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6, 2013

促政府采取严厉行动对付“浴室用餐”的国小校长

我敦促政府采取严厉行动对付“浴室用餐”的国小校长。

此种歧视非回教徒的行为,频频在我国杏坛发生,包括之前发生在吉打州一位国小校长辱骂非回教堂学生在斋戒月进食并叫他们“回中国”,在本地St Thomas小学一位学生因为携带非清真食物上学而被老师鞭打。

我认为,这些歧视非回教徒的教员,过去和现在,都没有为他们的种族偏激行为而受到严厉对付,这即表示,国阵政府在怂恿他们继续以这种极端思维执教。因为国阵政府的姑息,这种事故才会不断的在学府发生。

政府若真的有意让学堂成为从小团结人民的地方,那执教人员就应尊重各族学生的基本权利。

许多虔诚的回教徒在斋戒月禁食时间,也不介意非回教徒在他们面前进食。为什么在学堂,斋戒月期间,非回教徒就需躲在一个见不得人的地方进食,甚至是在浴室?

我感到遗憾,下令“浴室用餐”者竟然是一位校长。不论以什么角度来看这事件,都是不可饶恕的。

相比“性爱双人组”对他们的行为所受到的待遇,包括被提控3项罪名,这位校长的行为更直接侮辱该校非回教徒学生。该校校长犯错后也没道歉,反要劳烦副教育部长代其说一句“若这对任何人引起不便,我感到非常抱歉”了事。更令国家蒙羞的是,“浴室用餐”的犯错者是一位校长,主管整个学校,是我国培育人才的摇篮。

政府针对‘性爱双人组’和‘浴室用餐’两起事件所持的双重标准,令人心寒。若今天这‘浴室用餐’事件是发生在回教徒学生身上,相信该名校长不只会立刻被革职,还会被提控上法庭。

更令我感到遗憾的是,人联党所谓的‘火大团’代言人之一郑丽萍,对此事一点‘火’也没有,更要‘公众原谅校方’。应该‘火大’的时候不敢‘火大’,不应该‘火大’的时候却‘拿着火乱乱烧’。这再再证明,人联党面对巫统,还是只会唯唯诺诺,不敢得罪其巫统老大。


若这起事件教育部没有严厉对付该校校长,今后有更多歧视非回教徒的事件将会继续在杏坛发生。因此,我敦促教育部立刻严加查办这事件。

Wednesday, July 24, 2013

顺舸为何无法公布过去全部拨款名单?

揶揄黄顺舸因为无法交出过去人联党议员和部长过去的全部拨款名单而要停止有关拨款的辩论。

黄顺舸有关人联党议员部长特别拨款的言论进展如下:
1.            两、三周前,黄顺舸说,因为人联党失去613州,华社今后5年将失去1亿2500万令吉;
2.            45天前,黄顺舸说,华社将失去的不只是1亿2500万令吉,而是1亿5000万令吉;
3.            2天前,我挑战黄顺舸,既然人联党的613州有如此多的拨款,那黄顺舸应该将过去人联党还未失去这些国、州议席前,人联党议员部长的拨款全盘列出来,交代清楚,如此庞大的拨款去了那里?
4.            今天,黄顺舸说,之前的议员拨款没那么多。这么多的拨款是人联党输掉之后才增加的。过去当人联党全盛时期,拨款很少。但是他要停止“议员部长拨款”课题的辩论。

黄顺舸一时说失去的拨款是1亿2500万令吉,一时又说是1亿5000万令吉,当面对挑战交代不了时,就说要停止辩论拨款事项。

针对黄顺舸所说的过去拨款都有在报章报导,报章所报导的数额做不了准。有许多时候是重复报导的,一个拨款两次报导,即,议员部长公布拨款时一次,一两年后分发拨款又一次。

人联党议员部长的拨款,拨给什么团体、什么团体得多少,这不是什么国家机密的资料,也是在相关部门垂手可得的资料。我感到不解,为何黄顺舸无法公布这些资料。

过去就算没有黄顺舸所说的1亿5000万令吉,也应该有1亿,或9000万令吉,或8000万令吉,或7000万令吉。到底是多少?而这些拨款是否全部有拨出?或有一部份被干捞?这是人民有权力知道的事实。黄顺舸既然可以算出未来将失去多少,为何无法交代过去拨出多少?

为何一提到要黄顺舸交代清楚过去拨款的详细资料,黄顺舸就立刻要停止继续辩论拨款的课题。这不仅让人有欲蓋彌彰之嫌。

另外,人联党议员部长的所谓拨款的数额,对于大部份华团而言,只是它们活动常年活动经费的冰山一角,大部份社团运作和活动开支都是靠会员、商家的赞助。有政府拨款固然是有帮助,但没有拨款,也不会对社团活动造成很大的影响。因此,这所谓的1亿5000万令吉只是“报大数”,是人联党和黄顺舸要华社后悔投票给民联。

我认为,人联党还是可以继续以“拨款”课题来威胁华社,但是,华社团体不会因这样的课题而卖人联党的账。

我希望人联党领袖不要如此看不起华社,好像华社没有这些人联党议员部长的拨款就糟糕了。

我非常肯定,今后这5年时间,没有华团会因为失去这些拨款而关门,而华团也会很快适应没有这些“议员部长拨款”的继续运作和活动。

如果人联党还是有活在7080年代以议员拨款来威胁人民的思维下,这是他们的权力,但肯定的是人联党将被国家的民主开放和进步所淘汰。如今城市地区人民所关注的是当政者的贪污事件、国库空虚、当政者对国家经济、教育、人文的管理。这才是华社所关注的主要课题,而这也是人联党呵国阵无法附和人民要求的课题


Thursday, July 4, 2013

促财政部国家银行严格监督和管制,禁止国内银行肆意调高利息。

我敦促财政部和国家银行严格监督和管制国内银行计算利息的方式,禁止国内银行肆意调高利息,剥削贷款者。

本周一在国会下议院参与最高元首御词辩论时指出,这两、三年来,国内许多银行都实施任意借故调高利息的策略。这对许多贷款者都不公平,而且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在辩论中列出3个个案涉及3家银行不合理的调高其顾客的贷款利息:
1.            一位赖姓CIMB银行的顾客,其贷款合约阐明,利率是“基贷率(BLR-1.85%”。因为他拖欠几个月,之后虽然他已将他所拖欠的数目还清,但是,CIMB却将他的贷款利率增加至“BLR+3.5%”。
他的贷款利息原本是约每月830令吉,因为银行调高利息率,贷款利息增至约每月1770令吉。这是一倍的增加。
2.            一位李姓AmBank银行的顾客,其贷款合约阐明,利率是“BLR -0.55%”。因为他两、三个月迟还,但是每个月都有还,没有拖欠,AmBank却将他的贷款利率增加至“BLR+2.5%”之后再调至“BLR+3.4%”。
他的贷款利息原本是约每月900令吉,因为银行调高利息率,贷款利息增至约每月1400令吉及1500令吉。这是将近一倍的增加。
3.            另一位赖姓OCBC银行的顾客,其贷款合约阐明,利率是“BLR – 1.25%”。因为他拖欠几个月,之后虽然他已将他所拖欠的数目还清,但是,OCBC却将他的贷款利息增加至“BLR+2.5%”。
他的贷款利息原本是约每月540令吉,因为银行调高利息率,贷款利息增至约每月1000令吉。这也是将近一倍的增加。

因为银行的调高利息,这些贷款者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多还了几万令吉的利息。他们是在银行调高利息之后几年,发觉他们越还,所欠的贷款数额越多,所以向银行查询之后才知道银行早已大幅度调高他们的贷款利息。

这些贷款者先向银行投诉,但不获得理会,他们找我,我代表他们致函国家银行和财政部,但也不获得国家银行或财政部处理。难道政府就是这样允许国内银行如此的剥削我们的人民?

截至2012年,我国的家庭贷款已增至国内总生产值的80%,这是令人担忧的水平,这意味着多数人民都有向银行借款。

如此任意借故调高利息率的案列,不只是局限于上述三间银行的个案,而已变成国内银行的一个趋势。在这情况下,若国行没有严格监督国内银行,许多人都将沦为这些银行剥削策略的鱼肉。


我希望财长在下星期的总结时,可给予一个合理的交代并列出一个指南管制国内银行利率的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