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2

参与政府发展,习俗地地主遭剥削

Image
政府、土著习俗地地主与财团合资发展土著习俗地,习俗地地主却被3层剥削。

我于圣诞节前,带领特别助理莫迪(Mordi)和行动党党员拜访座落在伦乐县的肯达伊甘榜(Kampong Kendaie)与当地居民进行交流。
当地居民透露,政府在发展当地的土著习俗地时,该地区的习俗地地主却遭受到3层剥削:

1.         根据居民祖宗遗留下来的,该甘榜所应拥有的土著习俗地应该是约2000英亩。但是,数年前,政府表示要先测量他们甘榜的土地后才可发展成油棕园。结果,经过土地局测量,他们的习俗地只剩1000多英亩,剩余的都变成政府地。政府一测量,他们的土著习俗地就减一半。(剥削一)

2.         土地测量之后,政府(透过土地复兴局)将该土著习俗地连同附近的政府地,一起交由一间砂州财团(即,朋党公司)进行种植。该公司聘雇当地居民在该园丘工作的工资,只是区区的一天15令吉。若当地居民不愿在园丘工作,该公司就聘请廉价外劳。这么低的薪金,1个月就算做足30天,月收入也不过是450令吉。这根本就是当这些地主们为廉价劳工。(剥削二)

3.         种植了几年,当进入生产,根据原本的合资条件,该公司有赚才开始分利润。这一带的园丘都已种植了许多年,也都是成熟的油棕园。但是,去年的分利,地主们只得到每英亩约200令吉的利润。根据去年国际棕油价格,一个成熟的油棕园,平均每英亩1个月的利润(扣除所有开支)已高达200令吉。这些地主却只得到一年1英亩200令吉是分利,剩余11个月的利润皆归该财团。(剥削三)。
我遗憾,州政府的机构(土地复兴局)原本应该保护土著习俗地地主的利益,但却允许财团如此剥削这些地主。
在谈话间,

新营业空间太小了 砂督小贩联署拒迁

Image
砂督周末市集进入搬迁倒数阶段,我上午与朋嶺区州议员杨薇讳及石角区州议员周宛诗以及党员偕同前往砂督周日市集,为当地的小贩做最后的捍卫冲刺。
目前我们已收集了大约400名砂督周日市集的小贩联署拒搬的文件,毕竟小贩们表态说,周日市集只是在周六与周日运作,不是平日运作。
我相信,由于小贩忙于生意,有些还未签名,惟,该党所接触的砂督周日小贩,有90%是拒绝搬迁。
小贩拒绝搬迁的原因是他们必须从一个稳定收入的地方,搬迁到一个未知数,小贩们面对一切要重新开始的担忧。与此同时,新营业地点的摊位有限,不足以容纳目前周末市集的小贩。
北市市政局目前已将新古巴丽雅小贩中心的管理权交给联邦农产品与销售局(FAMA)负责,而后者也多次与周日市集的小贩开会商讨摊位安排的事宜,却最终没有一个清楚的交代与安排,有的小贩摊位也遭割除。在种种不明朗的情况下,小贩们拒绝搬迁。
我将于下周一拜会北市当局的其中一位总监,并将于部分小贩一同去会见该局总监,尽量将小贩的意见反映给总监知道。
倘若政府坚决要在明年1月5日要求小贩搬迁到新小贩中心,可以预见新的营业地点将呈现一片混乱,由于没有明确的摊位安排,届时,小贩们或上演争摊位的局面。据了解,早前砂督周日市集也曾出现争执的局面,直到小贩们知道摊位的范围后,才相安无事。
砂督周日市集约有1800个摊位,新的小贩中心只有800多个摊位,新的小贩中心只有800多个摊位,而政府却要强制所有的周日市集的小贩搬迁,这是不负责任的作法。因此,我认为,政府应该要体恤人民的处境,要让人民更方便去谋生计,而非处处刁难,以政府的观点去执行,而是听取民意。

国家欲进步繁荣 首要铲除贪腐

Image

Education Quality: Building an Advanced and Progressive Society

Image

We won't budge

Image

周日市集小贩拒迁

Image
开设30多年的砂督星期日市集,月底将走入历史,小贩们都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今午云集在市集里,希望可以通过行动党的协助,继续留在原地处经营生意。

尽管如此,砂督市集目前为止,共有1千800 多个摊位在经营各种行业生意,包括每日市集在内,因此,他们都不希望搬迁到砂督美丹市场继续经管。

我受询及小贩们是否可以不用搬迁的提问时回应称,政府的政策并没有绝对,他们应该听取民意,倘若有数百名小贩不愿搬迁,为何政府硬要强迫小贩搬迁。

拥有1千800至900摊位的砂督周日市集小贩,将会在明年1月1日强制性搬迁至库巴丽雅的美丹商业中心,但实际上许多小贩都不愿搬迁至该处。

小贩们不愿搬迁的原因很多,其中因为许多小贩在原地已经经营了30多年,且原地已经成为古晋的旅游景点,深受旅客喜爱。

至于新的营业地点,由于小贩们担心会影响到生意量,就如当初甘蜜街小贩被迫搬迁至新实都东小贩中心一样,营业额减少了一大半。

此外,据悉新的地点只足够容纳800多摊位,至于其余的摊位将会搬迁至何地,则不得而知。另一方面,虽然新的营业地点看似很大,但实际上一旦小贩们搬迁过去后,当地就会面对停车位不足的问题,且在进出口非常缺乏情况下,届时小贩们上下货将会面对严重的交通阻塞及浪费时间问题。

反观,原址不但出入口四通八达,也不会影响小贩们上下货。鉴于上述种种问题,众多的小贩坚决反对搬迁至新址。

一旦收集完小贩们签署不愿搬迁的请愿书后,我将会联同小贩代表在北市市长于18日回国后,与其见面,反映小贩们的意愿。

Education standard gap between rural,urban areas quite big

Image

贡献大恵益少 联邦忽略砂发展

Image
虽然本州提供了如此庞大的收入给国家,然而我们则仅从中得到5%的开采税,更重要是本州的发展也被忽略了。
若根据现在的建筑材料成本,大约100亿令吉就可以将现有的泛婆干路,提升至双线来往的4条线大道,然而联邦政府则诸多借口以昂贵为由而拒绝。

乡村教育基设待提升

Image
配合创业50周年,启德行集团将于本月12日(星期三)主办主题为“马来西亚教育—我们怎样看待,砂拉越远景”的教育论坛,届时将以“教育品质:建立一个逃进及进步的社会”为主题来与出席者分享,马来西亚教育与先进国的差距!

砂旅游部长超能干,明年拨款仅2千700万

Image
我问阿邦佐哈里,砂州政府在明年的财政预算案中,共有34亿的发展拨款,惟旅游部只获得2千700万零吉,不及总拨款的1%.

这是否意味旅游部有一位“超级能干”的部长,不需要太多拨款就能把旅游业做得很好。
花2亿兴建,婆罗洲会展中心(BCCK ), 从营运至今是否已经看到回酬?

州议会短短的6天2次停电

Image
州议会进行中,停电事故又发生。这是今届开会第二次停电。
虽然议会在2分钟后就恢复电源,这是因为州议会有自己的后备发电机。但是,绝大部分砂州的住家,商店和工厂都没备有自己的发电机。
在今次开州议会短短的6天里,就已发生停电事故2次,这是不能被接受的。更何况,砂电力公司总裁是所有砂州政府部门,机构和官联公司中最高薪酬的负责人,其月薪12万美元(约440万令吉年薪),再加上其他津贴,总薪酬高达1年500万令吉。
砂州最近的停电率,尤其是古晋,比八,九十年代及2000年代更频密。


4th day of DUN sitting

Image

1st day of DUN sitting

Image

10 questions submitted by Chong Chieng Jen (ADUN Kota Sentosa) for the coming Dewan Undangan Negeri sitting

10 questions submitted by Chong Chieng Jen (ADUN Kota Sentosa) for the coming Dewan Undangan Negeri sitting: 哥打圣淘沙区州议员张健仁在即将召开的州议会所提呈的10个口头问题:

1.To ask the Honourable Chief Minister to state the top 10 debtors in electricity bills owed to Syarikat SESCO Berhad as at 30th September, 2012, their respective amounts and how long had these debts been owed. 1.询问首席部长,截至2012年9月30日,欠砂电力公司最多电费的10家公司是谁?而它们个别所欠的电费是多少?

2.To ask the Honourable Chief Minister to state the particulars of the RM15 billion charge created by Sarawak Energy Berhad, the amount of the said loan so far disbursed and the interest payable thereon. 2.询问首席部长,请列出,砂州能源公司所举债的150亿令吉贷款的详细资料。 到目前为止,这笔150亿令吉的贷款有多少已支出了?所需偿还的利息是多少?

3.To ask the Honourable Chief Minister to state the reason for the increase of cost of building the Murum Dam from the originally budgeted RM3.57 billion to the present estimated costs of RM4.45 billion. 3.询问首席部长,为何姆碌水坝的工程从原本预算的35亿7000万令吉增至44亿5000万令吉?

4.To ask the Honourable Chief Minister to state the top 10 highes…

3/11/2012赵明福悬案《坠落》影片分享会

Image
第二波赵明福悬案《坠落》影片分享会在古晋大洲酒店圆满举行。
当我在报章上看到赵明福这三个字的时候,都感到非常的愤怒和悲哀,因为一个大好青年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去世了。同时也看到赵家为了寻求真相,为了向赵明福讨回一个公道而面对的压力。
从赵丽兰的分享中,我们可以感觉时间并没有冲淡她的悲痛,赵家不止是为了追求真相讨回公道,而每天都要在外面奔波,而且还要面对的是整个政府机构的对抗。 这三年来对赵家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也是一个很大的精神压力。我们能够希望的就是赵丽兰能够坚持下去。
从赵明福的事件及这几年许多有关警察打压在野党的事件,很明显,马来西亚的执法机构已经成为了国阵的爪牙,用以打压所有对国阵有异议的声音,以巩固国阵的政权。 反贪委员会是属于一个独立的,并不属于政府的任何机构,但是现在反贪污委员会却已沦为国阵的政治打手。
反贪委员会因为2, 400令吉购买小国旗的拨款结果丧失了一个大好青年的生命,我不相信赵明福是自杀,我相信他是被人谋杀。为何有那么多的迹象显示他是被人杀害,结果验尸庭却不敢作出一个结论说赵明福是被杀,皇家调查委员会也作出结论说赵明福是“被引导自杀”,但是被引导自杀也是被杀。
相比一些涉及数亿甚至数十亿、数百亿令吉涉嫌贪污的嫌疑人物,尤其是当这些涉嫌人物是国阵的领袖,反贪污委员会却视而不见,完全没有采取行动。
我们看到首相在电台以及报章上向人民说要改革,说的天花乱坠,到最后,整个政府的操作还是充满着贪污,朋党和滥权这三个因素。
与其人民期待国阵政府改革,倒不如将政府换掉。人民要一个独立的司法,要一个独立的反贪污委员会,以及要一个独立的警察部队,这样我们才能够对马来西亚的法律有信心。当人民对法律有信心是,社会治安就会随之改善,而且这样人民才会尊重法律,人民尊重法律,国家才会有希望,如果国阵政府继续执政下去的话,赵明福的冤案永远都会是一个冤案,而且痛苦的不只是赵家,而是全马来西亚的人民。



数亿白米津贴到底去了哪里?

Image
我质疑政府每年数亿白米津贴的钱,到底是有真的惠及贫穷百姓,还是让朋党自肥。

在国会下议院参与2013年财政预算案农业和农机部委员会阶段辩论时指出,2012年政府白米津贴的拨款是4亿8千800万令吉,而在2013年预算案中,白米津贴的拨款则是5亿2千800万令吉。

政府每年拨出数亿令吉的白米津贴,其官方理由是为了维持S.T. 15%碎米的价格为每公斤1令吉80仙。

自2012年1月到10月,越南15%碎米的价格平均是每公吨413美元(即1千300令吉),而泰国15%碎米的价格则是平均每公吨550美元(即1千700令吉)。越南15%碎米的出口价每公斤才1令吉30仙,而泰国15%碎米的出口价则是每公斤1令吉70仙。在我国,政府规定的15%碎米价格是每公斤1令吉80仙。政府根本就不需要津贴,米商们也可赚取利润。为何政府还要每年提供数亿令吉的津贴?这是令人费解,也完全不符逻辑的。

就以今年截至10月15%碎米的国际价格而言,政府根本就不需要给予任何津贴,米商也可以每公斤1令吉80仙的价格在国内售卖而又可赚钱。但令人纳闷的是,今年政府给予白米的津贴却高达4亿8千800万令吉。这4亿8千800万令吉到底去了哪里?

我质问,这些津贴到底是要让人民受惠还是要让国家稻米公司和国阵的朋党公司受惠。

农业与农基部长诺奥玛在为其部门做总结时承认,白米津贴的确是有流失而没全部真正惠及贫穷的人民,但他说,其部门还在研究如何重组津贴的机制和架构。

我反驳说,问题不在于津贴的机制,而是根据这两三年的市场价格,政府根本就不须津贴,人民都可以吃到每公斤1令吉80仙或更便宜的15%碎米。

问题的症结是,这笔如此巨额的所谓津贴,到底是谁得利,其中是否有涉及贪污。

对此,农业与农机部长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推说政府进口的外国米是5%的,并没有进口15%的碎米。

我稍后查证国际米价的网站。记录显示,自2012年1月到10月,越南5%碎米的价格平均是每公吨430美元(即1千335令吉),而泰国5%碎米的价格则是每公吨557美元(即1千728令吉)。这些虽然不是香米的价钱,但品质绝对比我国所谓的政府津贴15%碎米的品质好,而且也不须政府任何津贴,还是可以每公斤1令吉80仙的价格在我国市场售卖。


政府应放宽政策,允许渔船聘外劳

政府应允许砂州A和B级捕鱼船船主聘请1或2位外劳协助捕鱼。

我在国会下议院参与2013年财政预算案农业和农机部委员会阶段辩论时,作出如是呼吁。
长期以来,上述两级渔船的船主都面对找不到本地工人协助捕鱼的问题。但是,政府又不准他们聘请外国工人,使得这些渔民非常为难,严重影响他们的生计。
上述两级渔船渔民的操作方式有别于西马。在西马,A和B级渔船渔民早上出海捕鱼当天傍晚就返回岸。但是,砂拉越这两级渔船渔民每次出海,都要在海上捕鱼约10天才回航。一艘渔船最少需要2到3名船员,才能进行捕鱼活动。
如果找不到本地员工,而又无法聘请外劳,难到政府要这些船主1个人在海上捕鱼10天。这些船主也有着本地的英,巫语报章上刊登征聘启事,但始终找不到本地人愿意当捕鱼工人。
这问题已存在许久,也使上述两级渔民非常为难。因此,呼吁政府放宽是项政策,允许上述级别渔船聘请外国人协助捕鱼。

槟州政府有意伸出援手僱Sanmina-SCI 电子厂的员工

对于近日来有关Sanmina-SCI电子厂解雇员工一事,民主行动党已和槟城州首长兼该党全国秘书林冠英进行洽谈,商议协助被Sanmina-SCI电子厂遣退的员工前往槟城州就业,来减轻失业员工所面对的压力。
我早前已和林冠英通电磋商,协助这些失业的电子厂员工前往槟城州电子厂就业,缓解员工所以面临的生活压力。
林冠英表示槟州目前正面临电子业人力资源短缺的问题,因此该党有意协助引见有意前往槟州工作的失业员工进行面试。
不过,如果这些员工在本地可以找到更好福利的工作,他们可以选择留下来,如果不能的话,槟州政府可以安排招聘机构过来面试。
砂州行动党将扮演接洽工作及资讯的角色,一旦计划顺利进行,槟州政府将委派招聘机构前来砂州为失业员工进行面试。对于招聘细节仍在详谈阶段,一旦洽谈工作完成,该党将最快在下周向外界作出确实公布。
这次有关裁员事件引发主要是政府在招收外资程序上没有考虑到资方突然撒资所带来的连锁效应,若是政府拥有立法政策明文规定,那么情况就会不一样。

政府为了追求招商数字好看而漠视本地员工权益

在Sanmina-SCI 电子厂裁员事件中充份显示砂州政府为追求“好看”外资投资数据所造成本地员工基本利益没有受到应有的保障。
我相信,Sanmina-SCI电子厂从开始酝酿裁员计划直至对外公布是经过一段很长时间的讨论才落实的决定。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该厂却以突然性的作出公布,仅给予员工少于一个月的通知,让许多员工措手不及,这种作法非常不合理。
我也相信早在几个月前,厂方就已经作出这样的决定,厂方理应给予本地员工多几个月的时间另外寻找工作,作为一个跨国公司这是最基本尊重人权的作法。
对于Sanmina-SCI电子厂所引发的裁员事件,也揭露了州政府沉迷于吸引外资前来砂州投资的数字统计,却丝毫无顾及到维护本地员工的基本福利。
此外,我也针对人联党陈开昨日指出电子厂裁员疑是无法落实政府所推行最低薪金制的言论表示不满。若是这些外资商连最基本的800零吉最低薪金制的基本员工福利都没有能力承担,那么政府为何还要积极招收外资注入?让这些外资商剥削砂州员工的福利,把本地员工当作廉价劳工使用?
透过陈开的言论我们可以看出人联党至今还是反对最低薪金制落实,而这也违背了国阵提倡在2020年把砂州塑造成高收入州的目标。
如果今天还不能实行800零吉最低薪金制,我们如何在2020年达到高收入州属?因此,我希望陈开必须自我检讨。
同时,我建议基于人道立场及负责任的原则,政府应该介入处理这起裁员事件或给予被遣退的员工津贴援助,协助失业员工渡过难关。

政府应解释为何花1億来提升税收局电脑?

根据2013年财政预算案的资料显示,内陆税收局将在明年进行一项提升全国税收局系统电话化计划,这项提升计划耗资1億零435万零吉。
截止去年为止,内陆税收局的电脑报税系统为纳税人提供非常有效率的报税程序,明显证明该局目前的电脑报税系统是足以应付及处理税务事项。
这是一笔令人咋舌的数目,既然税收局的电脑报税系统能够有效率的处理报税程序,为何税收局仍需花超过1億零吉来进行提升?
我在国会辩论环节中提出有关资料,由于财政部长没有时间回答,因此透过书面方式作出答复。
部长所答复的资料列出电脑提升计划的6个项目,即第一项提升系统主脑,耗资4500万零吉,第二项增加系统的网络容量2400万零吉,第三项加强资讯与通讯技术(ICT)保安措施360万零吉,第四项提升电子服务1525万零吉,第五项是提升商业智能系统400万零吉以及第六项人力资源管理1250万零吉。
虽然税收局为政府征收了许多税务收入,但该部门的开支也必须受到一定程度的监督,包括2公开招标的方式进行部门采购。
但是花费超过1億零吉进行电脑系统提升绝对是非常惊人的数字,因此,我希望政府能够清楚说明该部门的采纳是否经过公开招标。

砂能源工程招标欠透明

砂能源公司应停止对付本地员工,并秉公处理其500千伏特输电缆工程的招标程序。
我于今年6月15日揭露,砂能源公司在处理其500千伏特输电缆工程有涉及不当的程序。 该输送电缆工程计划是从诗米拉兆到短廊,全程约505公里。砂能源公司在年初招标。主要2家投标的公司是上海电气集团和Sino-Trenergy 合资的公司。
此2家公司的投标价格,分别为上海电气集团的10亿1千700万令吉,以及Sino-Trenergy合资公司的11亿5千100万令吉。
我感到遗憾,虽然上海电气集团的标价比Sino-Trenergy合资公司便宜1亿3千400万令吉,但是砂能源公司还是考虑要将该工程批给标价比较贵的Sino-Trenergy合资公司。
自从我于今年6月15日揭露了砂能源公司在处理这项工程招标不当之处,砂能源公司总裁对此事噤若寒蝉。砂能源公司也似乎不敢再明目张胆地将该工程直接批给Sino-Trenergy合资公司,因此,到今天,仍未针对此项工程招标作出最后的决定。
但是,遗憾的是,砂能源公司没有针对不当处理这项工程的招标程序进行自我检讨,反而却对本地员工进行调职。一名在砂能源公司工程执行部的蔡姓主任更因此事被降职及调到另一部门。问题在于,他并非该部门的最高负责人,最高负责人是一名外籍工程师。
是否因为该工程执行部的最高负责人是一名洋人,所以就必须找

Crime Rate does not really Drop

Image
We have seen as early as last month, our Inspector General of Police Tan Sri Ismail Omar was saying the crime rate was down by 10 per cent.
Even the Kuching police Chief ACP Roslan Bek Ahmad was saying the crime rate was declining.
Statically, it’s a beautiful picture .But based on what Hishammuddin said, it shows the situation is getting worse.

新替代政策助经济发展

我建议政府废除汽车入口税,并实施汽车入口准证招标制,来填补所损失的收入。
根据我所收到国会在上一季我所提及有关汽车入口税课题的口头问答答覆内容显示,政府在2011年汽车入口税方面,征收到约41亿令吉的税收入。
我认为,该笔税收是来自人民可消费的收入,如果政府取消这项税务,将间接提高人民的消费能力,让更多现金在市场上流动,从而推动及刺激国内经济成长。
民联所推出的替代政策内容包括取消汽车入口税,让人民以更低的价格购买入口新车,举个例子,丰田VIOS轿车在本地的售价将近9万令吉,不过在泰国却只售约5万至6万令吉,较本地便宜约30%。
一旦取消入口税,消费者可以更低的价格购买到良好性能的轿车,车主可以享有至少30%的折扣。而一些其他品牌的汽车甚至可能节省更多。
政府在两年前全球面临经济萧条时刻,宣布注资20亿令吉以刺激国内经济发展,对国内经济发展并未带来多大的影响。
这种注资根本是没有必要的,只要政府取消汽车入口税,国内经济就会多出41亿令吉现金周转运作,从而带动国内经济成长。
倘若政府将这笔庞大的税收用在其他方面的发展项目或是分配10%,即4亿令吉给砂州,肯定会为砂州带来更多的发展。
民联已拟定替代方案来填补政府因取消汽车入口税的收入流失,即建议公开发售入口准证(AP)。

Settlers want better facilities, infrastructure

Image
The people want proper better facilities. They pay assessment rates like any other people for the past 30 years or so but the roads are riddled with potho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