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13

仅获6%路桥建设拨款,砂基建发展遭漠视。

我抨击国阵没诚意提升砂州的基建设施。《2014年财政预算案》,工程部供道路和桥梁的发展拨款,砂州只得到总拨款的6%。
我在国会下议院参与《2014年财政预算案》政策辩论时,工程部在“道路和桥梁”事项之下的发展拨款,马来亚半岛得到28亿令吉,沙巴得到4亿7600万令吉,而砂拉越只得到区区的2亿1700万令吉。
目前,砂州的基建设施,落后西马20年,砂州的面积占我国总面积的3份1,得到的道路和桥梁拨款却只是总拨款的6%。以这种拨款比例,砂州将越来越落后西马,砂州和西马基建设施的差距将越来越大。

纳吉之前表明将特别关照砂州,但是却讲一套,做一套,言行不一致,实际财政拨款时,却延续国阵一直以来歧视和不公平对待砂州的作风。

一年才拨款5亿令吉,泛婆大道无了期。

一年才拨5亿令吉,泛婆大道要等44年才能被提升为全程双向双车道的大道。
我昨日在国会下议院参与《2014年财政预算案》政策辩论时,抨击国阵歧视及不公平对待砂州。
去年工程部部长在国会下议院所发表有关提升泛婆大道的计划。当时,工程部部长在国会下议院表示,政府在2008年至2010年耗费350万令吉进行提升泛婆大道的研究工作。研究报告强调将于2011年至2025年完成全面提升泛婆大道为全程双程双道的真正的大道。
工程部部长也曾表示,全程2239公里的泛婆大道,若要提升为双车道,需耗资约220亿令吉。
从现在到2025年只有12年的时间,一个需耗资220亿令吉的工程,政府在2014年只拨出5亿令吉。以这样的拨款率,砂沙两州的人民还要多等44年才能够享有全程双车道的泛婆大道。纳吉根本就没有诚意要发展砂沙两州,妄砂沙两州还是国阵的定期存款州。
在回答一位议员打岔询问为何定期存款州还是得到如此少的发展拨款,答案应该可以在首相纳吉于本月26日在槟城的演讲中找到。当时,纳吉在其演讲中表示,国阵在槟州已成为国阵成功之下的牺牲品(victimofourownsuccess),因为国阵在槟州的发展,成功的生产出具有批判思考的人民,而这些人却支持民联。

从纳吉的言论,可以看出纳吉也已承认,会思考的人民,就不会支持国阵。因此,国阵若要继续执政,继续让砂沙两州成为国阵的定期存款州,那国阵就不能让这两州发展得快,不然的话,国阵很快就会像槟州一般输掉砂沙两州。

消费税将向人们一年征收多110亿令吉的税务。

相较目前所实行的销售税和服务税,《2014年财政预算案》所建议的消费税将向人们一年征收多110亿令吉的税务。
昨日在国会下议院参与《2014年财政预算案》政策辩论时表示,国阵以落实消费税的同时将取消销售税和服务税的论调,来误导人们以为在消费税制度实施后,人民有可能将付较少的税务。许多国阵的国会议员和部长都以这种言论来掩饰消费税对人民真正的冲击。
根据这些国阵后座议员的论调,有些东西目前有还销售税或服务税,因此,若消费税落实,这些东西的销售税或服务税也将被取消而由消费税取而代之。因此,消费税落实后,人民是否会还比现在的销售税和服务税所缴付的税更多,还是未知数。
我谴责国阵国会议员的言论,是在误导和混淆人民有关消费税对人民真正的冲击。消费税的落实,肯定将大幅度的增加人民的负担。财政部秘书长前日透露,根据政府的估计,消费税落实的首9个月,政府可收到231亿8000万令吉的消费税税收,相较目前的销售税和服务税制度,同时期的9个月,政府只能收到144亿令吉的税收。
根据财政部本身的估计,消费税落实的首9个月,政府就会多收87亿8000万令吉,一年将多收110亿令吉的税收。这些多收到的钱,是从哪里来的?答案很明显,是从人民身上抽取的。换句话说,相较目前的服务税和销售税,消费税一旦落实,人民一年将更穷多110亿令吉。
若以全国2800万人口来计算,这多缴的110亿令吉的税务,平均每个人一年将多还约400令吉的税务。
国阵政府应该坦白的跟人民说清楚消费税对人民的冲击,而非以一些似是而非的论调来欺骗人民。
民主行动党一直以来的立场非常明确,即现阶段马来西亚并不适合实施消费税,因为: 1.       目前,全国90%的员工的薪金还没有到达还税的水平。这表示人民收入还太低。消费税实施之后,全国所有人民都被逼还税,对中下阶级人民来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2.       政府每年因贪污和浪费,耗损国库数百亿令吉。政府在向全民征税之前,必须先减少这些无谓的流失。

财政管理不健康,预算案开支仅17.6%充作发展。

我质疑,2014年的预算财政开支,只有17.6%是拨给发展开支,剩余的皆是行政开支,如此少发展开支的财政开支比例,是个非常不健康的财政管理,而这又如何能有效和迅速的发展国家。
我昨日在国会下议院参与《2014年财政预算案》政策辩论时,针对预算案的数据做出如是评论。
2014年的总预算财政开支是2641亿令吉,其中只有465亿令吉(17.6%)是发展开支。如此不平衡的行政和发展拨款的比例,这也显示,国阵政府行政的低效率。更令人感到担心的是,在2013年的财政开支中,发展开支还占了总拨款的19.7%。明年(2014年)的总拨款中,发展开支只占了17.6%。发展开支占总拨款的比例逐年减少。
令人费解的是,首相纳吉不断的减少给予人民的津贴,如调高汽油、柴油的价格,废除白糖津贴等措施,这些措施应该减少政府的行政开支,但是,相较2013年的行政开支,2014年的预算行政开支,不减反增。
2013年的行政开支总数是2019亿令吉,2014年所预算的行政开支总数却增至2176亿令吉。
纳吉一直讲要减少给予人民的津贴,为了减轻政府的开支负担。但是,事实是,政府给予人民的津贴减少了,政府的行政开支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约160亿令吉。

我敦促政府应该慎重的检讨其行政的低效率、贪污和浪费。要减少行政开支,应该是提高行政效率,减少浪费和贪污,而不是不断的减少给予人民的津贴,加重人民的经济负担。

华小仅得5千万,预算案没重视华教。

我谴责国阵,步入建国50年,还是执意施行单元教育政策路线,歧视华文教育。
上周五所公布的财政预算案再次显示国阵的单元教育政策。当中,40亿令吉教育部的发展拨款中,完全没有提到拨款给华小。
纳吉在国会提呈预算案言词中所提到的5千万令吉特别拨款给国民型华小,其实并非什么发展拨款,而是供学校建筑物的紧急维修或增建校舍的用途。
纳吉在其言词中刻意强调有5千万给华小,让华社误以为这是发展金,这是典型国阵面对华文教育课题一直以来,浑水摸鱼、模棱两可的作风。而且,就算这是发展金,5千万令吉,相比教育部所得到40亿令吉的总发展金,也不过是1.25%的拨款。简直少得可怜。
国阵歧视华教的政策,是长期性,而有系统性的歧视,并非因为华裔在2013年国选不支持国阵的报复行为。我在上周一于国会下议院所得到的教育部长书面回答,有关过去几年华小所得到的发展拨款数额: ·2010年            ---        9千960万令吉 ·2011年            ---        6千万令吉 ·2012年            ---        1亿2千400万令吉 ·2013年            ---        2亿900万令吉
2012年和2013年华小所得到的发展金会破亿令吉,主要原因是因为2012年当时就很大可能要举行全国大选,2013年更是肯定大选年,所以华小就得到过亿令吉的发展拨款。在国阵的统治下,在非选举年,华小只可得到区区的数千万令吉。
明年纳吉的所谓给华小的特别拨款为5千万令吉,全国有1200间华小,平均一间华小还分不到5万令吉,要建一间课室都不够。全国有超过20%的学生在华小就读,华小却只得1.25%的发展拨款,这根本是不可理喻。
(1).  Deficit of Rm40 bil (400亿令吉)is d 17th continuous year of budget deficit. Already by d end of this year, our government debt is estimated to reach 54% of our GDP (国民生产总值)。55% of GDP is d legally allowed limit for government debt. With another RM40 bil deficit which will hav to b financed by debt, this will surely push our government debt beyond d 55% limit by end of 2014. This figure does not include debt owed by government linked companies whose debts are guaranteed by d government. The only conclusion one can draw from such continuous 17th year deficit n huge government debt is a clear sign of financial mismanagement, wastage n rampant corruption.

(2). Only 17.6% (RM46.5b out of a total RM264.1b) of d expenditure goes to development expenditure. This is grossly insufficient. A fair proportion is about 40% - 50% of d expenditure goes to development expenditure. This ratio is even worse than 2013 budget where RM49.7b out of RM251.6b (19.7%) was allocated for development expenditur…

1,000 homes no more safe as daring burglars roam neighbourhood

Image

促内长正视国内治安问题

Image

Tabling of Budget 2014 raises questions of deficit

Image

国油过百亿盈利去了哪?

Image

"Impian Sarawak"-Gravity Fed Water Project

Image

第一个 “砂劳越之梦 (Impian Sarawak)”的计划

Image
我感到悲哀及愤怒,砂拉越州天然资源如此丰富,但距离古晋短短几十公里的地方,却还有甘榜,要步行1个半小时的森林小径,才能到达。

民主行动党于上周六所推动的“砂拉越之梦”的第一个计划是落在文莪区(Bengoh)的Kampong Sait - Muk Ayun (甘榜沙益)。 该甘榜座落在文莪水坝附近,距离古晋10里市镇约半小时的车程,之后就得步行1小时半的森林小径,才能抵达,间中还得经过几座竹桥。 讽刺的是,虽然该甘榜是座落在文莪水坝地区,但该甘榜居民却不能享有持续性的水供。 因此,行动党发动民间的力量,购买2公里长的水管,号召月20位自愿人士,寻得水源之后,安装水管从水源源头直接到该甘榜的每一户人家家里。
我在开幕该“地心吸力法供水系统”仪式上表明,这项工程只是耗资2万令吉,对政府而言,简直是九牛一毛,但是政府却不愿提供给当地的居民这基本的基建设施。
我们民主行动党推动这水供计划,是要展示我们的进军乡区的诚意,更重要的是需要乡村人民改变他们的思想,拒绝一个贪腐的国阵。就以甘榜沙益而言,最需要的是一条车道,从大路到你们的甘榜,不需要步行1小时半。但这条道路需要几百万令吉,除非行动党执政砂州,不然以民间自资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做的。

我在致词中也提到今年《国家总稽查司报告》中所提出的一些丑闻。这些丑闻年复一年的发生,但国阵还是继续执政,还是继续贪污,继续浪费人民的钱。 政府耗尽国库的钱,最终,被牺牲的就是人民的福利。
国家需要改变,只有换政府,才能停止这些贪污和浪费。要换政府,单单只靠城市的人民是做不到的,必须配合乡村人民一起改变。
国阵政府非但没有提供给这甘榜的人民最基本的水供、电供和道路,反而还要这甘榜的居民搬迁至另一个地方,强迫他们向发展商购买那另一个地方的廉价屋。 而他们原有的甘榜则将成为政府给私人朋党公司发展为旅游别墅。
这甘榜山明水秀,风景好,空气新鲜。 为什么对国阵政府而言,好的东西人民就不可以继续享有,而偏偏就要给它的朋党? 若政府要发展该区成为一个旅游景点,应该让该区原住民享有发展的成功,而不是只有朋党才能享有发展的成果。

我也感谢现场20多位参与行动党“砂拉越之梦”计划的志愿工作者。 他们自掏腰包买机票,还各付200令吉自费的从西马飞来这甘榜,出钱又出力,帮忙实现这水供计划。

提呈紧急动议寻方案解中央医院电疗仪器故障问题

我今日向国会下议院议长提呈紧急动议通知书,要求国会讨论古晋中央医院癌症治疗中心电疗仪器故障的问题。
我在其通知书中提及,在全砂拉越,只有古晋中央医院的4台癌症电疗机和三马拉汉心脏专科医院的1台电疗机。砂州各地的癌症病患者,若有需要电疗治理,就得到古晋中央医院或三马拉汉的心脏专科医院接受电疗。
通知书中指出,目前,这5台电疗机中有3台出现故障几天了,只有两台电疗机在操作。 修理的工作太缓慢耗时,而也没见效。
因此,目前有约140位癌症病患者在等着继续接受电疗。 这数目并不包括那些原本应该开始他们的电疗疗程的病患。 癌症病患接受电疗必须按照一个特定的疗程时间表,任何延误将影响他们康复的机会。
这糟糕的情况已延续了几天,这不只为难那些等待治疗的病患者,而且也令医院的工作人员非常为难。
另外,因为有太多病人在等待接受治疗,院方也无可奈何的超时使用那两台可运作的电疗机。 根据医院人员的经验,以这种使用率,那两台电疗机多一两天也将出现故障。
在通知书中也指出,看来卫生部无法有效的处理这事件。 因此,国会应针对这问题提出讨论并寻求一个解决的方案。

根据国会议会常规第18条文,议长将在明日决定是否接受该紧急动议于国会下议院被提呈辩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