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应重新检讨外劳体检政策

我于本周二在国会下议院参与2007年度第二附加供应法案辩论时,呼吁政府重新检讨有关FOMEMA Sdn Bhd(外劳体检公司)与外劳体检的政策。
FOMEMA是衛生部委任的私人公司,全面監管外勞體檢服務。 卫生部授权于这间叫FOMEMA的私人公司处理全马外劳体检,所有外劳的健康检查必须经过这间公司,然后再由这间公司分配给一些病理学实验室去进行验血工作和医生作检验。政府给这间FOMEMA公司的垄断授权合约为期15年。
我引诉星期日新海峡时报首版报导有关去年有约4万2千身患疾病的外劳被发现在我国工作。他们之中,1万6697人被檢驗出患上肺癆、1万953人被检验出患上B型肝炎、2千824人被检验出患上梅毒及683人被检验出患上愛滋病。
根据新海峡时报的报导,許多这些身患疾病的外勞,尤其是女佣,仍在我國第二輪FOMEMA的体检中过关,因此許多女佣雇主對FOMEMA的体检制度失去信心,选择帶女佣到非FOMEMA指定的診所進行体检。 因此,他们被逼要付双倍的体验费。
我质疑卫生部为何不能直接由卫生部的官员来处理外劳体检的工作,而需要经过FOMEMA这间私人公司,由这间公司发出体检合格证明书。
在马来西亚,所有的医生和病理学化验室都需要向卫生部注册,只要是有通过这些合格医生和化验室进行体检的外劳,卫生部理应就可以接受并发出体检合格证明书。
但是,在目前政府授权FOMEMA私人公司的制度下,只有一些被FOMEMA所指定的医生和化验室的报告才获得FOMEMA的承认。 这种制度含有严重的朋党因素。
至于为什么经过FOMEMA所指定医生和化验室体检的外劳还会被发现身患疾病,我质疑是否有关去年FOMEMA特别指定,将全国30%外劳的体检,交由一间与巫统女青团领袖有关系但没有track record的病理学化验室进行体检。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朋党主义的证据。
我也质疑FOMEMA体检制度的可靠性。且也担心,在现今我国社会,数万家庭都依靠外国女佣照顾家里的小孩,老人或在家中帮助煮饭及处理家务。如果政府在这方面没有实施一个有效的体检制度,它将危害我国人民的健康。