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0

警察拒绝行动党晚宴是否有政治压力使然?

Image
警方在本月16日和19拒绝发出准证的信件。 那两封信所阐明警方拒绝发准证的理由,是完全不同的。

警察拒绝行动党于20日晚上在石角老巴刹办“声援耔橞,还我民主”晚宴的决定,我们质疑背后是否有政治压力的因素左右。

20日晚我本人与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和一众该晚宴筹备会成员到石角老巴刹。根据我们的观察,当天晚上整个石角老巴刹还有许多空的停车位。 换言之,两千人在石角老巴刹同时出现,根本不会制造严重的交通阻塞。 重要的是,警察必须派人维持交通次序。

让我感到欣慰,虽然行动党有表示因为晚宴时间的改变而允许买票者退票,但是,当晚完全没有人来退票,反而有一些买票的支持者,更特意的到来现场给予我们鼓励,并表示不论换到什么日期,他们还是会出席的。

与此同时,我也要质问人联党: “如果连警方都认为石角老巴刹的道路是不能容纳2000人的交通流量,作为人联党不败强区的石角,这47年来的发展,跟其他人联党黑区的地方如古晋,甚至这几年的哥打圣淘沙,发展程度岂非是差强人意?”

这再次的证明,唯有在野党胜出的地区,政府才会积极的发展该地区的基本设施。 就以同样是古晋周边的石角和7哩圣淘沙来做比较,2006年州选之后,这两区的发展简直是天渊之别。

就例如,自从2006年人联党在哥打圣淘沙败阵之后,4哩至7哩的主要道路许多都重铺沥青,沟渠道路扩建和提升工程更是毫无间断。 这基建的提升也带动该区的私人发展。 但是,自建国以来都是人联党强区的石角,今天,连警方也认为不能容纳2000人的交通流量,可说47年不变。

根据警方在本月16日和19拒绝发出准证的信件。 那两封信所阐明警方拒绝发准证的理由,是完全不同的。 在16日,警方拒绝发出准证的理由是,因为行动党的申请中表示将会有800人出席,警方认为800人会使会场太拥挤,也会造成石角老巴刹交通阻塞。

但是,当我们当天(16日)立刻回信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立刻停止卖票,只宴开65桌时,警方等了3天,即,19日(也是晚宴的前夕)才告诉我们说,当晚石角有另外两个节目,因此,不能发准证给我们。 问题是,为什么16日的拒绝信中完全没提到那另外两个节目,而只是单单提到800人太多了,餐厅容纳不下这么多人?

不论警方的拒绝理由是多么的牵强,行动党还是会在能容忍的范围之内,给予配合。所以,当我在19日见过古晋警区主任文国强之后,行动党答应将晚宴日期改为27日。

同时,我们也希望警方不要再…

阿旺登雅误导人民 国阵不懂以民为本

阿旺登雅日前在砂州州议会做总结时,拿槟州地契更新费和砂州地契更新费做比较,是在误导和混淆砂州人民的视线。阿旺登雅说,槟城的地契更新费比砂州地契更新费贵几倍,因此,砂州人民应该接受目前的更新费。针对阿旺登雅这番言论根本就在误导人民,槟城和砂州情况不同,拿槟城的地契更新费和砂州的地契更新费来相比,就像是拿苹果和橙来相比。槟州的土地面积是1048平方公里,砂拉越的土地面积则是124450平方公里。砂拉越州的面积比槟城的面积大120倍。槟州的人口是177.3万人,是马来西亚人口最稠密的州属,即,每平方公里1600人。而砂拉越虽然面积比槟州大120倍,但砂州人口却只是260万人,是马来西亚各州人口稠密度最低的州属,即,每平方公里只有21人。因此,土地在槟州是可算是物以稀为贵,是寸土黄金。砂拉越地广人稀,根本不能和槟城相提并论。槟州和砂州情况的不同之处不单仅是一点,因此,砂州政府不应该拿槟州的地契更新费来和砂拉越的地契更新费做比较。要知道,地契更新费是槟州政府主要的收入。槟州没有石油、天然煤气、树木等天然资源,如果没有征收地契更新费,槟州政府将会失去一大部分的收入,州政府就无法操作。但是,砂拉越却是得天独厚,天然资源丰富,地契更新费的收入还不到砂州政府总收入的1%。不收地契更新费,对砂州政府来说,根本就无关痛痒,不会影响砂州政府的操作。在如此土地稀少又没有天然资源的情况下,槟州政府还可以实行廉价屋的地契免费转为永久地契的政策。遗憾的是,槟州政府的这项政策却被国阵联邦政府否决。廉价屋地契免费转为永久地契的这项政策如果在砂州实行,古晋肯雅兰一带早期的廉价屋的屋主们就不需要付还地契更新费。这些屋主们更不需要如现在般,去乞求人联党领袖退还他们之前多付的更新费。最重要的是,槟州人民并没有埋怨他们的地契更新费贵。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他们政府的一项主要收入。槟州人民没有埋怨,砂州国阵却在砂州“替槟州人民埋怨”,这根本就是‘狗抓耗子,多管闲事’。砂州国阵领袖欲以槟州的地契更新费来否决砂州人民所诉求的“免费自动更新”,是不合理的。砂州政府是管砂州的,是砂州人民选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