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11

唯有“以廉制贪”,才能迎来廉政的阳光

富可敌国的泰益家族,在马来西亚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而权钱交易,以钱买权,以权弄钱,在砂州也是国阵的政治文化。国阵的权贵们,不论来自什么成员党,也不论来自什么种族,他们从政的最终目的,就是敛财自肥。人联党是国阵霸权的组成部分,是贪婪政治的共犯,是参与掠夺砂州资源的一份子。人联党建党之初的理想主义,早就荡然无存。没有了党魂,剩下的就是行尸走肉。因此,我呼吁选民在来届州选举,全力支持民主行动党,因为壮大行动党就是要“以廉制贪”而非人联党宣传的“以华制华”。今天的人联党,在民主改革的大潮前心惊胆跳,为了自保,唯有再高喊“华人再不满人联党,也不要弄死人联党”;因为“人联党是政府内阁的华裔代表”;“人联党大败,华人权益就会旁落”等等。这种诉诸狭隘民族主义的宣传,已经是人联党最后一根的救命稻草,充分显示人联党其实就是“华社败家仔”的本色!换言之,人联党就是要告诉华社,“我再坏,我再窝囊,我还是华人的代表,所以华人千万不要造反,不要弄死我”。如今,除了人联党领袖,连许多人联党控制的社团领袖也不断公开重复这个说法,就是企图麻痹人民求变的政治意志。尤其希望华人不要看大是大非,而看人联党领袖的肤色来投票。民主政治就是选贤与能,阳光廉政就是要铲除贪污舞弊。砂州人民如果决心要打击贪官污吏,要砂州出现清廉政治,就要义无反顾地支持火箭,否决所有来自国阵成员党的候选人。唯有让这些执政了40年的贪婪集团的政客集体下野,他们才会洗心革面,砂州政治才会有阳光普照的一天。所以,选民支持民主行动党是为了“以廉制贪”,而不是人联党所说的“以华制华”。唯有壮大“以廉制贪”的正面力量,砂州政治才会进步,迎接廉政的阳光,千万莫再让狭隘的民族主义,成为人联党腐朽政治的遮羞布。

唯人联党大败,华社权益才受重视

人联党在全盛时期,即2001年取得砂州议席71席中的17席时,却失去了砂州财政部长的职位,事后也不敢向首席部长泰益抗议。由此可见,人联党即使获得华裔选民的大力支持也一样无法捍卫自己的部长职位,更别说是捍卫族群的权益。这充分显示该党在国阵里既不当家也不当权。换言之,人联党只是傀儡。傀儡无所谓代表性的问题。所以,唯有让人联党大败,国阵为了要赢回华社的民意支持,才会大肆拨款用作地方发展,甚至检讨和修改歧视华社权益的不公政策。这说明所谓的“人联党失去支持等于华裔丧失权益”的言论是荒谬的。反之,反其道而行才是硬道理。当年陈康南身为财政部长时,他无法替华小和独中争取到政府常年拨款,使华社每年还需自掏腰包来资助华小和独中的办学经费。最新划分的3个国会议席,人联党全部拱手让给土保党,不敢向首席部长争取。可见人联党口口声声指的‘华裔代表权’在国阵的所谓‘协商精神’下又进一步的被削弱。在陈康南任期内,人联党甚至失去一个华人当诗巫乡村议会主席职位的权力等。种种迹象显示,人联党在‘国阵内的代表性’根本就是他们一厢情愿的说法。人联党的处境,不论是全盛时期抑或是衰败时期,都同样是捍卫不了华社的权益。因为国阵所谓的“一个大马”骨子里根本还是马来支配主义当道,其他民族的权益只能屈于马来人权益之下,这是国阵半个世纪以来的建国政策。在砂州,砂州国阵就只是以泰益一人支配,人联党即使大赢也动摇不了。如果纯粹从地区拨款的角度而言,只有让国阵输得更惨,人民获得的拨款才会更多。因为利用政府拨款讨好选民是国阵一贯的手法。为保政权,国阵会以银弹政策利诱选民。诗巫补选时首相纳吉承诺一旦国阵胜选将拨款5百万就是典型例子。事实更证明,诗巫补选国阵失败之后,诗巫基建的拨款不减反增,许多道路都获得重铺沥青。如果从捍卫民族权益平等的角度出发,也是要让国阵彻底大败,他们才能痛定思痛,全盘检讨建国政策,以真正落实一个马来西亚,全民平等的新政策。来届州选将是关键的一场战役,那是一场“要求廉政”和“延续贪腐”的对决,人联党40年来在国阵已经是贪婪集团的一份子,所以要拒绝国阵的政治霸权,就非拒绝人联党不可。人联党如今在华人选区面对空前的压力,唯有以“莫削弱华裔代表权”作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事实上,民主和清廉政治是超越肤色藩篱的,国阵半个世纪以来靠贪腐作业而牟利的集团也是超越肤色藩篱的。行动党呼吁各族选民团结一致,从全民的利益出发,否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