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08

国阵阻民联实行利民政策

纳吉今天在报章上发表指民联政府分发永久地契是违宪的言论,显示了国阵政府在土地问题上,非但不附顺民意,而且还千方百计阻止民联政府实行有利于民的土地政策。
自从308大选民联政府执政霹雳州,民联政府实行了,在所有新村地区分发永久地契。 民联政府的这项决策不但深受霹雳州人民的欢迎,更获得所有砂州人民的赞赏和向往。 这是因为,让人民拥有永久地契才是真正的“还权予民”。
在霹雳州,过去新村地契年限短,新村人民为了更新地契的问题而被逼要向马华部长们乞求协助。 因此,霹雳州的国阵政府常以地契的问题威逼利诱新村人民的支持。 相反的,当308之后民联上台做霹雳州的州政府,民联政府第一时间“还权予民”,让霹雳州新村人民成为真正的地主。 从此不需要看政府和政党人物脸色,也不需要为更新地契而烦恼。
砂州人民也非常向往霹雳州民联政府的这项新土地政策,原因是因为砂州人民长期来都受到地契到期的问题所困扰。 许多地主的地契快要到期但却无法获得政府批准更新,更多地主则要面对非常昂贵的地契更新费。
霹雳州的民联政府分发永久地契绝对是一项有利于民的政策。 国阵政府非但没有给予支持,反而诸多刁难,尝试以一些法律上的技术问题,阻止民联政府实行有利于人民的土地政策。
我们暂且不争论纳吉的言论是否正确。 但是,若纳吉认为霹雳州政府在分发永久地契前必须得到国家土地理事会的批准,国家土地理事会即然是联邦部门,而纳吉又是联邦政府的第二号人物,纳吉就应该立刻下令国家土地理事会给予批准。
身为一个民选政府,应以民为本,纳吉应该促使国家土地理事会批准霹雳州州政府分发永久地契,而不是以这种法律上的技术问题,阻止民联政府分发永久地契。 因此,纳吉的言论暴露了国阵政府一直以来只是把‘人民利益’褂在嘴边,并没有诚意实行真正有利于民的土地政策。
砂州国阵政府的土地政策,同样的没有保护人民的土地产权。 而纳吉今天的言论已表明了国阵的土地政策的立场,即不实行有利于民的土地政策,也不允许民联政府实行有利于民的土地政策。
砂州的土地地契分发,并没有受到国家土地理事会的管制。 但是砂州政府却不愿分发永久地契,连修改土地法典确保所有地契到期自动更新砂州的国阵政府也不愿意做。
砂州政府不愿意修改土地法典保彰人民的产权,主要是要以此来剥削,威胁和恐吓人民,逼使人民支持国阵。 但是在目前全球化的资讯时代,人民深知他们本身的权利。 国阵的这种威胁的政治手段已不能奏效了…

DAP Sarawak 30th Anniversary Dinner in Kuching

Image
槟城州首席部长兼行动党中央秘书长林冠英同志抵达会场时,受到热烈迎接。
共切30周年纪念蛋糕。

行动党砂州创党元老张首江赠送纪念品给林冠英。


行动党中央署理主席陈胜尧博士代表古晋7支部赠送感谢
盾牌予 行动党砂州创党元老张守江,感谢他对行动党贡献。




晚宴工作人员与党领袖合照。

Letter to Tan Sri Ting Pek Khiing

Image

人联党沦为财团政党

砂人联党忘却作为政党的实际责任,沦为一个‘有出钱就是有做事的’财团政党。
人联党作为一个执政党,长期来都无法纠正国阵政府的教育偏差,让华文教育获得公平的待遇。 现在,连自身政党向民众许下的承建新二小的承诺也无法兑现,反要开口叫外人捐助,更要叫反对党议员捐钱,实为可悲。
这显示了砂人联党忘却作为政党的实际责任,沦为一个‘有出钱就是有做事的’财团政党。
在今年308国选时,人联党口口声声承诺该党将承建新二小,但时隔9个月,该党却因与建筑商的财务问题,而导致新二小被建筑商以锁头锁起。
现在人联党中央秘书长拿督沈庆辉上议员更挑战我筹100万令吉支持二小。
当初拍胸膛保证全权负起筹建新二小校舍工作的人联党,可是现在大选过后,人联党秘书长却说人联党没有承诺所有钱都一概由该党负责。
在选举时,相信大家都清楚人联党在二小的课题上如何邀工、如何向华社作出承诺和保证。 然而,现在人联党领袖却说他们没有承诺所有钱,这无疑的是人联党领袖在自打嘴巴。
现在人联党无法兑现承诺时,不单要华社出钱,更还挑战在野党为二小筹钱,明显的显示出了人联党“有钱就是爹、有奶便是娘”的可悲思维。
沈庆辉把出钱建华校当作是一个政党对华校的实际工作,忘了政党的责任是争取或实行公平的政策。这显示人联党已沦为一个向钱看的‘财团政党’,有出钱就是有做工,出多钱就是做多工的政治理念。
人联党经已忘却作为政党的实际责任,这同时也显示出了财团政治的操作的政党思维。
既然‘出钱就是实际工作’是人联党现今的政治理念,那在这个月人联党14日的党代,人联党倒不如以招标方式选党主席。 选出愿意出最多钱的人当党主席,选一个亿万富翁当主席,有需要建学校就叫该主席出钱建学校。
二小的问题就是国阵长期不公平对待华校的政策所造成的问题。 就单只这点,人联党执政多年却无法为华教争取到公平的待遇,人联党就应该向华社道歉。
就以行动党执政的槟州政府为列,在308之前国阵执政的时时,国阵政府没有拨款给独中和华小。 民主行动党执政后,第一年就立刻在财政预算案中拨款给独中和华小。 槟州政府更拨出地段建华小,现在正在等联邦政府批准新华小的执照。所以拟定对华校发展有利的政策,才是政党首要的实际工作。
我已致函予二小校舍建筑商公司的顾问丹斯里陈伯勤,要求后者开启锁住新二小大门的锁头,让二小老师能及早为新学年开口的事宜做准备。
新二小的建筑费问题乃是人联党与建筑商的私人财务问题,不应该影响到…

限人联在3天内让二小新校重开

人联党的不负责任,使到承建二小的承包商锁住二小校门,不让任何人进入。因此我限人联党在3天内使二小新校重开,以让二小校长,教师和校董们能进入二小做开校前的准备工作。

问题是由人联党制造出来的,人联党就应该立刻解决,不应该让校长教师,学生,家长及学校校董们为难。

不还建筑费是人联党和陈伯勤之间的私事,不应该影响到学生们开课的问题。 而且,人联党更口口声声邀功说二小是“人联建校又一贡献”。

针对陈康南今日报章上所说的“将在开课前还清”,我认为人联党领袖根本不了解转校所涉及的工作,也没有诚意发展华文教育。

要等到明年开课前才还清,二小校长和老师们如何有时间去做开课前的准备工作。 更何况,许多家长现在正在申请从其他学校转校到二小,这些家长们现在将如何处理他们子女的是否能转校问题。

因此,人联党若无法在3天内使新二小的校门重开,人联党全体议员必须辞去他们的国州议员和部长职位,以向华社谢罪。

至于陈伯勤是否有法律权力封锁二小,民主行动党的律师团目前正研究这方面的法律。 若发现陈伯勤没权力阻止校董、教师学生们进入学校,行动党将提供二小校董全面法律援助,开放学校。

人联党背信弃义,欺骗古晋选民

在今年3月国选期间,当时人联党为了捞取古晋人民的选票,大事宣传,声称陈伯勤将在今年6月完成二小的建筑工程。 当时,陈伯勤也非常落力的为人联党拉票,并跨下海口将在4个月之内完成二小的建筑工程。

当时的陈伯勤,给人民的印象是,做二小工程纯粹是为了华文教育。 可是,现在却为了与人联党的财务纠纷,居然把学校锁起来,恫言不让学生们上课,置学生利益于不顾。

陈伯勤建二小是为钱还是真心为华教?人联党叫陈伯勤建二小是为大选捞取选票还是真心为华教? 现在都一目了然的让人民看清楚他们的真面目了。

在大选时期,人联党的宣传重点就是“人联建二小”。 这是一个大选的承诺。 身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党,即让在大选时说出这种话,就应该事先准备好建校的基金。 现今工程完工了,还在考虑如何找钱。 这是一个极度不负责任的政党作风。

陈康南在报章上所说的将开始筹款,我认为有2大理由人联党不可向华社筹募这笔建筑费:

1. 人联党在大选时说明建二小是人联党的贡献。在二小的建筑工地,人联党也置放着一大片广告板块写明“人联建校又一贡献”。 既然人联党邀功说建二小是其贡献,那人联党就不可叫华社出钱。
2. 建二小的原本价格是400万令吉,之后为何会变成600万令吉? 人联党和陈伯勤一直没有给人民一个清楚的交待。 如果人联党要向华社筹款,人联党和陈伯勤必须要给捐款者一个清楚的交待,为何400万令吉会变600万令吉。而且,捐款人有权力要求人联党付还聘请一位独立估价师的薪金,来评估整个工程的价值,是否是值600万令吉。

若这600万令吉是人联党领袖本身的私人钱,那人民就不须追究为何400万令吉变600万令吉。 如果人联党要公开向华社筹募这笔款项了,人联党必须聘请一位独立的估价师,公开向人民分析,到底这二小的建筑物是否真的值600万令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