塞的情况来看,学校一开课,情况将更不堪设想。

许多向我投诉的人士都是在7里一带长大的,在7里一带住了至少3040年,他们最清楚7里一带的交通状况。 他们都认为市议会的封路行动根本不可行。

巴达旺市议会花60多万令吉去考察,到底考察出什么成绩? 真正急需市议会去做的,它不去做,却偏偏去做些制造麻烦和不便给人民的东西。

我在信中有提到3项急需巴达旺市议会处理的问题,巴达旺市议会却无动于衷,即:
1.       老港下路口非常危险。我早在2010年就致函巴达旺应按照交通灯或考察如何改善,但是,将近4年了,巴达旺市议会完全不理会。
2.       朋岭盛(Penrissen Road7里下到6里的一段路,有一部份少掉一个车道,加剧每天上下班时该段道路的塞车情况。 要扩充那段路也不需很多钱,但是偏偏巴达旺市议会就视若不见。
3.       旧机场路要去新机场的方向,目前,所有车辆需到Kuching Central前的交通灯做U-弯,使该段路每天早上严重塞车。 巴达旺市议会也不积极去讨论如何改善该状况。

我希望罗克强亲临7里市镇听听人民的怨声。 要改善地方上的交通问题,不能单靠坐在办公室凭空幻想,拿些理论来设计就可以的,必须真正了解实地状况。而这60万令吉的咨询费,到底是否物有所值。

Thursday, December 19, 2013

砂拉越之梦的供应油棕树苗计划

民主行动党所推展的“砂拉越之梦”民主运动在斯里阿曼推出“供应油棕树苗”计划。

我与民主行动党斯里阿曼支部主席里昂吉马,于上周五在斯里阿曼省境内的Sebujok长屋,移交油棕树苗给该长屋的一些居民。

在这项“油棕树苗”计划下,民主行动党将供应给申请者,每户家庭100株油棕树苗。这些受惠者将不需在现阶段付还民主行动党任何钱,直至当该些树苗成长结果后,卖出的棕油果收益,逐次扣除10%直到还清我们购买树苗的成本。期间,行动党也没计算利息。

第一批申请者总共有51户家庭来自7间长屋的居民,每户获得100株油棕树苗。第一批分发出去的油棕树苗总数是5100株。我们这项计划将会分批进行,每两、三个月分发一批。

行动党购买这些棕油树苗的资本则是来自民众给予“砂拉越之梦”民主运动的捐款和行动党砂州议员们每个月捐献给党的部份薪金。

民主行动党之所以会实行这项计划,是因为,原本在今年国选之前,马来西亚棕榈油局(MPOB)有供应油棕树苗给乡区人民。但是,在今年5月5日国选后,砂拉越州政府禁止马来西亚棕榈油局继续供应油棕树苗给那些没有地契的土著习俗地地主。

砂州乡区达雅人的土地都是土著习俗地,99%是没有地契的。砂州政府的这项政策,基本上就是要砍断达雅人种植油棕的发展路线。

更重要和对达雅族群伤害更大的是,没有经过开垦种植的土地,砂州政府则不承认其为土著习俗地,而将之列入“政府地”。砂州政府的这项新政策,主要就是要约束和减少土著习俗地的存在。到时,州政府就可将更多所谓的“政府地”以廉价出售给国阵领袖的亲戚家族朋党公司。

民主行动党将“供应油棕树苗”计划列入我们的“砂拉越之梦”民主运动,因为这项计划将直接带给长屋居民两方面的益处:
1. 两年后,当这些油棕树苗都开始结果,这些居民每个月将可固定赚取约一千令吉的收入,提升他们的经济条件。
2. 尽量阻止砂州政府掠地自肥的政策,让更多的郊区的达雅人可以分享到砂州辽阔土地的天然资源。使砂州的经济资源能更均匀分配。

它(供应油棕树苗)计划即可提升乡区达雅族群的经济条件,也可唤醒他们对他们土著习俗地权益认知。这正符合民主行动党“砂拉越之梦”的目标和宗旨。

透过这项“供应油棕树苗”计划,我党也可展示给乡区人民,行动党要改善乡区人民生活的诚意。还未做政府,我们就可带给乡区人民实际的益处,若我们执政,我们有更多的资源和权力可让全砂人民共同分享砂州财富。

Wednesday, December 11, 2013

Sarawak State Minister for Housing, AbangZohari should apologise and retract his sexist statements against the DAP ADUNs for Pending and BatuKawa.

Press Statement by Chong Chieng Jen, Member of Parliament for Bandar Kuching and ADUN Kota Sentosa
(11/12/2013)

Sarawak State Minister for Housing, AbangZohari should apologise and retract his sexist statements against the DAP ADUNs for Pending and BatuKawa.


When Lim Guan Eng was criticised for making the remark “grandmother” of the Penang UMNO ADUN, Jahara Hamid, Lim Guan Eng I gentlemen enough to quickly apologise for the “grandmother” remark.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South China Sea, in DewanUndanganNegeri Sarawak, on 26-11-2013, AbangZohari made even worst and derogatory remarks against both ADUNs for BatuKawa and Pending.  The following are the Hansard Record of what was said by AbangZohari:

“ Y.B. Puan Christina Chiew Wang See: Thank you Tuan Speaker, thank youHonourable Minister. Sayamemangterimakomplendaripeniaga-peniagadariMedanSatokdansaya, I doubt whether Honourable Minister adaturunpadang, untuk interviewtanyasetiap orang peniaga di sanakah? I think you can, you bolehturunpadangbersamadengansaya, sayarelabersamakamuturunpadangpergi Medan Niagasana. Kitabolehsama-samatanyathen tengokmacamanajawapanpeniaga di sana? Kalau youberani, sayaboleh invite you together. We can go together. If you dare maybe(interruption and laughter)

Tuan Speaker: Member for BatuKawa, don‟t argue. You ask which part of hisstatementrequires clarification, not rebut his point.

MenteriPerumahandanMenteriPelancongan Datuk Amar Abang Haji AbdulRahman Zohari bin TunAbang Haji Openg): Ya, yaBatuKawa. Thank you very much.Actually, I beli I punyacencaluk and belacan there you know, pasarminggu. So, I gothere during the weekend, when I buy vegetable, no. 1. No. 2, if I were to go with you,people will say this is a new girlfriend. (laughter) Nantisusah, this is my kawasan youknow? It is my kawasan. They will take us regard (interruption) Wait. Wait. They will takefor granted that you and me together, post in the facebook and then they say, wah! Yourlaki pun problem, my wife also problem. (laughter). Okay, okay.

Tuan Speaker: Order. Order. Order.

MenteriPerumahandanMenteriPelancongan Datuk Amar Abang Haji AbdulRahman Zohari bin TunAbang Haji Openg): Tuan Speaker, I think that‟s all. Ya,anything?

Y.B. Cik Violet Yong WuiWui: Thank you Tuan Speaker. Thank you, HonourableMinister. Just now you were saying that the improvement of the infrastructure will betaken in stages, but as of now, when we were on the ground, I agree with what BatuKawa have said because both of us went, and they were asking whether the existing roofcan be raised up. When can that be done? Because it is really too hot for them tomakebusiness.

MenteriPerumahandanMenteriPelancongan Datuk Amar Abang Haji AbdulRahman Zohari bin TunAbang Haji Openg): The Consultant is doing the design now torectify that. They want to link it with the PasarMinggu now it is without any shade, veryopen, now we have to put a roof. Okay, maybe one day you pergisana you bawa
sayalah. (laughter)

Tuan Speaker, allow me (interruption). Belumkahwinkah? Sayatidaktahu. Sayaada
kuotatigalagilah. (laughter)


What AbangZohari said in Sarawak DUN on 25-11-2013 is not only a sexist remark but a form of sexual harassment against both the DAP ADUNs. Both Violet and Christina invited AbangZohari to “turunpadang” (go to the ground) to see for himself the actual situation of the hawkers and to understand their plight.


In return, the two ADUNs were insulted and jeered at by AbangZohari, as if they were asking for a date with him.  In the case of his remarks against Violet Yong, it was even worst, AbangZohari openly implied that Violet can be his second wife (“sayaadakuotatigalagilah”).  AbangZohari may think that his comment is funny, but to many, it is outright sexual harassment and insult.


The next day, 27-11-2013, Violet Yong moved a motion to against AbangZohari for making the sexist remark.  The Speaker of the House rejected the motion on the ground that:
1.         the remark made was in his “opinion was friendly, playful, harmless and humorous banter between honourable members”;
2.         “The remarks made by the minister were during an open debate in response to twolady members in this August House and not in excluded working place where thehonourable member for Pending is an employee”; and
3.         The Speaker has granted leave of absence to AbangZohari and thus he is not present to defend himself.


Though AbangZohari may have escaped in the DUN with the help of the Speaker, he must still be held responsible for his sexist remarks and sexual harassment in DUN.


It is most disappointing that a veteran politician with such high position and seniority would stoop so low to make sexist comments against the DAP lady ADUNs when he has no answer to their questions in the DUN debate.  It is even more disappointing that after having the matter been brought up, he can pretend that nothing has happened.



It has been 15 days since AbangZohari made the sexist remarks.  I urge him to have that little dignity to admit that such comments against Violet Yong and Christina Chiew are uncalledfor and that he apologise to the two. 

Thursday, December 5, 2013

避免罪犯藏匿干案,交局须严抓黑镜车。

我敦促交通局调查古晋市许多黑镜车辆的出现。昨日在国会下议院参与《2014年财政预算案》交通部委员会阶段辩论时,做出如是呼吁。

近一两年,古晋市出现许多黑镜车辆,完全无法看到车内到底是谁。交通局的官员完全没有取缔,只是任由这些黑镜车辆在路上行驶。

许多发生破屋偷窃或打劫的案列,往往受害者的邻居都投诉说,案发前有黑镜车辆在他们的住宅区逗来逗去,居民们都看不到车里到底载着谁。


许多普通市民驾车时,当看到停在隔壁的车辆有黑镜,他们都感到不安。因此,我希望交通局能更积极的取缔黑镜车辆。

4年才得750万拨款,政府忽略古晋公交发展。

我炮轰国阵政府完全忽略古晋城市的公共交通的发展。

我昨日在国会下议院参与《2014年财政预算案》交通部委员会阶段辩论时指出,在过去4年,从20102013年,政府只共拨出750万令吉于古晋的公共交通设施的发展。

4年才得到750万令吉的拨款,平均一年古晋城市公共交通设施的发展只得到区区一百多万令吉的拨款而已,还不到200万令吉的拨款以发展古晋城市的公共交通系统。这区区的一百多万令吉,能够做什么?

古晋城市交通堵塞的问题日益严重。古晋的人口已接近80万,是马来西亚第四大的城市,但是政府却完全忽略古晋城市的公共交通设施,只是注重吉隆坡的公共交通设施的建设。这是在歧视砂州。

在几年前,当政府调高汽油、柴油的价格,政府给予的理由是为了减少汽油和柴油的津贴,以便政府有更多的钱发展公共交通设施。


油价调高,砂州人民也被逼和西马人民一样的需还更多的油钱,但是,当涉及到公共交通设施的建设,砂州人民就没有享有同样的待遇。这是极度的歧视砂州人民。

促停止垄断,应开放汽车检验服务。

我呼吁政府取消PUSPAKOM验车中心检验汽车的垄断权。

昨日在国会下议院参与《2014年财政预算案》交通部委员会阶段辩论时,呼吁政府开放汽车检验的准证,取消PUSPAKOM的垄断权。

交通部应该列出一些条件和条规,只要有那一些修车中心符合这些条件和条规,就可获得政府承认,以进行验车服务。

政府规定一些车辆须定期进行验车,这是有关道路安全的措施,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在落实这目标(道路安全)的当儿,政府不应该对民众造成经济上的负担和不便。

若能开发验车服务,它将大幅的降低人们验车的负担,也可使人们能更方便的去检验他们的车辆。


Wednesday, December 4, 2013

敦促人联党青年团团长,不要没做功课就胡乱发言。

我敦促人联党青年团团长,不要没做功课就胡乱发言。这不只在侮辱人民的智慧,也降低自己的人格。

陈开于前日在报章上指责,“许多州议员对重大问题与政策都漠不关心,反倒利用州议会的平台上演一幕又一幕的精彩戏码。此举无疑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金钱”。陈开指责行动党议员在州议会没提出人民的问题,没有和国阵的部长共商国事和政策,只是上演被禁足和性骚扰的戏码。

针对陈开的这番言论,我今日已文告提醒及劝告陈开,若陈开真的有意要从政,在发言前,要做功课。没做足功课或没做公开就胡乱发言,常常只会自取其辱。

陈开之为何会做出如此无知的言论,可以肯定的是,他在发表前,没有翻阅过去几天的州议会的会议记录,没有做功课就胡乱开炮。

陈开根本不知道行动党的议员们在州议会讲了些什么话,而国阵的部长们如何的不负责任,不回答问题,不给予砂州人民一个清楚的交待。真正在浪费纳税人的金钱的是国阵的政策,把几十亿令吉甚至百亿令吉州人民的钱,转给私人公司,把价值数十亿令吉的州资产,转入朋党的口袋。

为了避免让陈开再为自己的无知而一再出丑,我在文告中列出一些行动党议员们在今次州议会所提出,涵盖全砂性和地方性的课题,并指出部长们不负责任的回答。


全州性的问题

1.       砂州政府于《2014年砂州财政预算案》中,将15亿2880万令吉的公款,注入一个户口,即,“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机构”。过去7年,政府总共将约110亿令吉的公款注入这户口。全砂人民都不知道,这笔巨款,到底最终去了那家公司的户口。行动党议员不断的追问,要州政府给予一个交代,包括在今次的州议会,要部长给予交代。

          国阵的反应:
这几年来,黄顺舸一直不肯透露到底什么公司得到这笔巨款。今次的州议会,黄顺舸也没告诉州议会,到底这笔钱去了哪里。


2.       砂州政府于20112012年透过两间岸外公司,总共借了16亿美元(约50亿令吉)。这岸外贷款,不出现在州每年的预算案财务报告里。钱借了给私人公司使用,债却由砂州政府偿还。
我透过各管道找出这两笔岸外贷款,更发现其中一个8亿美元的贷款,砂州政府需缴付的利息,相比当时马来西亚政府在市场上举债所缴付的市场利息,高出2.72%(意味着砂州政府每年多付利息7000万令吉)。这些资料都有经由经济专家证实的。证据确实。行动党要部长给予交代(包括这么昂高的利息到底换给谁?),并告诉砂州人们,砂州政府到底还有其他的岸外贷款吗?

          国阵的反应:
          黄顺舸在总结时,完全不提这些贷款的事项。


3.       我指出,砂州过去两年每年出产约900万立方米的木材产品,却只赚取了约70亿令吉的出口收入。西马过去两年每年出产约400万立方米的木材产品,却可赚取约110亿令吉的出口收入。非常明显,若砂州木业有西马木业的效率,同样的生产量,其可令砂州赚取超过240亿令吉的出口收入。单只木业一个行业,砂州人民就每年流失约170亿令吉的出口收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砂州政府允许树桐直接出口。

          国阵的反应:
          阿旺登雅在总结时,没有正面回答张氏的问题,也没有否认张氏的数据的真确性。他只是顾左右而言他。


4.       杨薇讳在州议会质问,座落在古晋市肯雅兰附近的政府地,原本是教育用途的,政府批出后,即转为商业发展用途,由私人发展商去承建。价值56千万令吉的政府地,政府只以一千多万令吉批出。

国阵的反应:
          阿旺登雅的回答是,地主得到地之后要求政府把它转为商业用途,政府不反对。


5.       行动党众多议员(包括叶海量和我)提出马机泛滥的问题,并敦促市议会运用其权力制止马机中心的设立。

          国阵的反应:
黄顺舸耍太极,把责任推到警方。

6.         杨薇讳提出质问,为何砂州政府迟迟不执行《二手商法令》,导致电缆偷窃案不断发生,日益严重,影响人民和商家日常生活和营业。

          国阵的反应:
国阵部长没有给予答案。


7.       周宛诗和黄培根提及交通局和商业车辆注册局的新法令,造成许多民众和商家的不便。

          国阵的反应:
国阵部长也没有给予任何合理的回答。


8.       林思建和我也提及有关巴贡水坝产电不稳,造成全砂频频停电,今年6月更导致全砂大停电。

          国阵的反应:
阿旺登雅只笼统回答说技术上的问题已解决了。


9.       黄培根敦促政府落实部长公布产业的政策、所有政府工程必须公开招标及严禁部长家属公司申请政府工程及政府地。

          国阵的反应:
国阵部长当他的话是耳边风。


10.     我带出全砂州人最关注的砂州今后的政治趋势,即,巫统会不会进入砂州?政治圈内人大家都很明了,阿邦佐是最有可能把巫统带入砂州的国阵政治领袖。他道出这许多砂州人的顾虑,并要砂州议会表明立场,对巫统说“不”。

          国阵的反应:
我被无限期禁足州议会,直到议长允许为止。


11.     我也在州议会动议要求议会检讨过去50年砂州在马来西亚合约下的权力被不断侵蚀的问题,其中包括禁止基督教徒使用“阿拉”的字眼和石油开采税的问题。

国阵的反应:
          动议被议长否决,不允许在议会讨论。


12.     州政府在州议会提呈修改法案,授权给市议会自行决定将市议会罚款顶额的权力,从原本的2000令吉提升至500000令吉。我提出反对,因为市议会不该拥有如此大的权力。

我也提出,许多时候,人民犯法是因为政府所逼的。举例,普通民众要开一间咖啡店,向市议会申请准证。快的话也要等67个月。在这间中,严格上该咖啡店是不可营业的。但是,有谁能够就这样把店关起来不营业,几个月白交租金和白还工人钱,痴痴的等待议会批出营业准证。

国阵的反应:
国阵一意孤行。


我质问陈开,这些课题和政策,哪一个不是重要的课题,哪一个不是影响砂州人民深远的课题和政策。

难道这些问题,在陈开眼中,都不是重大的课题和政策?人联党和国阵之为什么会和人民脱节,受到有知识的选民所淬弃,就是因为他们不敢针对这些课题站在人们的立场,为人民争取权益,而当行动党议员在州议会为民请命时,却受到国阵的部长打压。

除了这12个全砂性的问题,行动党的议员在州议会也提出个别选区上的问题,包括基建设施、议会服务有待改善、治安、土著习俗地、诗巫过桥税、古晋7里市议会改道、回教慈善基金没透明的财政报告等问题。


任何人若有翻阅砂州议会的会议记录,都可以看到行动党的议员在州议会所发表的言论,句句都是以人民利益为依归。陈开若是真的有诚意要从政,最基本的功课就是翻阅州议会的会议记录,而不是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凭空幻想的乱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