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13

砂能源未定期提升电缆,停电问题频频发生。

Image

Rectify shortage of diesel in state

Image

柴油荒周而复始,转售工厂执法不力。

Image

促政府采取严厉行动对付“浴室用餐”的国小校长

我敦促政府采取严厉行动对付“浴室用餐”的国小校长。
此种歧视非回教徒的行为,频频在我国杏坛发生,包括之前发生在吉打州一位国小校长辱骂非回教堂学生在斋戒月进食并叫他们“回中国”,在本地St Thomas小学一位学生因为携带非清真食物上学而被老师鞭打。
我认为,这些歧视非回教徒的教员,过去和现在,都没有为他们的种族偏激行为而受到严厉对付,这即表示,国阵政府在怂恿他们继续以这种极端思维执教。因为国阵政府的姑息,这种事故才会不断的在学府发生。
政府若真的有意让学堂成为从小团结人民的地方,那执教人员就应尊重各族学生的基本权利。
许多虔诚的回教徒在斋戒月禁食时间,也不介意非回教徒在他们面前进食。为什么在学堂,斋戒月期间,非回教徒就需躲在一个见不得人的地方进食,甚至是在浴室?
我感到遗憾,下令“浴室用餐”者竟然是一位校长。不论以什么角度来看这事件,都是不可饶恕的。
相比“性爱双人组”对他们的行为所受到的待遇,包括被提控3项罪名,这位校长的行为更直接侮辱该校非回教徒学生。该校校长犯错后也没道歉,反要劳烦副教育部长代其说一句“若这对任何人引起不便,我感到非常抱歉”了事。更令国家蒙羞的是,“浴室用餐”的犯错者是一位校长,主管整个学校,是我国培育人才的摇篮。
政府针对‘性爱双人组’和‘浴室用餐’两起事件所持的双重标准,令人心寒。若今天这‘浴室用餐’事件是发生在回教徒学生身上,相信该名校长不只会立刻被革职,还会被提控上法庭。
更令我感到遗憾的是,人联党所谓的‘火大团’代言人之一郑丽萍,对此事一点‘火’也没有,更要‘公众原谅校方’。应该‘火大’的时候不敢‘火大’,不应该‘火大’的时候却‘拿着火乱乱烧’。这再再证明,人联党面对巫统,还是只会唯唯诺诺,不敢得罪其巫统老大。

若这起事件教育部没有严厉对付该校校长,今后有更多歧视非回教徒的事件将会继续在杏坛发生。因此,我敦促教育部立刻严加查办这事件。

顺舸为何无法公布过去全部拨款名单?

我揶揄黄顺舸因为无法交出过去人联党议员和部长过去的全部拨款名单而要停止有关拨款的辩论。
黄顺舸有关人联党议员部长特别拨款的言论进展如下: 1.            两、三周前,黄顺舸说,因为人联党失去6国13州,华社今后5年将失去1亿2500万令吉; 2.            4、5天前,黄顺舸说,华社将失去的不只是1亿2500万令吉,而是1亿5000万令吉; 3.            2天前,我挑战黄顺舸,既然人联党的6国13州有如此多的拨款,那黄顺舸应该将过去人联党还未失去这些国、州议席前,人联党议员部长的拨款全盘列出来,交代清楚,如此庞大的拨款去了那里? 4.            今天,黄顺舸说,之前的议员拨款没那么多。这么多的拨款是人联党输掉之后才增加的。过去当人联党全盛时期,拨款很少。但是他要停止“议员部长拨款”课题的辩论。
黄顺舸一时说失去的拨款是1亿2500万令吉,一时又说是1亿5000万令吉,当面对挑战交代不了时,就说要停止辩论拨款事项。
针对黄顺舸所说的过去拨款都有在报章报导,报章所报导的数额做不了准。有许多时候是重复报导的,一个拨款两次报导,即,议员部长公布拨款时一次,一两年后分发拨款又一次。
人联党议员部长的拨款,拨给什么团体、什么团体得多少,这不是什么国家机密的资料,也是在相关部门垂手可得的资料。我感到不解,为何黄顺舸无法公布这些资料。
过去就算没有黄顺舸所说的1亿5000万令吉,也应该有1

DAP chief challenges Soon Koh to reveal list of grant recipients

Image

促顺舸向华社交代,1.5亿拨款在哪里?

Image

泛婆干路何时变大道?

Image

Insurance policy holder feels cheated

Image

电表出问题先查清楚,勿动辄断电追讨款额。

Image

脊椎手术费1万6,保险公司拒赔。

Image

Stopping oil palm seedling supply unjustifiable, says MP

Image

政府停止供应油棕苗,小园坵业者受影响。

Image

全砂大停电事件,砂能源应道歉赔偿

Image

促财政部国家银行严格监督和管制,禁止国内银行肆意调高利息。

我敦促财政部和国家银行严格监督和管制国内银行计算利息的方式,禁止国内银行肆意调高利息,剥削贷款者。
本周一在国会下议院参与最高元首御词辩论时指出,这两、三年来,国内许多银行都实施任意借故调高利息的策略。这对许多贷款者都不公平,而且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在辩论中列出3个个案涉及3家银行不合理的调高其顾客的贷款利息: 1.            一位赖姓CIMB银行的顾客,其贷款合约阐明,利率是“基贷率(BLR)-1.85%”。因为他拖欠几个月,之后虽然他已将他所拖欠的数目还清,但是,CIMB却将他的贷款利率增加至“BLR+3.5%”。 他的贷款利息原本是约每月830令吉,因为银行调高利息率,贷款利息增至约每月1770令吉。这是一倍的增加。 2.            一位李姓AmBank银行的顾客,其贷款合约阐明,利率是“BLR -0.55%”。因为他两、三个月迟还,但是每个月都有还,没有拖欠,AmBank却将他的贷款利率增加至“BLR+2.5%”之后再调至“BLR+3.4%”。 他的贷款利息原本是约每月900令吉,因为银行调高利息率,贷款利息增至约每月1400令吉及1500令吉。这是将近一倍的增加。 3.            另一位赖姓OCBC银行的顾客,其贷款合约阐明,利率是“BLR – 1.25%”。因为他拖欠几个月,之后虽然他已将他所拖欠的数目还清,但是,OCBC却将他的贷款利息增加至“BLR+2.5%”。 他的贷款利息原本是约每月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