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1

唯有“以廉制贪”,才能迎来廉政的阳光

富可敌国的泰益家族,在马来西亚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而权钱交易,以钱买权,以权弄钱,在砂州也是国阵的政治文化。国阵的权贵们,不论来自什么成员党,也不论来自什么种族,他们从政的最终目的,就是敛财自肥。人联党是国阵霸权的组成部分,是贪婪政治的共犯,是参与掠夺砂州资源的一份子。人联党建党之初的理想主义,早就荡然无存。没有了党魂,剩下的就是行尸走肉。因此,我呼吁选民在来届州选举,全力支持民主行动党,因为壮大行动党就是要“以廉制贪”而非人联党宣传的“以华制华”。今天的人联党,在民主改革的大潮前心惊胆跳,为了自保,唯有再高喊“华人再不满人联党,也不要弄死人联党”;因为“人联党是政府内阁的华裔代表”;“人联党大败,华人权益就会旁落”等等。这种诉诸狭隘民族主义的宣传,已经是人联党最后一根的救命稻草,充分显示人联党其实就是“华社败家仔”的本色!换言之,人联党就是要告诉华社,“我再坏,我再窝囊,我还是华人的代表,所以华人千万不要造反,不要弄死我”。如今,除了人联党领袖,连许多人联党控制的社团领袖也不断公开重复这个说法,就是企图麻痹人民求变的政治意志。尤其希望华人不要看大是大非,而看人联党领袖的肤色来投票。民主政治就是选贤与能,阳光廉政就是要铲除贪污舞弊。砂州人民如果决心要打击贪官污吏,要砂州出现清廉政治,就要义无反顾地支持火箭,否决所有来自国阵成员党的候选人。唯有让这些执政了40年的贪婪集团的政客集体下野,他们才会洗心革面,砂州政治才会有阳光普照的一天。所以,选民支持民主行动党是为了“以廉制贪”,而不是人联党所说的“以华制华”。唯有壮大“以廉制贪”的正面力量,砂州政治才会进步,迎接廉政的阳光,千万莫再让狭隘的民族主义,成为人联党腐朽政治的遮羞布。

唯人联党大败,华社权益才受重视

人联党在全盛时期,即2001年取得砂州议席71席中的17席时,却失去了砂州财政部长的职位,事后也不敢向首席部长泰益抗议。由此可见,人联党即使获得华裔选民的大力支持也一样无法捍卫自己的部长职位,更别说是捍卫族群的权益。这充分显示该党在国阵里既不当家也不当权。换言之,人联党只是傀儡。傀儡无所谓代表性的问题。所以,唯有让人联党大败,国阵为了要赢回华社的民意支持,才会大肆拨款用作地方发展,甚至检讨和修改歧视华社权益的不公政策。这说明所谓的“人联党失去支持等于华裔丧失权益”的言论是荒谬的。反之,反其道而行才是硬道理。当年陈康南身为财政部长时,他无法替华小和独中争取到政府常年拨款,使华社每年还需自掏腰包来资助华小和独中的办学经费。最新划分的3个国会议席,人联党全部拱手让给土保党,不敢向首席部长争取。可见人联党口口声声指的‘华裔代表权’在国阵的所谓‘协商精神’下又进一步的被削弱。在陈康南任期内,人联党甚至失去一个华人当诗巫乡村议会主席职位的权力等。种种迹象显示,人联党在‘国阵内的代表性’根本就是他们一厢情愿的说法。人联党的处境,不论是全盛时期抑或是衰败时期,都同样是捍卫不了华社的权益。因为国阵所谓的“一个大马”骨子里根本还是马来支配主义当道,其他民族的权益只能屈于马来人权益之下,这是国阵半个世纪以来的建国政策。在砂州,砂州国阵就只是以泰益一人支配,人联党即使大赢也动摇不了。如果纯粹从地区拨款的角度而言,只有让国阵输得更惨,人民获得的拨款才会更多。因为利用政府拨款讨好选民是国阵一贯的手法。为保政权,国阵会以银弹政策利诱选民。诗巫补选时首相纳吉承诺一旦国阵胜选将拨款5百万就是典型例子。事实更证明,诗巫补选国阵失败之后,诗巫基建的拨款不减反增,许多道路都获得重铺沥青。如果从捍卫民族权益平等的角度出发,也是要让国阵彻底大败,他们才能痛定思痛,全盘检讨建国政策,以真正落实一个马来西亚,全民平等的新政策。来届州选将是关键的一场战役,那是一场“要求廉政”和“延续贪腐”的对决,人联党40年来在国阵已经是贪婪集团的一份子,所以要拒绝国阵的政治霸权,就非拒绝人联党不可。人联党如今在华人选区面对空前的压力,唯有以“莫削弱华裔代表权”作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事实上,民主和清廉政治是超越肤色藩篱的,国阵半个世纪以来靠贪腐作业而牟利的集团也是超越肤色藩篱的。行动党呼吁各族选民团结一致,从全民的利益出发,否决…

选民若拒绝人联非“造反”、而是希望“以廉制贪”

人联党秘书长沈庆辉日前表示,指选民“即使‘造反’也要有理由”的说辞,根本是典型的封建政治文化。现代民主政治的核心精神,就是选民才是“老板”,即选民有权利透过手中的一票,来决定谁出任政府,并且享有有宪政保障的权利,通过每5年一次的选举将不称职的政府拉下马来。选民如果在来届大选拒绝人联党,不是要“造反”,也不是要“弄死”砂州政府中的华人代表,而是要迎来“以廉制贪”的新政治文化,以终结砂州极度贪婪和腐朽的国阵政权。遗憾的是,沈庆辉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可见人联党执政40周年,已经忘记了民主精神的真谛,所以才会将选民拒绝人联党形容成是‘造反’。难道沈庆辉认为人联党和砂州国阵的“天下”是世袭的,选民是奴隶,只能永世支持主子,绝对不能反对,一旦想要改变,就是‘造反’?人联党此时此刻恐吓华裔选民不可“造反”,可见该党的领导层,已经失去反思的能力。“人联党看来不仅不知道华人到底要什么,甚至不知道华人到底拒绝什么。”人联党是砂州国阵的一份子,是砂州不公平和贪腐施政的组成部分。“人联党是贪腐政治的共犯,不论他代表的什么民族。事实上,只有让国阵崩盘,砂州的清廉和民主政治才有希望。而‘以廉制贪’的新政治文化是超越民族藩篱的,保障全民的公共资源和利益。”如今中东国家的茉莉花开万里香,而这一轮所谓“中东波”的民主化浪潮,让砂州国阵也感到恐慌。所以沈庆辉威胁人民“不可造反”,“不可弄死人联党”是自然的条件反射。如果一个政权是清廉的,根本无需害怕茉莉花浪潮,如瑞典、挪威、芬兰这些民主和清廉的国家,需要害怕茉莉花浪潮吗?甚至亚洲的香港特区政府,台湾,韩国,新加坡,也很有自信面对茉莉花浪潮。偏偏就是人联党和国阵感到惊慌。可见此地无银三百两!越贪婪的政权,越要镇压人民力量。越腐败的政权,越害怕改朝换代,因为民主化将会终结他们所有见不得光的利益,清算他们霸权时期所非法敛取的不义之财。

恭贺各界新年快乐~

Image

Massive illicit financial outflow from Malaysia

The Government must immediately set up an independent Royal Commission of Inquiry to investigate into the massive illicit financial outflow from Malaysia as reported by the 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 a Washington-based financial watchdog. Given the magnitude of the problem, a whopping RM889 billion from year 2000 – 2009, and potentiality of powerful politiciansor their family members involved in such illicit outflow of fund, Bank Negara does not have the required power and independence to carry out a thorough investigation into the matter. Not only is the figure shocking, what is more worrying is the trend of increasing illicit outflow of fund from Malaysia, from an estimated outlfow of RM67 billion in year 2000 to an estimated outflow of RM208 billion in year 2008, bearing in mind, the total expenditure of the Federal Government of Malaysia in 2008 was only RM170 billion.The fund illicitly taken out of the country is larger than the total budget of the country's government in th…

人联党何曾给年轻人机会?

人联党领袖日前通过报章要年轻人给他们一个机会,然而,昨晚行民主行动党砂州社会主义青年团团长的我,想质问的是人联党又何曾给年轻人机会?就以年龄而言,人联党所谓的青年团团长根本就不是青年。 我国的青年法令第2条文阐明,“青年”的定义是介于15岁–40岁。 过了40岁,就不合乎青年法令下“青年”的定义了。 人联党的青年团团长薛华东已是46岁高龄,是位超龄“青年”,根本就不符合青年法令下“青年”的定义。就连青年团团长的职位,人联党就不肯给一个真正的青年来担任。一直以来,人联党的青年团团长之职,都不是由青年来担任的,从李景胜、沈耀荣到现今的薛华东,青年团团长的职位都不是由青年担任。既然是命名为青年团,为什么人联党的青年团团长的职位不能够由一位40岁或以下的青年来担任?而却要由一个不是青年,46岁的中年人担任? 难道人联党的青年就不能领导青年团,必须由一个超龄青年来领导?由此可见,人联党根本没有给青年一个机会。 连一个让青年发挥的平台,“青年团”组织的团长职位,人联党也不给青年一个机会,更何况是其他要职。民主行动党才是真正奉行青年领导的真谛。 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团长陆兆福今年才34岁,上届全国团长倪可敏退下团长之职时也不过是37岁,现在才39岁,他本人也是同时退下署理团长之职,当时也只38岁。 在行动党党章明确阐明,社青团团员的年龄限制是40岁。过了40岁就不能加入社青团,也不能领导社青团。在国会,除了我本身今年40岁还是青年之外,陆兆福(34岁),潘俭伟(39岁),张念群(20多岁),Gorbin Singh (37岁),倪可敏(39岁),冯宝君(30多岁)。 他们都是在国会下议院表现标青,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青年领导。 除了国会议员之外,行动党有更多的州议员也是属于40岁以下的真正青年。反观人联党,完全找不到一位40岁以下的国会议员或州立法议员,也没有40岁以下的国选或州选的候选人。 就连本身口口声声说代表人联青的青年团团长,也是严重超龄的非青年。 青年在人联党根本没有机会发挥。行动党肯给青年机会,让他们发挥他们的才华。 人联党里面不是没有有才华的青年,不过,人联党的政策就是不给青年机会。 因此,当人联党要青年给人联党一个机会时,人联党的领袖们应该扪心自问,人联党何曾给青年一个机会?更何况,不只是青年,全州人民也已给了人联党执政40年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